泉源网

你的人生需要被重新填满——致在我生命中缺席的爸爸

[ 86 查看 / 0 回复 ]

有人说,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爸爸是不能缺席的。高中时听同学讲怎么跟爸爸出去散步谈心,我心里就酸酸的。


被事业霸占
我4岁时,弟弟出生了。此后爸爸似乎从我的生活中淡出了。大多数时候,他基本当我是空气。
上学后,我更觉得爸爸在我和弟弟的教育上是缺席的。
我在学校再怎么“辉煌”,他一次家长会也没去过,从来没有辅导过我们学习,连妈妈对此也颇有微词,因为只有她一个人参加两个孩子的家长会。爸爸偶尔出手“教育”我们,也是妈妈不得已让他管教的时候,少有的几次“棍棒”管教,甚至直接把棍子打断,这些都让我和弟弟记忆犹新。
那时,我的怨气可不小。我1969年出生,因着当时的大环境,父母在清华呆了8年才毕业。我从小看爸爸忙工作,很少着家,似乎工作把爸爸抢走了,而那时知识分子地位又很低。爸爸却对此不在意,觉得什么环境都能对人有好的塑造作用,所以不论在何种环境中他都专心工作。工厂恢复正常后,爸爸先在车间当工人,后来做了技术部门领导,车间有事都叫爸爸出面,因为工人们买他的面子,说他是改造好的知识分子。
爸爸大部分时间都忙于工作,长大后的我对此很不以为然。我觉得他可怜,像个奴隶,不懂得享受生活。
记得那时,妈妈在城里上班,爸爸每天早上跑去拿牛奶、买早点、拎开水,这要跑三趟,然后送我和弟弟去幼儿园,走的时候话都来不及跟我讲一句,我总是悻悻地看着他的背影远去。爸爸穿的裤子裤腿很大,又因为人很瘦,所以走起路来裤腿直晃荡。妈妈调到爸爸厂里后,爸爸每天都要加班,下了班常在路上与一群人聊工作、交流信息,好像都不想回家吃饭,需要妈妈让我去叫他。妈妈说家只是他的旅馆。我因此很恨加班。
爸爸就是这么个事业型的人。他从不过生日,因为他早已忘记了自己的生日。我们一家4口在重庆,离浙江老家千里之遥,只有一家远房亲戚,还有一家朋友是我爸妈的大学校友,只有春节时偶尔走动。其他节日别人家热热闹闹,我家却冷冷清清。
他的心完全被“事业”占据了,虽然这不是他的初衷。


在信仰中迷失
爸爸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奶奶家祖上三代是基督徒。爷爷是奶奶家的长工,人勤劳忠信,被主人看中,把我奶奶许给他。由于家里条件不好,下雪天上小学校,爸爸没棉鞋穿,就用稻草在脚上绑一块砖头去上学。但他学习成绩好,初中时天天早上起来读圣经,再加上老师辅导得好,爸爸在1960年考上清华大学汽车拖拉机系。他喜欢摆弄当时的新技术,比如无线电半导体收音机。
他是个好人,自己省下钱炖老母鸡送给住院的同事,那时我家和大多数人家一样,一年也吃不上几只鸡。爸爸甚至跟自己的竞争对手也是朋友关系,还让贤给曾经的对手。
他做厂长后贡献突出,公司给他大笔奖金,他全给幼儿园开支;厂里要给他配小轿车,他换成大客车给远程职工用。我家是厂里少数几户很晚才买电视机的家庭之一。后来在住房上,受人嫉妒,只分到50平的房子。
即便如此,爸爸依然任劳任怨,勤恳工作,被评为先进。他有一股子不放弃努力的劲头,从年轻到退休,多次受命于危难,成功地挽救了不同的工厂。
最让我感动的,是我大学毕业后得了精神疾病。他也不放弃,积极治疗,经过近30年的努力,我的疾病渐渐好转,而且我一直能自食其力,工作上得到好评,还建立了自己的家庭。
爸爸唯一的一次选择放弃,是当了两任厂长,共8年后,体检发现血压很低,记得只有40/60,也许他想起小时候读的圣经里的那句话,“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马太福音》16:26)他放弃了厂长的职位。
只是,爸爸自进了大学后,就离开了基督信仰。信仰中的迷失,也让他的人生是迷茫的。


在生活中缺席
被工作霸占的爸爸,在我生活中缺席的爸爸,对我的成长都造成的很大的缺憾。
首先,是中国人普遍的禁忌,对孩子进行性教育。其实,我五六岁就有了性意识。但父母没有注意到,父亲也没让妈妈跟我谈女孩子怎样自我保护,也许他以为世界很太平,人都很善良。
我初中时看《红楼梦》、《聊斋》,还有郁达夫、萧红、丁玲等作家年轻时的作品,其中涉及性的描写更是让我知道每个人都有性欲,但我需要父亲以他的权威告诉我,性是为婚姻预备的礼物,婚姻以外的任何性的打开方式都是罪。
那时,我们那一带发生了几起强奸案,我不禁惊叹:人比鬼可怕!于是,我倾向禁欲,对男人充满戒心,若不是信主后神带领,我不会获得安全感进入婚姻。
大学里,遇到对我有意思的男生,我不知道如何选择,真希望爸爸能告诉我,应该找什么样的男孩子才能幸福一生。
成长中最不满意的是,我没有地方说心里话,遇事都是自己承担。
初中时,因为我被安排抄写老师点名批评并公示在黑板上的名单,班上正处于叛逆期的男生围攻我,在黑板上写我“大字报”、给我起难听的外号、放学路上围追堵截,我却不敢告诉爸妈。直到老师上门说明情况道歉,爸妈才知道。
高考前,爸爸帮别人家的孩子填高考志愿都很尽心,却没能辅导好我的高考志愿,就透过和老师10分钟的电话决定了我的大学专业。
还有一些事情,父亲虽然惩罚我,却没跟我谈清楚我错在哪儿。


在恩典中释放
在一个正常的家庭里,父亲应当常常陪伴孩子,用圣经真理指导孩子并践行真理做出榜样。爸爸的缺席,实在是我终身的遗憾。
然而,万幸的是,继我和妈妈、弟弟信主十几年后,爸爸在74岁时重新回到主的怀抱,我们一家在主里团聚了,我终于可以和爸爸亲密无间地谈心。
爸爸像个小学生一样,重新开始认真学习圣经,在查经小组里坦率地交流自己的看法,还每天坚持个人读经,但不习惯祷告,一家人祷告时,他总让妈妈代表他。
直到最近,妈妈被查出癌症早期要手术,他才开始迫切为妈妈祷告,也愿意与妈妈一起每天祷告了。
工作后,我理解了爸爸,他的劳苦,他的执着,还有他的虚空,正像圣经所说,人的一生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参《诗篇》90:10)。
信主后,他心灵的空洞终于被神填满,他得到了事业不能给他的真正的满足、平安和幸福。回归福音后的爸爸,世界不能再霸占他,神的恩典释放了他,救赎了他,又一个浪子回家了!

转自OC福音
百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