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面对癌症,不再惧怕

[ 193 查看 / 0 回复 ]

面对癌症,不再惧怕

口述:莉莉
全职太太  32
整理:麦麦

新婚燕尔,突患绝

201410月底,我刚领结婚证,因乙肝携带,就去做了检查。拿到结果当天,弟弟和我先生都突然来劝我赶紧请假,不要去上班了。弟弟哭着跪倒在我面前,说:姐,检查结果是癌症。我们三人顿时哭成一团。当时不知道是到了几期,肿瘤有多大,只知道自己得了绝症,那种感觉好像天都塌了一样。
随后,我去住院。感恩的是,我遇到的医生很有耐心,细致地帮我分析不同治疗方案的利弊。当时我比较排斥化疗。现在想想,有些事情确实很奇妙,不是我们自己能左右的。我曾偶然认识一位核磁共振领域的权威老师,我和他说了自己的情况。我并没抱什么期待,只是想找人说说自己的想法。结果,那位老师向我推荐了上海一家以外科闻名的医院,他的小学同学就是那家医院的副院长。
我的手术是那位副院长亲自主刀,过程很顺利。但术后3天,我就出现了严重的肝昏迷。当时,我的四肢都被绑在床上,并且注射了大量镇定剂。但药效一过,我就陷入狂躁。当天晚上十点多,我突然挣扎着起身,拼命撕扯缠裹伤口的绷带。我弟弟死死抱住我,喊来护士,立刻给我注射镇定剂。我顿时失去意识,各项指标急剧变差,电解质紊乱,肾脏、血压都变得不正常。医生说,这种情况,80%的患者是醒不过来了。谁知第3天,我竟然奇迹般地苏醒了,大家都很激动,就连护士也感动地哭了。

饱受折磨,内心暗


出院后,我便开始了漫长的术后恢复期。其实比起生理上的痛苦,最折磨我的,还是对黑暗和死亡的恐惧。
在昏迷期间,我眼前总是不停地浮现出各种画面,出现最多的是一片黑漆漆的森林,全是枯木。我也经常梦见死去的亲人,包括我的外婆,虽然她生前和我很亲,但在梦里的画面却很可怕,他们的样子一点也不友善。那些无边的黑暗,让我联想到死亡,因为在我看来,死亡就是进入永远的黑暗,会完全被黑暗吞没。以至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害怕傍晚来临,我知道那是对死亡的恐惧。
而最让我绝望的,除了死亡,还有自己内心深重的黑暗。那段时间,我心里被各种悲观情绪塞满,以至于看喜剧都觉得厌烦,听什么音乐都像哀乐。内心充斥着抱怨苦毒,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得这场病?为什么遭遇这么多痛苦?如果我就这样死了,我会恨所有人。
我心中的自怜、自我中心全面爆发,甚至达到了一个极限,苦毒到要去咒诅全世界。明明是我自己没有顾惜身体,但就是觉得全世界都欠我,所有人都应该为我所受的伤害买单。其实,这些翻涌上来的黑暗人性,一直藏匿在我心底,若不是借着这场病,我自己绝对看不到。

内心苦毒,恶待亲

我里面的罪还体现在对待家人的态度上。
有段时间,我体内的电解质很不稳定,我妈妈做饭时,需要时刻调整盐的用量,有时候没有跟上我的节奏,就会遭到我的抱怨。她年纪大了,眼神不好,头发很容易掉进菜里,这让我很恼火,说话也很刻薄。后来妈妈就会很小心,特意戴上浴帽和口罩。即便如此,我还是很任性,只要饭菜不合胃口,就会推到一边,拒绝吃。
在医院治疗时,我全身上下都插满管子,需要借助咳嗽排水排气,但是很疼。有次我被医生说哭了,我妈在旁边帮医生说话:娃子,我也知道你疼,但你就听医生的吧,你不咳怎么办呢?我登时大怒,冲妈妈喊:你给我出去!后来,我告诉弟弟别让爸妈来看我,因为一看到他们的表情,我就会觉得很丧气,全然不顾他们有多担心我。直到后来,有了信仰,我才慢慢体会他们的心情,我相信如果可以,他们宁愿自己承受痛苦,也舍不得让我去经历,他们甚至愿意用生命来换我的健康。

主有恩典,心得医

从医院回到老家的那段时间,我依然被死亡的恐惧抓住,总担心癌症会复发、转移。我想起生病之前,一位同事向我传福音时曾告诉我:基督徒不怕死,因为我们知道死后会去天堂。当时我还在心里嘲笑他: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会有人信这个?可是那天,当我再次想到这句话,我开始思考:为什么基督徒面对死亡可以那么平静?后来我就主动联系他,告诉他,我想去教会看看。
身体慢慢好一些,回到南京后,我便开始去教会。现在想想还觉得不可思议。我本来很担心身体会撑不住,但居然待在教会里一整天也没问题,也不会打瞌睡。更奇妙的是,讲到罪时,虽然我开始还是不承认,但继续听,眼光就开始改变,惧怕也在一点点消失,我心里竟然能毫无抵触地承认自己是个罪人。我相信正如牧师所说,这是出于圣灵的感动,是神把他的话语放在我心里。因为人心本是和福音相悖的。
虽然我的身体遭遇了极大的患难,但在信仰这条路上,神却赐我一路坦途,为我预备了时间和健康,甚至可以不用家人陪同,独自参与教会的活动与服侍,顺利地融入了这个群体。而我也变得越来越喜乐。有一次,我给闺蜜打电话,她说:好长时间都没听你这样笑过了。的确,自工作后,我就一直处于负面消极的情绪中,是福音改变了我,挪去了我的愁苦。

蒙恩大爱,生命成

信仰让我真正明白了自己的价值。照世界的价值观看来,我不能工作,不能生养后代,是无用的,理应被淘汰。但我却深知,还有另一套更高的法则:我是被神创造的,他拯救了我,让我脱离内心的幽暗,过圣洁的生活。不是只有去工作、取得成就才有价值,对付心中的恶、怨恨和不饶恕,才是我生命中更大的价值。当我读经、祷告、为别人代祷时,我就是在服侍。
我深信,神让万事互相效力。虽然这场病让我失去了一些东西,但神却借着这件事,让我谦卑下来,这是一个最好的计划。现在我的价值观、婚姻观完全被翻转。刚结婚那阵子,我常常瞧不起我先生,怪他没本事。因为当周围充斥着属世价值观的时候,自己也会不知不觉地受影响。而现在,我时常和先生感叹:真的要感谢主,如果我没有生这场病,我真的和你过不到一起去。
现在,对死亡和未知的惧怕都消失了。我在主里得到了真正的安慰,我深深知道,有一位上帝,他心甘情愿取了奴仆的样式来服侍我。人的爱看起来再伟大,也夹带私欲,唯有神的爱是纯粹的。


摘自《OC》
最后编辑齐鲁 最后编辑于 2019-07-21 15:26:1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