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有心跳的每一天都当感恩

[ 718 查看 / 0 回复 ]

有心跳的每一天都当感恩

载生

医生查不出结果
2012年时我身体持续出现一些病征已有大约三年,例如上楼梯气喘、气温高时走路喘不过气来、时常头昏眼花、走路走不快、看见斜路或阶梯会胆怯。这期间我一直在做各样检查。
起初医生建议我去做超声波(UltraSound)和跑步机心脏测验(Treadmill Test)。我很努力地跑,直至倒了下来,把两位医务技术员吓坏了!然而,测验报告竟说,我的心脏没有什么毛病,心瓣的结构也没有问题。
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身体感到很不舒服,我向上帝说:“医生查不出我的心脏问题,只有祢才知道,求祢指引!”我不停地向上帝祷告。到了医院,医生查看我的病历后告诉我,前阵子的测验虽为“负结果”,但那是“未完成”的“负结果”,因我跑步未能使心跳达到指标就被迫停下来,她建议我去做一个核应力测试(Nuclear Stress Test)。
我听见“核”字脚就发软,不想去做。这测验是把一些放射性药物,连同一些使所有血管同时放松的化学药剂注入体内。在血液一起涌进心脏时,观看心脏内部血管是否畅通无阻。那次测验又把技术人员吓坏了!血液一并涌入我心脏的那一刻,我顿时感到头痛,颈项和胸口都很疼痛,呼吸沉重,“自己”好像慢慢离开身体,有心脏病突发的所有症状!那女技术员抓住我的左臂,狂叫“呼吸!呼吸!”另一只手替我注射解药,这才使我的心胸感到松弛了一点,可以吸一口气。
测验报告出来,仍说我“一切正常”。医生恭喜我之余,又建议我去看治疗哮喘的医生,因她认为我患的是运动导致的哮喘。

上帝的奇妙保守
治疗哮喘的医生很细心,嘱咐我戴上“心电图显示器”(Holter Monitor)24个小时,查看我的气喘与心律是否有关连。首次测验的结果显示我可能有心脏传导阻塞(HeartBlock)的问题。据说,心脏传导阻塞有两类,第一类可以不必理会,第二类则有可能导致心脏病突发,以致猝死,不可不理。那位医生不相信我有第二类的阻塞,嘱我安心等候心脏病专家来确诊。
等到6月,我终于见到了心脏病专家,他安排我去杜克大学医疗中心。我本想先生送我去,怎料他认为儿子已经长大,应该学习照顾妈妈,一定要儿子陪我去。我很不高兴先生这个决定,因儿子正在北卡州医学院读书,忙得不可开交,真不想他为了我而浪费时间。想不到上帝自有祂的安排,正因着儿子的陪同,救了我一命!
记得那位心脏专科医生手按着我那叠厚厚的历年心脏测验报告说:“这么多报告,我没有看。你告诉我你有什么事?”我把自己的病征和病历告诉他时,他有点厌烦,非常严肃地说:“我可以诊断你只是第一类心脏传导阻塞,不会替你做任何测验。”
就在那一刻,我儿子很礼貌地对他说:“医生,我从书本上得知,第一类跟第二类的心脏传导阻塞是不容易分辨的。透过您的临床经验,可否指教我?为什么您认为我母亲患的是第一类而不是第二类呢?”他瞪了儿子一眼,停了半刻钟才说:“好的。”感谢上帝!因着我儿子的话,他对我的判断就从“肯定是”第一类,变成了“可能是”第二类;他的治疗方案从“不再给我做任何测验”,变成“要配带48小时心电图显示器”。
岂料测验结果报告仍是模棱两可,于是我转到北卡州大学医院求诊。医生的初次诊断也认为我多半是第一类;但为了小心起见,就再替我重做跑步机心脏测验。谁知跑不到五分钟,我还未怎么喘气时,医生就把跑步机按停。此刻,我心知不妙,一定会是第二类了!医生的治疗方案是尽早替我安装一个起搏器,因为心脏传导阻塞的情况只会变坏,而且随时会急转直下,后果不堪设想!我们偶然听到有些四、五十岁,外表健康的人,在运动时心脏病突发死掉,就是因这类疾病而可能产生的结果。
终于我在2012年9月底接受心脏手术,安装了起搏器。回想起来,我的心脏至今还在跳动,真是上帝莫大的恩典!
我有隐伏性心脏传导阻塞的问题,若不是上帝一直保守,我不是在第一次做跑步机测验时暴毙,就是在第二次做核应力测试时心脏病发死掉!我的心脏根本不能跳至一百次以上!当许多医生三番四次查不出问题所在,说我心脏正常,叫我不必理会时,上帝就通过那哮喘科医生的小心谨慎,和我儿子关心母亲而多问的一句话,把整件事情扭转过来。

软弱时最好的安慰
固然,病痛、接受手术都不是容易面对的事。装上起搏器后,我的复原更不如一般人所想像的那么容易,原来我是属于少数会感受到起搏器启动的人。当我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常常不期然在跳动时,实在很不好受。
记得刚做完手术,伤口仍在痛时,每当起搏器启动,我就真的心乱如麻,似乎心脏已跳至颈项,这感觉比未做手术时更难忍受!然而装上了仪器就不能轻易拆除,那段适应期可说是我在病中感受最低潮的日子。
我身体所需的适应期长达两年,幸好靠着上帝的怜悯和安慰,终于熬过去了。教会弟兄姐妹为我代祷、鼓励、问候、关怀、煮菜、送饭……,给我种种具体的爱心照顾。更可贵的是,上帝用圣经的话语不断安慰、鼓励我。在我情绪最低落时,祂提醒我16年前特別赐给我的一段话:“就是少年人也要疲乏困倦;强壮的也必全然跌倒。但那等候耶和华的,必重新得力……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以赛亚书40:30-31)
身体有病患时,谁没经过苦痛?谁没经过忧虑、恐惧、怀疑、挣扎和无助?但感谢上帝,当我们看不透前路,不知怎样渡过难关时,我们只要向祂倾诉,祂的同在就把我们带入祂的平静安稳,祂的话语就成为我们贴心的安慰和具体的盼望!
上帝让我更明白要数算自己在地上的日子,且深切地体验病痛临身的感受,所以更有心去关怀那些老年人和残疾者,他们也许就是上帝要我服侍的对象。诗篇九十篇15至17节说:“求祢照着祢使我们受苦的日子,和我们遭难的年岁,叫我们喜乐。愿祢的作为向祢仆人显现;愿祢的荣耀向他们子孙显明。愿主我们上帝的荣美归于我们身上。愿祢坚立我们手所做的工;我们手所做的工,愿祢坚立。”
每一天有生命、有气息、有心跳时,都当感谢祂!


摘自《中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