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恩典的记号

[ 128 查看 / 0 回复 ]

恩典的记号

/言静

去年感恩节,我在微信朋友圈写下这段话:感恩节,我最想感谢上帝的拣选。在美国3年一直参与教会不同事工的服侍,最终发现服侍人的人,是被耶稣不断地服侍着。他十字架的救恩,就是对整个人类最大的服侍。感谢神不断地带领和鼓励,持续地感动和更新。真的是彻彻底底颠覆了我曾经属世的价值观。这条天路刚刚开始走,我感恩有主耶稣与我同行。我已热泪盈眶,期待有一天在羔羊的盛宴,与你相见。ps:我想以后每年的感恩节,都看一遍我当年受洗的视频。

我竟得了癌
如上段朋友圈所说,去年感恩节前,我从美国风风火火回到国内,正准备撸起袖子大干一场,没曾想到在一次常规体检中,查出了患有甲状腺恶性肿瘤,学名叫甲状腺乳头状癌
我得了癌症?我得了癌症?我得了癌症?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这句话大家一定不陌生吧?而我得了癌症这个震惊的讯息,在那一刻对我的冲击,岂止是三次?我不敢相信的原因是,我是朋友们口中的运动达人,无论在哪里我都坚持健身,常年定期体检,各项指标从来没有过问题……有如此健康积极的生活习惯,我怎么会得了癌症?
还记得去年确诊的那个初冬早晨,在医院窗口接过穿刺活检的报告,赫然写着结果:确诊甲状腺乳头状癌时,我眼泪止不住地掉,浑身发抖。那是一种人性里本能的对疾病、对死亡的恐惧,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遇到这种事情的恐慌。

有你与我同
那一夜,我不知道自己是何时睡着的。只记得眼泪一直流一直流,枕头都哭湿了。信主后这几年,我被教导即便在最软弱的时候,依旧要呼求神。我难过得张不了口向神祷告,只是心里默想:主啊,求你搭救我,主啊,我害怕,主啊,求你与我同在……
第二天早上醒来,一睁眼就想起《诗篇》30篇:一宿虽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欢呼。我想那一夜,若不是有主耶稣的同在,我真的不可能第二天一早起来,情绪上就能有很大的好转。以我从前的个性,那是不可能的。但因着圣灵工作的大能,非常奇妙,这天早上我安静了下来,接受并开始面对现实。

父预备了一
在得知我生病后,国内外的弟兄姐妹们组成了微信祷告小组,为我守望祷告。我的代祷军团跨越了大洋两岸。
感谢神垂听祷告,这方面的医学专家愿意为我多加一台手术,使我不必等很久。
因为刚回国,我的国内医疗保险还没生效,国外的保险也不负担这种癌症手术费用。我一下子拿不出看病所需的全部费用,正在担忧的时候,上帝差派了一位牧者,为我奉献了几乎一半的手术费用。我和牧者说:我不能收您这笔钱,您是牧师,本来生活就很清贫。牧者回复我说:收下吧!上帝已经为你预备。后来,我收下了微信上的那笔转账,我在心里说:以马内利的神,我感谢你!
手术那天清晨,我安静地在医生办公室签完手术责任书,叮嘱了前来手术室门口守望的姐妹,请她照顾好我父母的情绪,独自走进了手术室。手术室的走廊很长,长这么大以来,我第一次走在这样的走廊上,但一点都不紧张,因为我深知道,我不是一个人,有主耶稣和我同在。
手术需要全麻,我祷告着,便进入了麻醉状态。感谢主,手术过程中需要对切除的甲状腺现场化验,以进一步确定是否有癌细胞转移到淋巴,但化验结果是好的,没有转移。只是切除了甲状腺,手术圆满地完成了。
这个过程中,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那段时间,家中奶奶正在弥留之际,父亲的情绪压力很大,我和母亲就商量隐瞒我的病情,只告诉父亲是一个肿瘤,需要开刀,并未提癌症这个字眼,因为不想让父亲再有压力和负担。
手术后,母亲告诉我,手术室外的大屏幕上都写有患者姓名和手术名称。那天上午,大概有十来台甲状腺癌症患者的手术,唯独我的名字后边写的是甲状腺切除术,其余患者都写的是甲状腺癌手术。这解除了母亲的担忧,一直被隐瞒的父亲说:哎呀,看来其他人都是癌症手术的啊,就我们女儿这个最轻了。
天父,你是何等的爱我!你顾念着我一切的所思所想,你照顾着我所有的需要。

疼痛中的思
手术后的1个礼拜,我在医院留院观察。手术后苏醒的那24小时,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身体上的软弱。因为全麻,我几乎昏睡了一天,但当麻药作用过去后,我脖子上长达8公分的伤口开始疼痛。从小到大,连皮外伤都没有经历过的我,第一次体会到了疼痛的滋味。
夜里我想上厕所,但因为伤口疼痛,我无法自己起身。又因为刚刚过了麻药,我声音也喊不出来,没办法叫陪床的家人起来帮助我。那一刻,我深深体会到自己的局限。
我们每一个人,终将或早或晚地面对疾病、死亡。也许有一天,我们甚至不能说话,不能自理,不能上厕所,不能自己吃饭……那一刻,我们该如何面对自己的生命?我们的心,该安放在何处?我们的依靠,该建立在何处?

你的保守何其
很感恩,手术后我的身体很快地康复。我似乎对事情的认识,只看得见恩典的表面……
7月份去广州出差,需要约见几位未曾谋面的弟兄姐妹。广州很大,我第一次去,分不清东南西北,也不知道大家分别在城市的哪个区域。焦虑之时,几位弟兄姐妹几乎同时间发信息给我,都说自己在某某地铁站附近上班,下班后可以在那里见面。
7月份的广州,热到让人窒息。我收到那不约而同的地址信息时,正在走出地铁站。我手中一边拿着手机,一边提着大行李箱,衣服湿透了。可是当我意识到自己内心那小小的焦虑,神都看顾保守,都安排得好好的,那一刻我抱着手机,完全不顾形象地流下了眼泪。仿佛圣灵正在强烈地提醒我:我岂止顾念你这些,你所经历的这一切,都在我的保守中!
我回想起,2017年,我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寻求主的带领——是继续留在美国教会服侍,还是回国服侍,心里有些茫然。若继续留美,我内心一直不太平安,虽然从人的角度看是好的,比如美国神学院的装备更强,又比如美国教会对全时间的工人更有条件支持等。但我怎么祷告,心里都不太平安,我自以为是地认为:看来神是要我回国服侍嘛!宣教中国呀!我不是也一直有感动回到国内服侍吗?
在回国前的那段时间,我甚至还得意洋洋地想:我是牺牲了自己为主服侍呢!我完全可以留在国外啊,我可以进修神学,我在教会服侍已经有一定的经验,做些事工也能得到各种支持,但是我愿意放下这些回到国内呢……”
可是,就在这个炎热的夏天,在人来人往的地铁站口,我被圣灵触摸。我想,若不是我领受了继续留美的不平安,回到国内,得以及时发现病情,及时就医,我会如何?医生都说我的病情是这类癌症中最轻的情况,而且发现得非常及时,神带领我的一切时间都刚刚好。
在决定回国服侍的过程中,我完全没有意识到我那隐藏得很深的骄傲。我自以为自己是舍己服侍,以为自己灵命好,我是为了神……殊不知,我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手中。他知道我的需要,也知道我的危机,在他的掌权中,他带我安然度过危机。
上帝爱我,他用自己的方式引导我认清我是何其骄傲的人。这是信主后,我第一次对自己的骄傲认识得如此深刻。我的心被神的爱深深地到,我羞愧地把荣耀还给神。
到今年的感恩节,手术过去差不多1年了。脖子上的手术疤痕还清晰可见,医生说很难全部消退。但我一点也不介意。这何尝不是恩典的记号!
回首信主这些年经历的恩典,尤其是过去这1年的种种经历,我唯有无限地感恩,称谢那一位永活的上帝!


摘自《OC》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