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死活嫁不出去”的超龄女中年脱单了!

[ 185 查看 / 0 回复 ]

死活嫁不出去的超龄女中年脱单了!
| 李户勒大

去年10月,我写了一篇文章——《一个“死活嫁不出去”的超龄女中年》,文中写道:作为我这种被上帝特别看顾、死活都嫁不出去的人,而今这些等待的时光,在将来回顾的时候,绝不应该是荒凉的空白,而应该是积极的生活,满了上帝的荣耀。

有爱的编辑和读
看起来很喜乐,但在夜深人静时,我总不免为了自己嫁不掉而感到一丝酸楚。这篇文章投稿后,据说有一位编辑在惊叹此文文风生猛之后,立刻为我的婚恋做了一个祷告。 此文在O.C公众号上首发后,收到一堆为我婚恋代祷的留言,看了觉得有些好笑,又甚惊讶。在我30岁时,曾与一位38岁的弟兄相亲,我觉得不合适,便不再联系,可他却很快与一位36岁的姐妹结了婚。我当时还有些受刺激,心想36岁才嫁,那我呢?我到36岁能找到对象么?现在看来上帝真是幽默,居然在我36岁时让我脱单。到次年3月杂志出刊,同时刊登的还有我男朋友兆赫弟兄的信主见证《主啊,我要能看见》。这时,我们的关系已经比较稳定。

灰姑娘与盲人
我出生于19831月,今年37岁。2017年和2018年是我人生最低谷的两年。人近中年,青春不再,仍在一个超市里做营业员。经济收入一直偏低,信仰状态也不佳,甚至会在礼拜天上午去教会睡一觉。我想有所改变,但没勇气破釜沉舟。最可悲的是,我是一个没有真正谈过恋爱的女人,辛酸时我追问道:主啊为什么你丢弃了我?我的一生难道就这样了么?" 这两年,每日凌晨入睡,休息日在家睡得昏天黑地,我用睡眠麻醉自己。洗洗睡吧,梦里什么都有。

20189月下旬,我在教会的微信群分享我的文章,很快就有一位弟兄加我,头像照片戴个黑超墨镜,看似50出头。我心想大叔加我干嘛?但我还是给他发了一张我公众号的海报。谁知道他用文字回复我:我是盲人,看不了图片。我顿时愣住:盲人,这该如何交流?他真是够无聊的。算了,先晾个几天,然后悄悄地把他删了。过了几天,我突然看到他在朋友圈里发吉他弹唱。和他简单寒暄后,对他有更多一点的了解。

一个盲人,喜欢民谣,会吉他弹唱,还是大学毕业,有点意思。他也是之前看到我写流浪歌手的文章,觉得这作者有点意思,就顺手加了我。我们开始在微信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我发现他读了好多书,知道好多事,也独自去了很多地方。尤其是,当我看到他的信仰见证,看到他一路走来的艰难以及他对神的信靠,他居然还在读神学,我对他产生了敬佩。9月底,他发给我一张在老街教堂门口拍的照片。人挺帅的,只是那根盲杖让我觉得有些碍眼。

很有意思,但不可
101日到3日,教会有培灵会,信仰低谷中的我其实对这样的活动没啥兴趣,但我想见一见这个有意思的人,就问他来不来。得知他来,我心里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那天,我看着他被人搀扶着走进来,走到我这一排,他以为可以入座了,停了下来,搀扶他的人说:不是这里。我的心砰砰地跳。聚会开始后,我总忍不住去观察他:短袖衬衫,修身的休闲裤,亮闪闪的小皮鞋,很帅。中午结束后,我鼓起全部的勇气与他打招呼:你好。他说:是你啊,声音与微信上有些差别。我说:你可以幻想我很高,很瘦。他笑了,用手比了个高度:可是你一站起来……”天啦,他居然连我多高都能猜到!

从那以后,我开始期待和他聊天。每天夜里,我们聊音乐、文学、信仰,唯独不聊我真实的生活,因为那是我极力要隐瞒和逃避的。102日,他因故没来,我有些失望。103日那天,中午在教会吃完爱筵后,我又一次鼓起全部的勇气坐到他旁边,因为昨夜他说,他想让我看他拿着盲杖怎么行走。谁知一位弟兄坐过来,和他聊到培灵会开始才离开。我只好闷闷不乐地回去加班了。夜里他说:哎呀,今天中午没有给你看我的盲杖,有点遗憾。104日晚上,我心情不是很好。他已经等在那里与我聊天。我们聊教会中的一些问题,聊信仰中如何对永生有盼望,他分享了自己一些黑暗的心理以及如何靠信仰胜过,我聊了我在应试教育中受到的伤害。他说他已经猜出我的工作性质,点出了我的自卑和逃避。自那以后,我们在微信上的聊天,从一句一句发送语音,变成直接语音通话。虽然我觉得他是个有意思的人,可惜他看不见,我们不可能有戏,如果他看得见也不可能会爱上我。

三句坚决不同
那段时间,我在写《上帝的火柴3》的书评,压力非常大,因为那一年我无法静心看书,只好在微信上读给他听。读书的那两个星期,我感觉到两颗心在逐渐温暖彼此。我问闺蜜:你说兆赫天天与我深夜聊天,他到底想干嘛?闺蜜说:总之他不开口你也不要开口,女生一定要矜持。

我到底没能守住我的矜持。在他的邀请下,我去了另一个教会的盲人小组,又主动提出在他的工作室做饭请大家吃。后来又在他的工作室吃火锅,1119日下午,我洗完菜后有些困,他说可以在按摩床休息一下,他没走,就坐在我旁边。我看着他,突然有些心疼,伸手去摸他的眼睛,摸着就哭了。他说:从来没有人摸过我的眼睛还为我哭。我问:我们这样算什么?他说:我们现在不算什么,很快就要算什么了。我赶紧说:暂时不能公开,怕万一分了在教会中我们就难以做人了。为了让他安心,我又说:最迟明年3月份公开。他说:我懂的。1218日那天,兆赫的心情有些不大好,他觉得我们现在的交往是地下恋爱,他不知道我父母的态度,尤其是他不知道当我面临父母压力时,我会不会立刻就放弃了。他这些年,被拒绝了很多次。我考虑到他的心情,立刻在微信上与母亲摊牌了。回到家,母亲说了三句坚决不同意,同时给我讲了一些非常中肯的劝导,我觉得这些劝导非常在理,包含了父母对子女的爱。但是,我母亲不了解兆赫。

上帝为媒,完全接
次日,我们去找牧师辅导的路上,我心里纠结万分。不分手,抗不住家里压力;分手吧,又舍不得好不容易到来的爱情。主啊,你让我和一个盲人谈恋爱,这玩笑开大了。牧师的辅导非常好,他问我们欣赏对方的地方,以及觉得对方需要改进的地方。通过真诚敞开的沟通,坚定了我继续走下去的想法。牧师问:你们是什么时候确定关系的?我们这才发现刚好一个月。说实话,尽管我与兆赫确定了关系,但我第一次看到兆赫走路拿着盲杖,我心里是有些介意的。第二次看到兆赫拿着盲杖行走,是在辅导之后的某一次,他从家里出来到路口接我,我远远看到他缓慢前行,路人频频扭头看他。我的内心对这样的他有一点抗拒,但还是冲上去抓住他的手。我觉得如果我只爱慕他的才华、有趣、属灵,却不接纳他的盲杖,这何等自私。3月份我们在教会公开关系的时候,我已经彻底接纳了兆赫的盲杖。

其实,在3月份之前,我很多次对这段感情失去信心,尤其当恋爱激情暂时褪去时,我就会问自己:到底在干什么?不就是在微信上聊个天嘛,你怎么就陷进去了?你犯得着去承受家庭的压力吗?一个人过不也是挺好的嘛!但在更多的相处中,我发现兆赫是一个凡事有见识,也有能力的人。在彼此配搭的过程中,我看到彼此越来越和谐,这坚定了我的信心。和他在一起,使我有安全感。

主没放弃,大胆向
我是一个宅女,最远去过乌镇,根本没一个人旅行的经验。620日,他去中华福音神学院领取网络神学教育的毕业证书,我作为盲生的陪同。我想这么长时间以来,我的母亲一定是知道我与兆赫在交往,我很感谢她没有强迫我们分手,而是温柔地静观其变。在台北,我领着兆赫,还领着另一位台湾的盲人弟兄,借着谷歌地图,我们玩得非常顺利和开心。离开台湾的前一晚,盲人福音会林牧师的太太,同时也是华神的一位老师,对我们进行了婚恋方面的简短谈话,从自身的婚姻经历和服侍盲人的经验剖析盲人的心理,给我们一些相处的建议。

台湾之行坚定了我要与兆赫共度一生的念头。回到南京后,我的工作遇到更大阻力,8月底,我终于跨出了人生中相当勇敢的一步,从工作多年的超市辞职。9月中旬,我们去了吉林见兆赫的父母和亲戚。这时,我的父母对兆赫的态度也开始改观,接纳了我们的交往,还动不动关心兆赫的生活,让我给他送菜和生活用品。

在我漫长的单身岁月中,身为一个爱做梦的女生,我会对另一半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比如:帅气、温柔、情商高、会弹吉他、属灵、最好是读神学的等等,但我不过是随便想想,从未想过会实现。可是上帝赐给我兆赫,他的每一条都符合我心中的幻想,只是我唯一没有幻想到的是:他是一个盲人!

我很感谢兆赫,在我人生最低谷时遇见他,带领我走出宅的状态,带领我走出低谷,能够勇敢去面对人生的低谷,勇敢辞职,开始新的人生阶段。同时他也带领了我的信仰。说来惭愧,信主十几年,我一直没有养成饭前祷告的习惯,认识他之后,一开始他时常提醒我,我终于养成了饭前祷告的习惯。他读神学,接受过婚恋方面的学习,所以他一直按照圣经的原则,以恩慈待我,对我包容忍耐。我感谢这一位主,在我几乎要放弃他的时候,他没有放弃我。他把兆赫带到我的身边,给我一个重新开始的可能。我感谢这一位主在我们生命中信仰的更新,我与兆赫从2018101日第一次见面到今天没有吵过架,我们知道彼此好不容易在一起,都愿意珍惜彼此。

写到这里,内心真的是无比感恩和激动。回首望去,那些过往皆成了人生中不可或缺的美丽风景。我和兆赫打算在2020年春天结婚,婚礼日期尚未定。还没举行婚礼就写出这篇见证,是想用自身的经历勉励那些仍然单身的朋友:上帝是垂听祷告的神,他会给你预备最合适的伴侣,你要做的就是不断地寻求和仰望。并且,当上帝的赐予来得不太一般,你要凭信心领受上帝的美意。

摘自《福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