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死亡是一种病,有药可以医治

[ 667 查看 / 0 回复 ]

死亡是一种病,有药可以医治

文/陈约翰(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生平第一次,这么密集地面对死亡。

一直不是很喜欢俄罗斯的电影,不是因为拍得不精彩,而是电影结尾处,常让人心塞,让人回想、难过许久,好像胸口被锤了一记重拳。

而读武汉人的朋友圈,当这份现实版的悲凉扑面而来时,让人无法承受的悲楚就更填塞于胸,令人坐立难安。满屏救命救救我我好想活的呐喊或呼号,让人有万箭穿心之感。一家家的离开,一户户的远去,而流泪后的哽咽依然被深深地压抑着,无法变成放声的哀嚎。这个寒冷春节里普通人的悲欢离合与生离死别,让同为蝼蚁小民的我们,心中悲凉又心有余悸。

这个庚子年的初春啊,让我们与死亡如此频繁地面对面。此时的我们似乎骤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原来,死亡离我们是如此之近!当它如幽灵般徘徊在社会的边缘,看似偶然地从我们身边夺走一条条生命时,我们几乎察觉不到它的存在,甚至将它当成生、老、病、死的常态。但如今,当它肆无忌惮地掳掠我们,突兀地站在社会的中央,我们才恍然意识到这位不速之客是那么的丑陋与蛮横。当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短短二十天甚至更短的时间凋谢的时候,我们惶恐地感受着死亡无法挪去的存在。

说来惭愧,作为一名每周都要传讲主耶稣救恩信息的传道人,死亡和永生本是我每周的讲题。但当这么多死亡信息传来时,我依然不得不为死亡的审判感到战兢。原来死亡从来不曾远离,以致我们都能感受到它在我们脸上冰冷的呼吸。

雅各说:你们的生命是什么呢?你们原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雅4:14现在这个时刻读这节经文,我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深刻。而前段时间的一次遭遇,让我再次经历了这段经文的真实。

前几天,我收到一位在内地探亲的华人牧师的信息,说有位当年在美国聚会过的慕道友,住在我所在的城市,她先生突发疾病(不是新冠肺炎)在昨晚去世,现在整个人都崩溃了,无力处理后续的火化等手续,想让我去帮忙看看。

我立刻应承下来,因为这正是教会在疫情期间体现其功能的时候。处理事情的经过就不说了。我只想说说这位亡者的情况:81年生人,985高校博士,留美博士后,去年7月才入职一所211高校(是有编制的)。去年底查出胃溃疡里面有个淋巴瘤,今年1月底刚做完一期化疗回家,2号下午感到不适,马上赶回医院。然后,然后,从进抢救室到宣布死亡,只有短短的两个多小时。

就这样,一个18几,200多斤,除这次住院外,从小到大从未进过医院的人,没了。在家帮忙带孩子的父母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身为博士的妻子也完全蒙了,于是想起自己在美陪读时曾经去过的教会,就给这个牧者打电话,希望得到一点帮助。

在处理丧事过程中,我深深体会到,面对突如其来的死亡,一个家庭是何等地绝望。父亲一时还能正常对话,一时又倚墙哀鸣如鸽,絮絮叨叨地跟我诉说曾经家境的贫寒和儿子的孝顺,说正是有回报的时候,儿子就这样走了。这份悲凉,让人完全无语。我和妻子只能默默地陪着他们办完这些手续,然后把他们送回家。路上,一车人只有沉默,我曾几次想打破沉默说点什么,马上被妻子用眼神制止。我想也是,这个时候,什么都不说,可能比说更好。只是在跟这位慕道友单独相处时,跟她说,还是要依靠耶稣基督啊。她问,现在还能为她丈夫祷告,让他进天堂吗?我无言以答。

没有死亡该多好!所有的病都能治该多棒!这些天网络上开始有人怀念那些满屏流量明星的日子,开始怀念每逢春节都要演出的逼婚大戏,怀念各个景区里的人从众模式,而更多的人恨不得倒带回到2020年的起初,来一次重启。只是这份怀念与期盼,流露着苦涩的酸楚。

这些天,我一直在想,该如何安慰这些悲痛中的人呢?给他们加油?鼓气?让他们坚强?告诉他们人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趟不了的河?告诉他们瘟疫一定会消失,明天会更好?告诉他们,众志成城,我们人定胜天?我多么希望自己是这样一个带来好消息的人,能给这悲情的现实带来靓丽的色彩,能报告这场灾难中黎明的曙光。

但是,说实话,我做不到。因为我深知,基督以外,别无拯救,即或疫情得到控制,即或十几年后,人们依然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如同当年的SARS过去一样。我内心深深地知道,当下的一切,不过是末日审判的小规模排演,将来会有那么一个日子,比现在更可怕,更令人颤栗,以至于现今肉体的死亡与离别在那样的审判面前,只能相形见绌。

思来想去,除了与他们同悲之外,医治他们的最好办法,还是要告诉他们真相,因为神的话语本身就带着能力:

死亡,不过是一种病,它可以被医治,也有特效药!我求神使这些伤痛中的人们,能在悲情平复之后,静下心来认真听听福音,听听这位圣经所启示的,为人类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可以医治死亡疾病的耶稣基督。

主耶稣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约11:25-26

这是多么伟大的宣告。

世人啊,为什么不来就这活水的源头呢?为什么要走向灭亡呢?神是怜悯困苦孤独之人的。既然有那么多人想呼求,要呼求,我就真诚地建议大家呼求神,呼求耶和华的名。亲爱的武汉和湖北的朋友们啊,神已经以祂的信实向你保证,只要你呼求祂,祂必定会听允你的祷告。因为圣经应许,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徒2:21)。

只不过,这种得救,不一定是身体的医治,但却一定有永远的平安!在基督教历史上,有无数的圣徒在病痛、苦难、亲人离世与逼迫中得到过这种平安。他们的身体没有被医治,他们的患难没有被挪去,他们受到的逼迫也没有减少,但他们却在这些苦难当中,经历到主耶稣赐下的那出人意料的平安。

现在,若你愿在这此生死存亡之际,真心接受主耶稣基督为救主,你必定会得到内心的平安以及永世的盼望,因为祂手里握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祂可以打开死亡和阴间之门,使信靠祂的儿女得着永生的盼望。

我相信,慈爱的主许可这场灾难临到,必定于我们有益。它让人真实地看到,我们这么多年来崇拜的金钱、权力、学历、名誉和自我奋斗,是多么地荒唐,因为它们都不能成为我们的拯救!当一个个生命在我们面前倒下的时候,当一个个家庭被瘟疫吞噬的时刻,我相信,已经到了我们承认自己无能的时候了,已经到了承认我们需要一位救主的关头了。

几千年来,死亡用它邪恶的轭压制着我们,让我们在它的淫威面前奴颜婢膝,使思想禁锢,使人性猥琐,使道德沦丧,使愚昧横行,它也在我们头上不可一世,作威作福。如今,时候到了,现在就是。死亡权势被打破的日子到了,生命要开始高唱得胜的凯歌!我们要真诚地求主,打发工人去收割庄稼,因为庄稼已经发白了。

我似乎听见响彻中华的赞美,我似乎看见震动神州的荣耀。这本是应该的。在庚子教难后的两个甲子,一个背离造物主几千年的族群终于如潮水般涌向教会。我们盼望那样的时候,我们期待那样的时辰,这是一个死亡被战胜的时刻,是一个被死亡囚禁之民族得释放、得自由的日子。坐宝座的羔羊得荣耀的日子到了。儿女既同有血肉之体,祂也照样亲自成了血肉之体,特要借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并要释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来2:14-15

愿这样的信息被更多在困窘、孤苦,战兢中度日的武汉、湖北乃至全国人听见并且接受。愿神的恩典与神州大地同在。阿们!


陈约翰 中国大陆传道人

来源:生命季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