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到底要有多少钱,才能让你安全(上)

[ 496 查看 / 0 回复 ]

到底要有多少钱,才能让你安全(上)

13岁时我失去了原本属于我的家族企业继承权。25岁我成为跨国投行高管。驱动我追逐成功的是对金钱的忧虑和愤怒。我发现自己得了恐慌症,导致恐慌的根源还是钱。神医治的方式是不断操练我奉献金钱、免人的债。其实没有任何一个金额,能够减少任何人对神的需要。

当25岁的我被提拔为一家瑞士银行的董事,我很享受自己一直以来追求的事业成功。对于从美国康奈尔大学毕业、从事金融交易只有四年的我,具有吸引力的薪酬和晋升机会对我而言是最重要的。有钱不代表能搞定人生所有问题,那时我还不明白这个后来对我显而易见的道理。

我曾经以为,自己的人生原本是不必为金钱忧虑的。1930年代,我的祖父创办了一家油漆公司,这家公司曾在香港家喻户晓。作为家里的长子,我认为自己长大后必定会接管公司。然而1985年我13岁的时候,亲属连同外人恶意收购公司,父亲不得不低价出让股份,所得甚少。原本注定属于我的继承权就这样被剥夺了,同时被剥夺的还有完全不需要忧虑金钱的人生。全家人心里凄凄惶惶地移民加拿大,离开伤心地。

我感到非常愤怒,对生活也失去了安全感。为了报仇,也为了出人头地,我变得争强好胜。一路努力求学、打拼,在接连的成功背后,驱动我的其实是对金钱的忧虑、恐惧和愤怒。

担心没钱是我的童年创伤

2003年,发生在同一天内的两个重大打击一起袭来,令我十分低落。先是晋升董事总经理的事情泡汤,紧接着准备订婚的女朋友跟我分手,当时连订婚的戒指我都已经选中了。那一周的周日,当一位前同事邀请我去教会查经时,我答应了。

其实我是家里的第四代基督徒,小时候常跟父母去教会主日学,但头脑里只有一些圣经知识,从没和神建立真正的关系。一年前,我和父母一起去教会时碰到一位前同事,每次见面她都邀请我参加查经小组,我都微笑拒绝。直到在双重打击下,我觉得一切都失败了,还能失去些什么呢!去就去吧!

参加查经小组之后,我才意识到教会原来是收纳罪人的医院。我第一次愿意聆听别人的问题,第一次发现原来探访和帮助有需要的人,让他们开心,竟然带给我内心很大的喜乐。我不再觉得去小组是浪费时间,以往那种以金钱和职位定义的成功观开始改变,我逐渐开始为服侍摆上自己的时间。

不过,童年失去继承权的创伤一直都在,对金钱缺乏安全感仍然是我内心最大的伤口。神花十年时间,用三个疗程来医治我的最大软弱。这三个疗程很吻合《弥迦书》六章8节的经文:“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

第一个疗程是关于十一奉献。“行公义”就是不在“十一奉献”上抢夺神的财物。2005年,我第一次在讲道中听到关于十一奉献的教导,决定开始在金钱方面顺服神。从第一个月奉献工资的百分之一,第二个月百分之二,第三个月百分之五,第四个月十分之一,到年底奉献出年终奖的十分之一,又奉献了尚未到手的股票收益的十分之一。说实话,当时我有一点糊涂的“成功神学”念头,期待神会在股票价格上赐福与我,因为我是凭着信心,将还未到手的初熟果子也献给他了!

到了2006年,我不再抱有这个念头,除了献上所有收入的十分之一,我还参与教会管家事工的服侍,甚至通过一些复杂的分析算出来自己在教会匿名奉献“名次表”上的排名。当我沉浸在属灵骄傲中沾沾自喜时,神提醒我还有很多功课要学。

豁免弟兄的债务

第二个疗程花了七年时间,神带领我在十一奉献之外“好怜悯”。2007年,教会一位弟兄因为借高利贷受到人身威胁。我看出他的无助,想到《约翰一书》里说:“主为我们舍命,我们从此就知道何为爱,我们也当为弟兄舍命。”就在牧师的见证下借钱给他,并约定五年时间按月分期无息还款。

前六个月按约进行,后来,还钱越来越迟。到2010年,还款彻底停止了。因为当时是在教会立的约,我完全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我可以对他生气吗?我应该怎么想这件事?接下来应该怎么做?《马太福音》中“恶仆”的比喻提醒我,自己是那个欠了国王一千万银子的仆人,我不想因着同伴欠我十两银子,就仿效那个掐住同伴喉咙逼债的人。

我没有去质问弟兄,向他催款。我想如果他能还,肯定会还,不会故意不还,否则就会离开我们教会了。如果去问他,反而可能让他因此难受。我就把这些钱看作借给了神。每个礼拜天我都会看见这位弟兄,不过他总是避免和我有眼神接触。

过了很久,我在教会里第一次听到圣灵的声音:“你是什么时候借钱给那位弟兄的?”我说:“2007年。”时间已经过去7年了,我忽然明白圣灵这一天问我这个问题,是因为豁免年到了。天父温柔地问我愿不愿意顺服,豁免这位弟兄的债务。于是,我对弟兄说,我们之间的债务取消了,你不再欠我的钱。

后来我与这位弟兄见面时不再别扭,彼此会热情地打招呼。一年之后他突然递给我一个红包,我对他说:“弟兄,我们的债务已经取消了,你不再欠我了。”他说:“这是一个礼物,我非常希望送给你这个礼物。”后来过春节或圣诞节,他也给过我们一些红包。

靠着圣灵的能力,我的心得以更新。神让我看重与弟兄关系和好,胜过收回那些钱。

胜过恐慌症的“换心术”

第三个疗程从2014年12月开始,神指教我如何“存谦卑的心”与祂同行。就在豁免那位弟兄的债务后不久,我痛苦地意识到,我和金钱之间的关系还有些不对劲。圣诞假期我发现自己得了恐慌症,容易紧张、惊慌,晚上会突然呼吸困难,而导致恐慌的根源,还是钱。

早在2007年,我的收入开始一直下降,同时每个月还需要支持父母;2009年结婚,2011年、2014年生了女儿和儿子;我们按揭贷款买了自己的房子……每个月支出都在增加。2014年1月开始家庭收支中出现了负现金流,到了12月就看到一个现金流的洞。

我祷告说:“天父,我不是贪心,能否求你给我一个年终奖,帮我平衡2014年的开支。”2015年年初,我的年终奖除税之后刚好可以平衡当年的开支。但是我忽然意识到,就算是收支平衡了,天父希望我就这样活下去吗?尽管那时我已经拥有不错的净资产,并且一直训练自己不追求奢侈,但我仍担心不足以保障所爱之人的生活。

这时,“地和其中所充满的,世界和住在其间的,都属耶和华”这节经文进入了我的心。我突然发现过去那么多年,哪怕是从开始十一奉献之后,我一直犯一个错误,就是一直在和神算账,100块收入进来,头10块给神,剩下90块是我的倚靠,怎样投资、怎样消费、怎样安排家人的生活都是我的事情。

这是非常不聪明的做法。我跟祂算账,总是注意自己的现金流,就好像是说“谢谢你的关心,我不需要你的帮助”。但事实上,如果没有神,我根本不可能拥有现在的资财。我的一切都是属于耶和华的。如果我只看现金流的话,就很容易会灰心。

神最大的承诺就是祂是我们的供应。神已经应许看顾我的一切需要,世上没有什么比这更能安慰人心了,这让我大得释放。祂没有承诺我每个月都不会出现负现金流,而是承诺会供应,负现金流不代表祂不爱我。只是我看的太短、太细,眼光放的太低,应该要向天看。

回首这十年的疗程都是关于身份的矫正,我原来是神的管家。作管家的核心工作就是依照圣经原则,决定如何使用自己手里的钱。

(待续……)
来源:境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