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命悬一线,谁来守护我们的灵魂?

[ 165 查看 / 0 回复 ]

命悬一线,谁来守护我们的灵魂?
石楠

好多日子没出门了,尽管深居家中,依然能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着紧张和不安。

外面的世界,每天都有失丧的人。面对生死,我们被迫冷静下来,想想那些认识的人,那些在死亡边缘以及和我们一样在家不出门的人。总有一天生命会逝去,灵魂又会归向何处?

1
数周来,除了深切想念那些还未信的亲人、朋友,为他们祷告,祈求天父的怜悯能临到他们,我确实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因为远离家乡,亲人间很少相聚,彼此的了解越来越少。年节时,发个微信,视频一下,或因为信仰不同,虽不曾当面反驳我,却难敞开心扉深入交谈,总有一个缺,补不上,于是便渐行渐远了。大家各自平安也便罢了,忽然直面生死,我要怎么办呢!

年初五,一位久未联络的好朋友,忽然发来一张照片。她出家了,藏红色的僧衣,微笑的脸庞,一映入眼帘,我顿时泪目。我们在流浪的路上相遇,一见如故。往事忽现,那感受好复杂。真正的相隔天涯么?

我最难的是,不知道要如何讲说信仰与信仰之间的天壤之别。不是没讲过,但每一次聊时,总会吃闭门羹。保罗说我不以福音为耻参《罗马书》1:16),是,我并不怕被笑骂,真朋友无论如何也总能纪念我的好。但那一扇扇紧闭的心门,确实让我特别忧伤。很多往事,不敢回忆,但我真的祈求上帝的恩典可以临到他们。

2
为什么只有你的是对的,太霸道了!就是你们如此狭隘,完全没有兼容性,所以我根本不会信。

记得好友雅给我传福音的时候,我也曾这样回应她,她无言以对,只好离去。

后来,她没有给我答案。

再后来,我信了。

现在我知道,真理就是真理,不能兼容错谬。

我只期待,总有一天,上帝会亲自开启他们的心门,如同那日夕阳下,他亲自触摸了我的灵魂一样。

这是上帝的工作,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我一边从天父那里领受恩典和爱,一边尽可能把这世上至善至美的爱分享给他人。虽然我知道,收割的那位,不是我们,只是主,但我们被呼召,有使命去传讲福音,去撒种、去松土。

虽然人要不要听,能不能信,实在不是我能决定的,但情感中依然有难以割舍的部分,因为那些走过的路上,我们一起哭过,一起欢笑过。在这样的时候,我总会像受伤的孩子,回到天父的怀抱,把委屈、心愿、心底里的五味杂陈全部倾倒给他,寻求他的安慰和怜悯。否则,我不再有力气或胆量继续。天父总能安慰我。

没错,天父有他自己的时间表。我只能祷告,不停地祷告。

3
在我蒙昧无知的时候,幸好有雅,她和她的先生曾特别深切地为我代求,且坚持数年,后来上帝真的亲自把我召回,让我跳出了那个永远不能完结的自我循环,迈进了智慧人生。

我最记得雅曾这样对我说:如果你内心真的平安,过得好,我就由你去了。可你不是!你外表平静,内心缺乏。要么恐惧逃避,要么傲慢乖张!那么容易被冒犯,那么喜欢批评人,如此吝啬,你哪里有平安!自欺欺人罢了。

只有好朋友才讲得出这样犀利的话。我虽哑口无言,却依旧骄傲。最终,她没能说服我,只是留了一本圣经。后来我知道,她从未停止为我祷告。

对于我这种冥顽不灵的人,天父竟然透过神迹引导我。是上帝亲自带领我做了决志的祷告,使我能乖乖回转。一个灵魂归主,不是人的能力,都是上帝的作为。

记得那是一个无风的傍晚,我第一次翻开雅留给我的圣经,心中丝毫没有敬畏,只是出于职业习惯,想看看书中是否有错漏,以作笑柄。我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打开了圣经,读了前言,题目是忏悔和得救的祷告。一抹斜阳照在我的身上,我一字一句读出声:

亲爱的耶稣,我是一个罪人,我忏悔我一切的罪。我承认你是上帝的儿子,你为我死,除掉我的罪;你的复活,使我有机会得新生命。现在请你进入我的生命,赐给我一个新心,也成为我生命的主;并赐给我意志和力量,按圣灵的指引过圣洁生活。奉你的名求,阿们。

就是这几行字,竟让我泣不成声,以至于把自己都吓到了。雅告诉我,我是被圣灵触摸到了。

从那天起,我开始读圣经,听网上的牧师解经讲道,很快读完了四福音书。这是我信主的开始。回首这不可思议的往事,竟然是从悔罪开始的。我当时却浑然不知。

我并无过人之处,一切都是白白的恩典。只要信,就得着。无论肤色种族,高低贵贱,只要叩门,上帝就给我们开门。

我记得牧师曾讲解过这处经文,他说:上帝的手,一直放在门后的把手上,他随时都在等待敲门的人,只要叩门,他就立刻开门。这让我感动不已。上帝的意愿,大过人类所有的努力。所以,我相信,只要肯敲门,便绝不会失丧。

4
常常想到此,都会感动到落泪。于是总能被鼓励到,总能充满希望,可以再去写个短信,为某个牵挂的朋友代求。上帝没放弃之前,我哪有资格放弃。我知道,我的祷告天父必是听见了。

每年,我都会写一些信,用个人性的笔触,把福音传递给一些特别牵挂的朋友。期待上帝能使用那些简单朴素的文字,在他们的内心深处动工。

很奇妙的是,每当我祷告着把一个心上的朋友放在上帝的手中,或者寄出一封信的时候,我的内心就像被圣灵重新洗净了一遍,我又被天父亲自服侍了。他用他的话语坚固我,让我在软弱忧伤里得到刚强,被建造。

我们的心真的很脆弱,是何等需要有一个依靠。女人依靠男人,男人依靠事业,总需要被什么占据或填满,否则就不踏实。我们生来就是囚徒,不被真理囚禁,就会被错谬囚禁。

然而,只有成为基督的囚徒,才是真正得自由的人。圣经上说:因为你们作罪之奴仆的时候,就不被义约束了。《罗马书》6:20)反之,我们被义约束的时候,魔鬼便不能囚禁我们。仔细想想,真是要感恩。

未信之时,我也是只相信世上的能力,不晓得上帝的权柄。当自己不能掌控某个环境或事件时,就会惶恐;而当我游刃有余时,又不免骄傲。总是在得失间徘徊。在意别人的眼光,在意世界的评价。

直到我的内心被上帝真正填满的时候,我才知道,我虽然活在世上,可以发言,可以评价,但更可以宽容、怜悯,爱那些原本已经冒犯我的人。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伎俩被爱仇敌彻底打败了。这不是简单的呵呵,而是来自上帝的能力,绝不是自我修炼所能达到的境界。

做人,只有知道自己的有限,知道上帝的全能,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才能找到做人的尊严。

5
有那么多基督徒,以将福音传到地极作为自己的使命。每个人都是从做一个最简单的决定开始,敲门,进入基督的家,才得以了解真理。这个决定看似简单,却在恩典中让人生走向全新的方向,不费吹灰之力。

人间每天都上演着悲欢离合,每天都有好多个灵魂从这世上消失。人间悲苦,我不敢去想他们会去到哪里。只有上帝知道。

夜深了,孩子在床上呼唤我:妈妈你快来,我被子里的屁要逃光了,你就要闻不到了!小孩子总有特别简单的快乐,无论在何种境遇,只要和父母在一起,就有信心、有平安。

我们信靠天父也是这样,因为他是唯一靠得住的那一位。听到孩子的戏言,我正对着镜子,正在怀想那些挣扎在生死线上的人们,想起他们又当如何度过今夜?忽就泪如雨下。

幸好,我们一家可以平平安安在一起,没有失去彼此。无限感恩!

摘自《OC》
最后编辑齐鲁 最后编辑于 2020-03-19 18:02:1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