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我被疫情封在美国家中的日子

[ 591 查看 / 0 回复 ]

我被疫情封在美国家中的日子
作者: 依一

亚利桑那州长签署的“居家令”正式生效,全社会暂停非生存必需的一切户外活动。我们家的居家隔离其实早就开始了。老二3月8日开始放春假,就再没出过门。老大3月15日打点了三个大箱子,带着口罩手套全副武装从外地的大学“逃难”回来。我和先生也从3月中下旬就开始在家工作。

前些天我们还到小区边沿着运河跑步,虽然周边地广人稀,但是还是免不了遇到有遛狗的邻居。为了安全起见,我网购了跳绳,督促全家就在后院锻炼。

全家人24小时朝夕相处,这也许是一生难得的状况。过去我们即便同在一个屋檐下,也各自进出匆忙,从没有过朝夕相处的“奢侈”。看到新闻说,有些地方封城解除后离婚暴涨。这可以理解,我们的生命原本像荆棘,靠的太近,互相扎得鲜血淋漓。家庭是最亲近的地方,有时也是刺伤最深的地方。过去大家各忙各的,偶尔扎一下,还能独自疗伤。现在全天无缝对接,那可真是无处可躲。

好在荆棘不是我们生命的唯一选择,我们可以慢慢拔掉身上的刺。我在心里默默祷告:在全球瘟疫横行中,我愿把家经营好。退回家中,就像重回伊甸园。这趟旅程,也许比外面世界的千山万水更加辽阔精彩。先从最小的事开始:第一步,操练“火眼金星”,发现家人的闪光点,欣赏并由衷地说出来。我先尝到了甜头:当我为教会讲网课时,老大老二早早起来坐在桌子边,帮我找道具,做助教。课后先生也加入,三个人鼓励我,和我讨论提出建议,成了最强大的亲友团。

宅家以后,先生主厨,带领我们全家动手做包子、馅饼、葱油饼、干烧鱼、糖醋排骨……老大烤三文鱼、做冰沙……几乎每天不重样。昨晚先生打趣说,到美国以后,成天听你流着口水念叨“大菜包”,这回满意了吧!一口气3个包子下肚,我心满意足地说:“这大菜包子真是举世无双!”老二小,但也不示弱,洗全家的衣服。我负责洗碗收拾厨房。“好人好事”太多了,先说这两条。

第二步,操练“装聋作哑”。铭记我们都是罪人,都达不到神的标准,都有软弱之处。看到家人身上的短处,有时候会不自觉地纠正,但其实该做的事是当一个“哑巴”,先去默默为家人祷告。我承诺我会理解包容家人的软弱,不站在审判官的位置上要求别人。

宅家的日子,天天就是一身睡衣,也不用“明镜照新妆”,“对镜贴花黄”。躲开了社会的镜子,难道真要“床席生尘明镜垢”?刚开始,我想到镜子,是邀请我的先生和孩子做我的镜子,如果家人也乐意,我也乐意做家人的镜子。我们互相在合适的时机以合适的方式,友善的互相提醒和鼓励。

一天早上我想起李白“闲窥石镜清我心”这句诗,忍不住重读他的千古名篇《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不由浮想联翩:李白游遍名山大川,闲静下来,石峰为镜,心意清净。当世事红尘清拂,便见世人所不能见的另一片天地。第三步,就操练“闲窥石镜清我心”好了。我们疯狂地踏遍各处,不知道停下来,直到这一场瘟疫给世界强行“暂停”,我们“被”闲下来。只是,身体“闲”,心是否能“静”呢?

李白遥见“仙人”,游历“虚境”,只是诗人的浪漫和可望不可即的渴求。说来奇妙,虽然是可望不可即,但是古今中外,无数的“李白”都这样渴求,好像是一种天外的呼唤,一种遗忘了但隐约残存的记忆,一种已经失去但曾经的温馨还萦绕在心。我们拼命想留住这残存的蛛丝马迹,想记起从前,回到从前。每个人心中还有那么一丝丝的隐隐约约,说不清道不明,在忙乱的日子,世界的喧嚣淹没了这丝隐约,但当我们闲静下来,仔细聆听用心体味,这丝隐约就越发清晰起来。

曾经有一个伊甸园,曾经我们在那里温馨美好,曾经那里有一棵生命树,曾经我们的始祖在那里生活。当我们的身体“闲”下来,让我们的眼睛也能被打开,心意渐渐宁静、洁净,便思念肉眼所不能见的另一方天地。地上无论我们在哪里生活,都带着客旅之心渴望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家。所有的旅程都是回归之旅,让我们遍邀亲友,一路同行。

来源: 《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20-05-17 18:24:49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