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你能说,我的生命是错误吗?”

[ 183 查看 / 0 回复 ]

“你能说,我的生命是错误吗?”                                           

眼看六一就快到了。有人说,这是一个属于孩子的节日。但我今天却想和你聊聊那些没能出生的 “孩子”。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堕胎”从女性的噩梦被别有用心的人称作“稀松平常”。后来更是夸张到成了“权利与自由”的象征。而这样可怕的观念,又会有什么破坏力?致使每年都有超过4000万个弱小生命,在母腹中被活活扼杀…

所以有时候我就会想:这些生命最后都去了哪儿呢?是否有堕胎流产失败,意外幸存下来的呢?万一真有孩子意外存活,在知道真相后,又会如何面对亲生父母?愤怒、绝望、怨恨?还是.......?直到我看到了一个现实中活生生的例子。

01 被“盐溶液”浸泡5天,却在堕胎中意外存活

43年前,爱荷华州,5个多月大的Melissa,正“被进行”着一台手术。她的生母Ruth是一名年仅19岁的未婚大学生。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只见医生从子宫排出羊水,再往里边灌进“特制盐溶液”。医生估计48小时内,这些腐蚀性液体就会灼透Melissa的皮肤,焚毁她的肺部和心脏,最终Melissa残缺的尸体,会一点点流到分娩台上,并被当做“医疗垃圾”处理。

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一过程竟出了差错。因为两天后,Ruth的肚子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于是医生又不得不给Ruth注射了胃泌素以诱导分娩。3天后一个又瘦又小,体重仅1.3公斤的早产儿呱呱坠地了。由于早生了几个月,数天内又饱受着“盐溶液”的侵蚀,以至于没人认为她还能活下来。直到一名护士,意外在医疗废物中,听到了她微弱的哭声,于是赶紧把她送到重症监护病房急救。Melissa这才侥幸捡回了一条命。

02 可能活不过婴儿期的她,被一对基督徒夫妇收养

虽然命是救回来了,但是在诊断过程中,医生发现Melissa患有黄疸,呼吸道、肝脏也存有异样。医生一度以为她会失明,并担心她致命的心脏缺陷,可能有一天会夺走她的性命。

一边是垂死挣扎的Melissa,一边是完全不知情的Ruth。甚至“孩子没死”,都被作为一个秘密,向Ruth封存了起来。

“该怎么处理这个孩子呢?” 社会服务部门首先想到了“领养”,并在申请表格中,找到了Cross夫妇。他俩都是基督徒。社会服务部门,得知当地这对基督徒夫妇,一直想收养一个女婴,只是他们愿不愿意接收如此“高风险的婴儿”,却没人敢打包票。但眼下似乎也没第二个备选方案了。

“初次见到Melissa时,她的头发被剃得很短。因为她无法吮吸,所以只能通过静脉给她日常喂食…” Melissa的养母Linda Cross姊妹说。医院对着Cross夫妇,交代了所有由于早产而可能会出现的状态:“她可能活不过婴儿期,即便侥幸能活下来,大概率以后也会有残疾…” 但Cross夫妇却说:“当我把她抱在怀里,我就知道她会没事的。她这么小,却这么美丽…”1977年10月,年幼体弱的Melissa,被这个满有爱心的基督徒家庭收养,成为了他们一生的女儿。

03 14岁那年和姐姐的吵架,得知自己被流产的身世。

Melissa是不幸的,因为曾惨遭流产;但她却又是幸运的,因为不仅活了下来,而且还很健康,没留下一点残疾。

Melissa度过了愉快而正常的童年。而从她懂事起,养父母便告诉了她,出生时是个早产儿的状况,并在医院被他们收养的事实。但并没有将亲生父母,想要杀掉她的细节告诉Melissa。他们担心这事会给年幼的孩子造成严重的心理伤害。

所以对于亲生父母,Melissa仍心存感激,因他们给予了自己生命的礼物。而提起善良的养父母,Melissa也总是说: “每次和别人分享父母对我的爱,我都是如此自豪…”

Melissa14岁那年,一场意外和姐姐的争吵,打破了原本平静的生活。Melissa有一个比自己大4岁的姐姐,她也是被Cross夫妇收养的。那天正在气头上的姐姐,口不择言地说了一句话:“你知道吗,Melissa,至少我的父母想要我…” “什么是“我的父母想要我”?我们不是都被收养的吗?”Melissa对于姐姐的话,顿时摸不着头脑了。吵完架后的那天晚上,Melissa找到养母Linda,并请求她告诉自己真相。

Melissa说她这辈子都无法忘记当时母亲脸上的惊愕表情。她更没想到,关于自己的身世,竟然还有一个埋藏了十多年的“惊天秘密”。

“Melissa,首先你得知道,我们爱你,永远会爱你…”说到这,养母Linda突然长舒一口气,像是要鼓足勇气: “在你五个多月大的时候,你的生母做了堕胎手术,你却意外幸存了下来…”

听完养母Linda的这段话,Melissa顿时陷入了巨大的羞耻、困惑和愤怒之中。一个接着一个问题源源不断地冒出来: “我是谁?我来自哪里?” “我的血管里流着谁的血?还有“你为什么要杀了我?” “你凭什么决定终止我的生命?”

在长达5年的时间里,她都只能靠酗酒和暴食来逃避眼前残酷的现实, 而出于一种莫名的羞耻,她甚至不愿和任何人,谈起自己的痛苦和挣扎:“我试图逃避我的生活,逃避痛苦,甚至逃离上帝。”

04  “救赎,恢复与和解,这是上帝对我们生命的计划…”

多年之后,Melissa回忆起年少的这段时间时说:“《圣经罗马书》里,有段经文这样说:“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 但作为一名基督徒,我对祂计划的信任却是支离破碎的…”

Melissa也一直在想:作为一个女人,她经常能听到,堕胎是一种权利。那么作为一个在堕胎中幸存的女人,自己的权利是什么呢?是选择继续仇恨?是假装一切都没发生?还是要找到并原谅他们?

这个答案的得出,一直得到Melissa19岁那年写下:“救赎,恢复与和解,这是上帝对我们生命的计划…”

其实一开始,她想找到亲生父母更多是探寻当年“决定”背后的答案或是隐情。不过到了后来,出发点就变成了:“想让他们知道,我原谅了他们,我仍是他们的女儿。”

然而搜寻的过程并没有想象中顺利,直至10年后,Melissa才在当年的医疗记录上,找到了本该涂黑的名字。她在电脑中,输入了生父的名字,弹出的讣告,就是结果之一。于是她又把注意力,放到了寻找生母上。

05 多年后她对着1亿观众问:“你能看着我,告诉我,我的生命是个错误吗?”

在Melissa30岁这年,发生了两件于她而言十分重要的事:
一,是她当了母亲, 二,是她找到了母亲

其实多年来,生育的恐惧一直捆绑着Melissa。直到完全接纳了自己,她才真正准备好,去成为一个母亲。很奇妙,Melissa30岁那年,女儿Olivia在她30年前,生命本该结束的医院出生。从前经过这家医院时,Melissa总会不自主地握紧手中的方向盘。但现在她却可以抬着头,从容地直视这栋建筑了,因为她在这拥有了更美好的回忆和更重要的礼物。

还有就是Melissa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生母Ruth。她通过电子邮件和Ruth沟通了两三年,并发现生母Ruth30年来,也始终深陷于悔恨之中,因为当年的“堕胎”并非出于是她的本意。为了平息家人的愤怒,加上身为护士的母亲,绕过她走了医院流产的程序,致使“堕胎”不得已成为了现实。

即便如此,生母Ruth却始终不敢面对Melissa,觉得自己愧对女儿。直至花了数年的时间,Ruth才真的相信女儿原谅了自己并和Melissa相认。

常有人对Melissa说:  “你真勇敢!”但Melissa告诉他们,不是自己有多么勇敢,而是全靠上帝的恩典: “如果不是耶稣基督,我不会接纳自己的身份,也不可能去做那些事情。因为在医学上也没有理由,让我这样的人幸存下来…但一想到耶稣为我做的,原谅似乎就容易得多了。”

如今Melissa把自己的经历,写成《You Carried me》一书。她为自身经历写下注解:“我的生命是上帝所写的爱情故事,虽然中间有股力量试图改写,但最终上帝的故事获胜了。”

Melissa还在2012年,创立了堕胎幸存者网站ASN,同时她还成了一名活动家,致力于社会“反堕胎”行动。在美氏橄榄球“超级碗”上,Melissa就曾出现在广告中,凝视着将近1亿观众,她坚定地问:“你能看着我,告诉我,我的生命是个错误吗?”

一个母亲后来告诉她,在自己年少怀孕时,Melissa的声音如何深深刺痛她的心:“我想让你知道,你救了一条生命,我女儿没出生时,你就是她的声音…”

那么你呢?你相信每一个孩子都是上帝神圣的赐予吗?你相信这样的饶恕,只能因着基督的爱吗?就像谈到自己这不可思议的经历时,Melissa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有时候,需要几十年才能,真正活出被拯救后的模样;有时候,心只有在你受伤的墙内才能被真正修复;有时候,你害怕的道路,正是上帝计划中最好的道路;有时候祂的行为,就是这么难以置信。你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但每一次,上帝的修复和拯救,都比我们自己计划的要好太多太多…”

来源:黑门
最后编辑葡萄枝 最后编辑于 2020-06-06 21:37:0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