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我真的了解父亲的痛苦吗?

[ 146 查看 / 0 回复 ]

我真的了解父亲的痛苦吗?

父亲经常不在家,在家的时候母亲又老跟他吵架,印象最深的就是他摔门而去的背影。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痛苦,但是没有人知道我正在经历什么。

他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中国父亲:严厉,不善于表达感情,关心孩子却又不懂得沟通,总是不自觉地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孩子的身上,常常有点像不近人情的封建大家长。他总是用命令式的口吻对我讲话。由于我们之前并没有建立起亲密的爱的关系,这些要求对我来说都无比沉重,像枷锁一样桎梏着我的天性,但为了得到他的爱,我还是会竭尽所能地去满足他的期待。

心理和情感上的疏离,让我觉得他是一个永远无法取悦的父亲,我活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我害怕一不小心就会触碰他的雷区,害怕那随之而来的责备和羞辱。那些年,我不轻松,我想他应该也不快乐。

上了大学以后,终于可以逃离那个压抑的家,终于可以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了。我谈恋爱,逃课,尝试各种不同的新鲜事物,接受各种大胆的离经叛道的思想,我用心良苦地成为了我父母不喜欢的那种孩子。

我恨透了他们的控制, 我一点也不觉得这是爱,这是过度的保护,是操控,是把我当作实现梦想的工具。他们从来都没有把我当作一个孩子,接纳我的一切。他们越是想改造我,我越是要反抗,所以我成了一个典型的愤青:对世界对社会嫉恶如仇又高傲敏感,拒人于千里之外。我慢慢地把自己的心缠裹起来,很难感受到他们的爱,而过去的一幕幕却不断地涌上我的心头,带给我伤害,破碎,和仇恨。

神的恩典永远够用。早在大一的时候我就因为专业的缘故接触了圣经和基督信仰,并且在教会的英文查经班里面学习。我对这个信仰一直很好奇也一直在寻求,但是我并不知道耶稣跟我有什么联系。虽然大二的时候就做了决志祷告,但还是懵懵懂懂,跌跌撞撞,一直都没有真实的生命改变,反而因为看见了隐藏在光鲜外表之下的人性之恶而对世界充满了敌意。

受洗后一天晚上,在我读圣经的时候神光照了我,认识到我自己是个罪人,让我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如此地不可原谅,但是神却为了原谅我而为我舍命,这不可思议的爱奇妙地临到了我,我也开始为父母的得救而祷告,然而医治之旅从来都不是轻松的,它很孤独,很漫长,有时很痛苦,因为你需要直面你的软弱,你的极限,你需要争战,需要选择,需要毅力,当然,你更需要信心——相信结局是好的。

研究生毕业以后,因为父亲的反对,我离开了北京的工作。神知道我有多不情愿,离开的时候祂给了我一句话:我必使父亲的心转向儿女,儿女的心转向父亲。

在家里的日子我跟父亲之间也多了很多碰擦火花的机会,许多过去的问题又浮出了水面。好在我没有放弃祷告,虽然更多的时候是希望神改变他,这样我才不会那么受伤。可是如果我不能在他痛苦的地方为他的灵魂哭泣,我就不能把福音传给他。

是啊,我真的了解他吗?我真的知道他在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七十年代的社会动荡里经历了什么吗?我知道一个没落的地主家庭的悲伤吗?我知道一个有精神病父亲的男人的哀痛吗?我知道为了养活兄弟姊妹而放弃自己的梦想去干苦力的心情吗?我真的了解这个男人吗?

不,我不了解,因为我没有经历过,我也从来没有尝试去了解去认同,我关心的只是他有没有按照我的方式来爱我,满足我,让我舒服和开心,但我从来没有想过为他做些什么。或鼓励,或安慰,或理解,或倾听,我都没有。是啊,我是个如此自私的人......

渐渐地,我更加热情地为我父亲各个方面做祝福祷告,而不仅仅是求神改变他;但我更为自己祷告,求神给我柔软的心,愿意为了他而改变。

其实我也不知道怎样为我的父亲具体地祷告,因为我对他了解太少,也很少关心他的需要。有一次,我用一本祷告书为我未来的丈夫祷告(这是我一直以来的习惯),才突然灵光一闪,这些祷告词适合任何男人啊,何不也这样为我的父亲祷告呢?

我对一篇针对情绪健康的祷告词印象非常深刻,大意如此,“愿他不再被沮丧、愤怒、焦虑、嫉妒、绝望、惧怕、或自杀的念头所控制,拯救他脱离一切负面的情绪”。这一下点燃了我的祷告神经,我陡然醒悟过来:我的父亲也会有软弱的时刻,需要我这个女儿在背后支撑他!

特意地说祷告这件事,是因为据我偷偷的观察,在我为他祷告后的一年当中,他的脾气真的变了很多。我看到他在受挫的时候,在跟人意见不一致的时候,在解决一些冲突处理一些问题的时候,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情绪失控,事实是,我好像没再看见他发脾气!他竟然学会了调控与排解,而且我没有教他!......


来源:良朋益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