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高考、等待的日子

[ 195 查看 / 0 回复 ]

高考、等待的日子,经历的焦灼与惊喜
晨牧

1
不知道你的噩梦里是什么场景,我的噩梦永远都是在考场上。
走去考场的路上,突然发现忘记带笔了,连忙跑回家去拿。到了家,却四处找不到。梦里的我,心急如焚地找笔。
在考场上,翻来覆去看卷子,竟然认不出上面的字。
交卷时,才发现还有一页没有做……
最后一个场景,不是梦,在高考时真的出现过。
考语文,我应该是最有把握的,语文是我的最爱,而且学得也最好。谁想到,往往最有把握的,最容易掉链子。
我答完试卷,发现还有50多分钟,左右看了一下,别的考生都还在埋头奋战,我舒了一口气,便开始仔细地检查。在临交卷还有20分钟时,我发现了那张没有做的卷子……
那种紧张感使我肚子痛,心跳加速,连忙开始答题,可大脑近乎一片空白,只有两个字不断地向我吼叫:“完了!完了!”
我的数学不好,只有靠语文填补,可语文要是考砸了,高考一准没戏!
第一场考试就杀了我的士气。接下来的数学考试,因为前一晚失眠,考试时头沉沉的,会的题也做不好,不会的题就更别想了。
只有指望英语了,英语虽然不会让我失望,但只靠英语也不能逆转这惨败的人生吧。
高考那几天,我一面调节心情,故作平静地参加每一场考试,一面在心里哭泣和哀怨。


2
3年啊!这3年我是怎样过来的?从进入高中第1天起,就没放松过。知道自己理科底子差,就死磕数理化。想起物理老师兼班主任在第1次物理模拟考试时,先念出最后10名同学的名字,而我也在其中,那份羞耻真是让人难堪。
还好文科不用考物理,而我的数学老师是个慈祥有耐心的老头。他也曾是姐姐的数学老师,姐姐数学好,也考上了大学,所以他看好我,还说:“你脑子聪明,就是转不过来弯,数学需要转弯。”
我不信自己转不过来弯!只是从小没把心思放在数学上。我开始努力,不会的题一定要弄懂,会的也要再三琢磨。我问同学问题,问得别人都烦了;我问老师问题,问得老师见了我都躲。
没想到高二时,我的各科成绩总分已经进入年级前10名。数学老师在班里还表扬了我,说了一番“书山有路勤为径”之类的话。书山,我没爬过,勤奋倒是真的。
高中时,我是住校生,天刚蒙蒙亮,我就走出宿舍,先在操场跑几圈,让头脑清醒清醒,然后站在操场边的路灯下背英语。
晚自习一下,整栋教学楼的灯都熄灭了。我最喜欢熄灯的这一刻,有时晚自习课上,突然停电,也会莫名欢喜。
可电忽然来时,那亮光以划破长空之势,划破了我所有的多愁善感。我转身回到书桌前,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高二时,我跑进高三班的晚自习教室,因为他们教室的灯会亮得久一点,而且还可以跟学长们请教。
如果要问我当时为何那么拼命?无非是为要走得更高更远,而唯一的一条路,就是高考。
下了晚自习,室友不再说学习的事,或者埋头读三毛,读梭罗;而我也多想读啊,可我却把这些统统当作闲书,不断告诉自己,等高考结束了,想读什么,读多久,都没关系。
我把所有的梦想都压在高考上,可在考场上,我却像一个耗尽心力的长跑者,在应该冲刺的时候,已经没了力气。

3
高考完,大家都忙着收拾行李,文科生的我们谁也没有再说一句伤感的话。院子里有人喊着说:“谁要去打饭,卖午餐的阿姨来了!”没人应话。我们像一个个从战场上下来的士兵。
父母不会问我考得如何,他们一直对我有信心。可他们哪里知道,高考的残酷性就在于并非平日的努力就一定能看见效果,稍有不慎,都将落马。
最痛苦的是在高考过后的等待:等分数,等自己是否能被录取。
分数下来后,家里人谁也没说我一句,虽然我的分数不是太低,还有一点点被录取的可能。就是这点可能带给我希望。当家人让我准备复读,来年再考时,我嘴里答应着,心里却想:“我一定会被录取的,一定能!”

4
那个夏天,我做了一件有意思的事——祷告。
高考前一个月的那个周末,我回家小住几天。父亲看见我努力地学习,很是安慰。有天我在杏树下背历史,他走过来跟我说:“我向上帝祷告了,求他祝福你,你也可以向他祷告,他会听的。”父亲极少跟我们谈起他的信仰,因为我们不爱听。
当时我听见了,但没回复他。祷告?算了吧,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如今我连父母都靠不了,只能自己努力。我相信努力了一定会有好结果,我认为祷告是自我安慰,或者自欺欺人。
熬到8月初,没等来录取通知书,我选择报名复读。坐在高手如云的复读生中,我觉得自己根本无法熬过这一年。我的力气在前3年已用尽,再翻开已经被翻旧的课本,心里充满颤栗;一想到所有的艰辛、紧张和惊恐还要重来一遍,就无法安心。
一天下了晚自习,我从教室走向宿舍,才发现院墙边有个花池。在8月清亮的夜空下,花儿们在这里自由自在地开放,没有喧闹和争斗,只留下一片繁华。
我坐在花池边上,抬头望向夜空。繁星闪烁,看上去似乎渺小无比,可每一颗都在天空的怀抱,它们闪烁不是为要比较谁最亮,它们闪烁因为它们本身就有亮光。就像眼前的花,它们的美丽不是由我来定义,它们美丽因为被造就是如此。
那我呢?!我在心里不断地问着,竟然想起父亲说的那句话:“向上帝祷告吧!”有人说“穷极呼天”,天对我来说是一个空洞的概念,可父亲所说的“上帝”,我其实也在一些文学书里看到过,包括悄悄看过的父亲的圣经里。
我想,如果天上的星辰,地上的繁花都是上帝的创造,都如此美丽,那我呢?我也不用证明自己的价值,我本身就有价值吗?

5
想到这里,突然有些释然,不自觉地,我竟然开始祷告:“上帝啊,我真得太累了,受不了再复读一年,如果你愿意,请让我考上大学吧!”我不能跟父母说太累,他们辛苦干活供养我上学,怎能还向他们诉苦;我也不能向任何人表达自己这微弱的希望,说出来,只能惹人笑话。
可是在清凉的夜色里,面对看不见的上帝,我敞开了自己的心。
接下来几周,我的心一直在一种热切的期盼中度过。自那晚开始,我就用英语写日记,每一篇都是我的祷告词,我跟上帝说,我愿意改变自己,特别是我对母亲的坏脾气。莫名的我就是觉得自己会收到录取通知,这不仅是一种感觉,更是一份相信。
9月初,我真的收到了录取通知书。这本该在8月中旬就到来的通知书,因为市教委办公室装修,我的通知书竟然被遗漏在某个抽屉里,直到装修完成才发现。
我拿着通知书,骑着自行车,托着我的行李回家,浑身散发着一种快乐。我知道,自此我的人生将不同,这段苦读书的历程将告一段落,新的一页已经翻开。
有意思的是,等我在大学里真正认识了上帝,信了主,回过头再看自己稚嫩的祷告,不禁莞尔。我想父亲让我为考学之事祷告,并非是一种功利化的信仰,而是提醒我通过祷告承认自我的有限,投靠上帝的无限。
只有在上帝的无限里,我才能认清自我,而不会以成败作为衡量自己的标准。
我之所以能成为现在更好的我,不是因为上了大学,而是因为走对了路。这条路就是耶稣,此外别无其他。

转自OCT
最后编辑百合 最后编辑于 2020-07-13 10:51:34
百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