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电子游戏:当四亿玩家成为你的邻舍

[ 521 查看 / 0 回复 ]

电子游戏:当四亿玩家成为你的邻舍

作者:境界君

2020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10)在上汽浦东足球场迎来中韩之间冠亚军决赛。经过数小时的激烈竞赛,中国的SN战队1比3惜败,最终韩国DWG队夺冠。10月31日的决赛虽只开放了6312个观赛座席,却吸引了320万人摇号,疫情难掩人们对电竞的热情。
足不出户的日子,助推了电竞产业的发展。据最新《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披露的数据,今年上半年中国自主研发的游戏在国内市场销售收入高达1201.4亿元,同比增长约30%;在海外市场的销售收入也达到75.89亿美元(约合533.62 亿元),同比增长约 36%。过去十年,全球电竞观众的人数增加了一倍多,去年估计达到4.54亿人。国内仅上海14岁至35岁的人群调查显示,电竞玩家占比达到74%。

拳头游戏电竞全球负责人约翰·尼德汉姆表示:“电竞作为一项‘未来的运动’,将成为年轻粉丝的一种生活方式。”看到电竞游戏成为年轻人喜爱的“体育”产业,这是不是颠覆了我们对游戏的想象?如果教会举办一个游戏活动,藉此告诉人们关于耶稣的事情,或者年轻基督徒考虑成立一个游戏小组去参加电竞游戏大会,你会觉得这是异想天开的胡闹吗?如果有人告诉你,他的使命是在玩家和福音之间架起一座桥梁,你会怎么想?

耶稣也爱游戏玩家
许多基督徒,包括牧者,都认为电子游戏是浪费时间。《基督与流行文化》(Christ and Pop Culture)杂志主编和“游戏教会”(Gamechurch)网络平台编辑克拉克(Richard Clark)的经历可能代表很多人的想法。

“虽然我从小就玩电子游戏,但我一直想知道它是否应该在我的生活中占有一席之地。圣经要求我们为荣耀神而做任何事,我常常怀疑自己是在浪费时间而不是赎回时间。在大学和神学院的时候,为了学习,我完全放弃了电子游戏。现在,作为一名职业电子游戏记者,我必须通过玩电子游戏来完成工作。即便如此,我几乎每天都要与游戏中所隐含的问题搏斗。”

电子游戏还令人产生道德上的疑虑:它们太暴力,容易上瘾,是无聊的逃避现实的手段。尽管许多电子游戏都是模拟真实世界的体育游戏,比如足球世界杯和NBA ,但的确很多游戏包含性和暴力的内容。根据相关研究,9%的游戏玩家表现出上瘾的迹象,上瘾与焦虑和抑郁有关。

作为资深玩家,克拉克并不讳言游戏中的暴力和混乱,不过他同时认为游戏本身可以培养健康的创造力和智力探索。不了解电子游戏的人由于缺乏参照点来理解它,因此产生对游戏的过度恐惧。作为80后的克拉克,电子游戏机雅达利2600(Atari 2600)就在他出生那一年开始销售。

“爸爸等到我长大一点,为我买了雅达利。这对我生活的影响超过了他的预期。……每个圣诞礼物清单上都是我对电子游戏的要求。电子游戏产业的发展包括盈利、误导人的市场营销以及随之而来的玩家操控,以至于游戏本身的艺术形式却被忽视了。这在一个以花钱来衡量价值的世界里是非常合理的,1990年代当电子游戏开始崭露头角时,这个行业的收入是电影业的2.5倍以上。”

克拉克所在的平台“游戏教会”是一个福音事工,它在官网上写明其宗旨是为了在福音和玩家之间架起一座桥梁,通过激励和装备基督徒和当地教会与游戏玩家互动,并将耶稣的爱、希望和接纳的信息带到电子游戏文化中来实现这一点。

克拉克说:“我们的在线网站定期发布视频游戏评论,我们也参加游戏大会,分发‘游戏圣经’,告诉玩家耶稣爱他们。我加入这个事工是因为我看到了一种真诚的意愿去直接处理这些问题,并使基督徒在电子游戏世界里带出影响力。在我加入的这一年里,我们的事工改进了策略,提高了行业影响力,使游戏作者、开发者和玩家重新考虑他们对基督信仰的看法。”

分享见证的顶级玩家

与克拉克不同,加拿大最著名的职业电竞选手迪萨尔沃(Stefano DiSalvo)曾亲身体验过电子游戏的阴暗面。十几岁时,为了逃避家庭破碎的痛苦,他每天玩8个小时的游戏。15岁时,在开始职业生涯之前,他与耶稣建立了关系。他希望成为这个行业的精英,并给自己起了网名“Verbo”,这个名字在意大利语中是指“上帝的话语”。

迪萨尔沃说:“许多青少年玩家正在逃离自己的现实,把愤怒和沮丧发泄到网上的其他人身上,这会为游戏世界创造一种有毒的环境。”这的确是很多人指责游戏的原因,但迪萨尔沃却从中发现在那里寻找失丧灵魂的理由。

刚开始分享自己的信仰见证时,迪萨尔沃有些犹豫,不知该怎么做。“队友会怎么看我?粉丝们会怎么看我?我怎么面对随之而来的反应呢?这些会不会影响我的游戏表现?我进入电竞行业的时候,以为自己可以作为一名顶级玩家和游戏界知名人士和人分享信仰。当我没有获得首发资格,或者在比赛中表现得不好,我觉得我辜负了上帝。然后上帝提醒我:这不是关于你一个人的事。我花了一段时间才真正明白,神的计划包括让我经历困难,为神接下来要我做的事做准备。祂把我带到低谷,然后把我升高。”

“我的第一个分享视频发布后,神为我打开了新的机会之门,让我可以按照祂的计划成为门徒。青年团体欢迎我,允许我分享我的见证。我的团队洛杉矶忠勇队 (Los Angeles Valiant),继续拍摄我的旅程,并努力为我寻找机会来分享我对耶稣的爱。……坦白说,如果我在职业生涯中一路高升,一直赢得比赛,沉浸在聚光灯下,我会觉得我可以靠自己做到这一切,不需要上帝;但是上帝让一切发生的。”

作为电竞专业人士,迪萨尔沃现在拥有一家自己的游戏公司。曾认为上帝会阻止他玩游戏的他,渐渐意识到上帝正呼召他以宣教士和基督见证人的身份深入游戏世界。他希望有人与他同行,“一些基督徒视游戏为敌人,而游戏社区的人认为耶稣是过时的人物。我们需要有呼召和使命的跟随者,他们可以在网上吸引人们。”

以基督之爱进入游戏社

在新冠疫情期间,一些基督教体育事工的负责人也看到了电子游戏的宣教潜力。从俄罗斯移民美国的赫里普诺夫(Roman Khripunov),在休斯敦开办了一所难民和足球学校,他利用这个平台与孩子们分享基督。当今年疫情导致各种线下活动停止,他想出了一个替代方案:足球教练在直播平台Twitch上玩视频游戏,邀请球员观看并询问有关信仰与灵性方面的问题。

这个方案很受欢迎。那些不愿花15分钟时间亲自讨论灵性问题的青少年足球运动员,却愿意花三到四个小时在网上玩电子游戏。最终,事工向公众开放了Twitch频道,并开始在其他游戏平台上这样做,让教练在网上与人们交谈。一位来自荷兰的男子就在玩游戏时认识了基督,并声称信靠基督,然后又带了五个朋友去听福音。

赫里普诺夫说:“我们观察到这些游戏平台上的人实际上是在寻求很多灵性上的东西,他们非常渴望福音。”赫里普诺夫并不是唯一一个意识到电竞可以用于宣教的人,从休斯敦、巴西到南非,电竞已经成为宣教事工的延伸。

俄克拉荷马卫斯理大学(Oklahoma Wesleyan University)的电竞教练梅里特(John Merritt)对电竞选手的灵性需求有着第一手的了解。他在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玩电子游戏,当时他正在与抑郁症作斗争,有时一天要玩18个小时,还曾试图自杀,直到他最终在基督里找到新的生命。

梅里特说:“两年来,我有机会与2700多人对话,分享我对基督的盼望。我感到上帝在呼召我回到游戏行业,将爱好变成使命。”梅里特每天花5-8个小时与选手们玩游戏。他通过电竞与年轻人建立关系,通过护教和传福音来分享信仰。梅里特认为他的使命,就是通过游戏让福音被分享。有一次梅里特参与游戏活动,一度吸引了2万名观众。一个玩游戏的朋友给梅里特发信息说:“我今天会见了一位牧师,希望我能得到救赎。我相信你是我的旅程的一部分。”

美国目前至少有11所福音派高校增加了电竞项目。据面向青少年游戏玩家的机构“应许之路”(Promise Road Institute)称,在美国所有高校中,有近200个新的电竞项目,每年的奖学金总额为1500万美元。

在一间大学担任教练的芬克(B. J. Fink)说,他所在学校的电竞项目吸引了那些对基督教教育不感兴趣的学生,这创造了独特的事工机会。“我们这有一大群来自中国的学生,他们了解了这里的电竞项目,更多参与到校园活动中来。我们利用招聘网络接触中国的新生。”学生之间的文化交流会有障碍,但是“他们玩电子游戏没有障碍,并且有能力通过这种方式交流”。

2019年9月,一个由游戏玩家和内容创作者组成的“无愧网络”(Unashamed Network)正式成立,他们的使命是——“作为数字影响者,我们将相互支持和鼓励,共同努力以基督之爱进入全球游戏社区。”梅里特也是该网络的一员,他说:“如果我有什么需求的话,那就是为那些领袖、牧师祈祷,希望他们有资源和智慧来领导这件事;也为在游戏界服事的人,比如我自己祈祷,能在这个非常世俗的空间里刚强壮胆。”梅里特鼓励人参与这个不断成长的事工,因为收割的工人很少。

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参与游戏,牧者与教会领袖需要问自己一个问题:“我们怎么可能以一种救赎的方式,以一种爱邻舍的方式,参与到这场游戏中来?”当我们笼统地宣称游戏是邪恶的,断然拒绝任何电子游戏,我们就陷入了恐惧之中。然而神说,不要害怕,因为祂与我们同在。我们可以被呼召去对抗那些低俗、不健康的东西,培养可以带给人们创造力和健康的事物。

(本文参考了gamechurch、Christianity Today、okwu.edu、The Gospel Coalition、sportsspectrum等网络资源,一并致谢)

读后如果你想相信耶稣,请留下微信号,我们会联系你。

来源:来自《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20-12-14 00:18:39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