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你好,李焕英》:给不出的爱,留不住的人

[ 189 查看 / 0 回复 ]

《你好,李焕英》:给不出的爱,留不住的人
作者:金鱼子

2001年,刚入大学校门一个月的贾玲,就接到母亲李焕英因意外不幸去世的消息。自此,母亲的离去成为贾玲心里不愿意去触碰的伤口。在贺岁片《你好,李焕英》中,贾玲饰演的贾晓玲穿越回到1981年;为了弥补遗憾,她想尽各种办法让青春时代的母亲李焕英开心,由此闹出一串啼笑皆非的事情。

贾玲在电影中留下了母亲青春美丽的形象,“从记事起,妈妈就是中年妇女的样子,其实妈妈以前也是一个花季少女”。影片最后,贾晓玲开着承诺给母亲的敞篷跑车,载着穿着时髦皮衣的母亲,脸上挂着盈盈笑意;可镜头一转,坐在身旁的母亲永久地消失了,贾晓玲也转喜为悲,在时间的赛道上,孤身一人独自向前。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那个你想要分享想要给予的人已经不在了,这是贾玲的遗憾,也是许多人心里的痛楚。而人生的另一面是,父母还健在的我们似乎也总是给不出他们真正想要的,一如影片中的贾晓玲很难让中年李焕英高兴。我们在人世间的爱,总有种种缺憾。或许可以在一部造梦的电影中得到暂时纾解,但当灯光打开,电影散场,一切似乎又回到原点。

和父母,越是相处越难相处

在访谈中贾玲说:“妈妈走了,这辈子的快乐都缺了一角。”以前觉得哭到心疼只是一种描述,但在创作剧本时,她想起母亲过往的种种,真的哭到心疼。贾玲说她所能给予观众的就是真诚,这一次,观众也收到了她的真诚。许多人看完影片后,或者拥抱身边的父母,或者给父母打个电话;观众纷纷表达,要更多珍惜和父母在一起的时光。

作为和贾玲同一年代出生的80后,我身边的女性要不早就结婚生子,要不就在职场上像贾玲一样事业开挂、乘风破浪。至今未婚的我,却常常陷入因为母亲逼婚而母女关系闹僵的苦恼。一个闺蜜说,她和母亲相处没什么冲突,其实是因为她小心回避,内心早已绝望到不敢去触碰伤口。影片中,穿越回去的贾晓玲和母亲成了同吃同睡的闺蜜,一起往脸上贴黄瓜片、逛街,喝小酒。这样的关系,羡煞旁人。

现实世界的我们,要不就因为原生家庭的伤害,和父母沟通时一直杠来杠去的,要不就因对方以爱之名想要操纵我们的人生而跳起脚来,要不就陷入家庭次序的错位和三观差距导致的种种问题当中。穿越回去和年轻母亲做闺蜜的理想很美好,但现实总是很骨感。

我不知道如果贾玲的母亲没有去世,是否也会像我的母亲一样每逢春节就逼婚;我也不知道在贾玲成名前那段人生低谷中,母亲李焕英能否忍受得了女儿北漂的心酸,而不去撺掇贾玲回老家找一份稳定的工作结婚生子。在李焕英去世后,贾玲的姐姐贾丹取代了母亲的角色,她常常拿出为数不多的工资接济妹妹,却也曾对贾玲说出这番话:“你看你胖的,就你这样你能红吗?”甚至还恨铁不成钢地踹了妹妹一脚。

荧屏里的李焕英对贾晓玲说:“我希望我的女儿健康快乐。”荧幕外,当我健康快乐的时候,母亲仍然为我大龄未婚、没有挣到钱而担忧。影片中,贾晓玲内心总是胶着于“如果我妈生的不是我,一定比现在更幸福吧”,她渴望让妈妈坐敞篷跑车,穿貂皮大衣,吃鲍鱼燕窝,给妈妈长脸。贾晓玲想把自己认为最好的东西给妈妈。李焕英却说:“我觉得我这辈子过得特别幸福,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影片的最后,穿越回去的李焕英,手拿鲜花,跳上爱人的自行车后座,喜悦满足地扬长而去。很多时候我们想要给的,不见得是人家真正想要的。无论电影内外,不管是1981年、2001年,还是2021年,似乎我们总是容易误解亲人所需要的爱,也很难给到对方真正需要的,甚至更难活出对方眼中那个理想的我们来。我们拼命地想给,我们拼命想抓住所爱的人,却总是弄巧成拙。

或者是比悲伤更悲伤的事情,如贾晓玲最后的惊觉,青春时代的李焕英其实就是中年穿越回来的李焕英时,她哭着跑着去找妈妈,但分离是注定的。她改变不了妈妈的命运,即使她愿意花上自己生命消失的代价;而李焕英也果断选择在未来见到贾晓玲,尽管这命运苦不堪言,但因为爱,她愿意。

我以前常常感到恐慌,害怕 “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落在自己身上。我很想努力奋斗为父母带来好的生活,也尝试花更多的时间陪他们,但越是相处就越难相处,我们永远都无法给予彼此理解和接纳。我的心像一只漂泊无定的小船,我只能拥抱自己的孤独,而这种孤独又加剧了活着的苦楚。

谁可以把缺憾填满?

我们无法改变别人,似乎更难改变自己。我们有爱,却不知如何正确地去爱;我们有爱,却很容易消耗殆尽。爱的缺失、错位或者缺憾,才是这个世界的常态。我们没有能力给出完全的爱,更没有能力把爱留住。这个世界的法则就是让我们不断地失去,让我们输。我们的爱,总是被世界偷窃太多,毁坏太多;我们里面的自私、狭隘和自以为是,又总是把爱扭曲。谁可以把这样的缺憾填满呢?谁可以帮助我胜过这个世界的法则呢?

直到信主后,耶稣带来的平安进入我的心里,祂的话语让我发现世界的真相。后来母亲也信主了,我们母女拥有了新的关系——成为主里的姊妹。母亲不仅是我的母亲,也是和我一样有平等身份的神的女儿!当我的这位母亲姊妹仍然贪恋世界的钱财时,我不再和她争吵,而是为她的生命祷告。当我们的关系出现摩擦时,我知道这是我们彼此双方成长的垫脚石,倚靠神,祂会让我们更亲密。

影片中,中年李焕英在贾晓玲穿越之前就已经回到了1981年,当贾晓玲问她,“我来了你高兴吗?”她回答:“我高兴啊!”贾晓玲说:“我能让你更高兴。”李焕英看着女儿帮她买电视机,赶走小混混,为她争取改变命运的机会,她也为了让女儿高兴全力配合着。在台下观看贾晓玲表演时,她笑着笑着就哭了。李焕英的爱,爱得不动声色。当贾晓玲回忆母亲时,她想起自己第一次出远门上学的情景,母亲把她送上车后,假装坐车回家,却在女儿走后又从车上下来,为了省钱,独自走在白茫茫的大雪天。

有观众留言说,看电影时觉得是女儿爱母亲,看完了才明白是母亲更爱女儿。而天父上帝的爱,却是差派祂的独生爱子耶稣,放下自己原本拥有的一切,独自走向因为罪而充满痛苦、遗憾、丑恶的人间,将自己无辜的生命献上,被人钉死在十字架上,作为有罪之人的赎价,让凡是相信祂的人可以重新回到天父爱的怀抱中。

祂应许:“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我不再惧怕死亡和父母的分离,我知道我和母亲都是世上的客旅,将来有一天会在祂那里重逢。神就像一位老父亲一样,倚门而立,翘首眺望,等着祂的儿女们回家。

来源:来自《境界》, 微信号newjingjie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21-03-07 22:47:0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