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失丧的生命被寻回

[ 1623 查看 / 0 回复 ]

失丧的生命被寻回

作者:亚比该

高考落榜

我自小跟着妈妈和奶奶去过农村的教会,听过很多圣经故事,也知道耶稣是上帝,但是却没有人告诉我耶稣跟我有什么关系,更没有人告诉我要信耶稣。

九岁那年因为家庭发生一些变故,父母外出打工,我从此成了留守儿童。从那时起,我就没有再去过教会,更没有想过信仰的问题。直到高三那年,高考的巨大压力和常年缺乏亲人的关爱使得我内心异常压抑,不知不觉患上了抑郁症,可是我浑然不知自己已出了问题。

为了缓解内心的压抑,我在每个周日坐车去县城的教堂听牧师讲道,可是依旧没人告诉我需要买一本圣经。所以高三时在教堂听了一年讲道也没有一本圣经,更不明白牧师在讲什么,只是觉得坐在那里心里就得安慰。

高考落榜后家人也没有让我继续读书,在填报志愿的那一天,我独自坐上了去北京投靠表哥的火车,开始了北漂生活。

打工遇挫

初入社会我就进入到当时竞争残酷的北京中关村做销售,因为没有社会经历,被同事及同行抢单、欺负都是常有的事。记得2008年4月4日那一天,因为心情低落到极点,我在北京郊区的出租房里将自己封闭了两整天,没有上班也没出屋子,没有吃饭,只是买了几瓶啤酒用来麻痹自己。只要醒来就喝酒,喝醉了就睡觉。总之,就是不能让自己醒过来,因为醒过来的感受生不如死。

4月6日那天,我似乎在一个清晰的声音中醒来:“有办法解决苦闷,要去教堂。”我不知道是否是圣灵在提醒我,总之我一下子振作起来,三天后第一次洗漱,穿好衣服吃了饭,独自去了一个很空旷的地方,内心从未有过的释放和喜乐,却不知从何而来。第二天我就去了北京海淀堂,买了一本圣经,参加了周五晚上的青年团契,从那时开始我真正回转信耶稣了。

父亲出事

4月9日接到远在珠海打工的妈妈的电话,父亲出事了。因为1996年家乡的土地纠纷案又被对方翻出来,父亲以“故意杀人在逃犯”的罪名,在珠海被网路通缉逮捕,即将遣返回安徽老家看守所。

次日,妈妈从珠海,我从北京同时返回老家。接下来的大半年,全家都因打官司奔波而在经济匮乏、亲情冷漠等各样压力下度过,我和妈妈多次精神崩溃。

现在回头看,上帝却在隐秘处一次次为我们开道路,在绝境中赐给我们力量与安慰。最终,父亲以“取保候审”的方式从看守所被释放出来。不多几日,因为经济压力父母不得不再次回到珠海打工还债,留下我一人独自在安徽老家。

难忘那夜

11月28日感恩节那晚,在强烈的无助和孤独中,抑郁再次将我压倒。深冬的夜晚,我独自一人走进一家网吧,看到北京海淀堂的青年团契QQ网群里,彼此互问节日快乐。里面有个同工姐妹说:“今天是感恩节,我们当要感谢主耶稣。”看着大家热火朝天的聊天,我的内心更加孤独,后来彻底崩溃,关上电脑走出了网吧。

因为我家住的地方离网吧很远,需要走十几分钟的空旷之地。当时已是深夜近凌晨12点,回家的路上,我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痛苦,嚎啕大哭,昂首望天:“主耶稣,祢不是说爱我吗?如果祢爱我,求祢带我走吧!”就这样,我一边大哭一边走回了家。

打开门的那一刻,看着空荡荡的屋子,除了一张我睡觉的床和几本书,再无其他东西。我再次崩溃,坐在屋子里大哭不止,一直哭到累得不行才停下来。当时已是凌晨1点多。

我起身去洗漱,然后跪在床上做了一个祷告,一遍遍地跟上帝说:“主啊,我经历了那么多,太累了,我的心太痛了。如果祢真的爱我,求祢带我走吧!我一天都不想再活下去了。”哭着祷告完,我心里轻松了很多,就躺下准备睡觉了。

我是一个特別怕黑的人,每晚必须开着灯才敢睡觉。可是,那晚不知道为什么我竟关上了灯,却一点都不觉得害怕。我家隔壁就是一大片墓地,我也没有觉得阴森恐惧。当我闭上眼睛准备睡的时候,仿佛看见一位穿着白衣、留着长发的天使坐在我床边摇我的床,就像是在摇摇篮里的婴孩一样。我以为是我眼睛模糊,睁开眼却看不见,闭上眼又浮现这一幕。不管是不是幻觉中的主耶稣还是天使,反正忧郁的我就这样闭上眼睛享受着那一幕,我开始出声唱起赞美诗。那时,我还不能唱一首完整的赞美诗,但是我把我会唱的歌都唱了个遍,直到天亮。我决定这一生都要好好信靠主耶稣,无论亲朋好友如何嘲笑我迷信,甚至觉得我无可救药,我也决不动摇。

误入异端

不多久,我收到了北京科技大学成人教育本科的录取通知书。因为没有读大学是我心里的一份遗憾,所以我以半工半读的身分再次回到了北京。从那时候起,我可以正常地参加教会各样的学习和聚会了。

我极度渴慕上帝的话语,每天认真读经,恨不得立刻明白圣经里上帝所讲的话是什么意思。当时有个好朋友,她说她是信耶稣的,从此我们成为一起结伴的好姐妹。她告诉我,我们如果想要生命长进,就要去家庭教会,因为家庭教会可以学到很多。

我那时还不懂一般教会和家庭教会的区別和关系,就这样跟着她进了一间叫“以马内利”的教会。我每次读到不懂的经文,就去问教会的带领者,可每次得到的回答都是同样一句顶回来:“圣经你不用明白那么多,只需要看创世记前三章,明白人的原罪就可以了;如果你不明白耶稣是基督,你依然不能得救。”我就好奇,如果圣经不用看那么多,那上帝为什么还要让人写那么厚厚的一本呢?我内心所有的疑问,在那里一直得不到解答。后来得知这间教会属韩国异端,我具体也不知道错在哪里,就又再次回到海淀堂。

有一天聚会结束,我听到坐在我后面的一个弟兄在谈圣经,我就好奇地听着。当別人问他任何问题,他都能立刻熟练地找到圣经里的经文来回复。那时候,我就特別佩服地问那弟兄,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圣经经文?

他说:“圣经可以学习呀,你想学习吗?”我当然愿意,于是就跟着他,每周一晚上在麦当劳学习。他还带一个外国朋友一起给我讲圣经,学习了几次之后我突然发现,他们讲的跟我一直听的不一样。他们否认耶稣是上帝,只向耶和华祷告,不相信十字架,否定圣经。

我突然觉得哪里不对,但又说不出来。学习了近两个月的时候,内心很挣扎,就决定不学了。后来碍于面子和胆小,又被他们叫回去几次。直到后来,我认识了清华大学的一位老师,也是至今我生命中很重要的属灵长辈,他告诉我:“那是异端,你必须出来,没有选择。”这时,我才立下心志,毅然决然从“耶和华见证人”那里出来了。无论他们怎样找我,我都坚决不理,换了手机号码,断了一切联系,再也没有回去。

归回真道

那位清华大学的老师推荐我去了北京MZ教会,那里的牧师也是我的老乡。在那里我参加了慕道班学习,进一步明确了得救的道理,认罪悔改。两个月后,通过基要真理的考核,我于2009年8月1日接受了重生的洗礼。接着我参加了受洗后的养育班,又参加了为期一年的门徒培训班,开始在教会服事。自此以后的教会生活中,我更多地经历了上帝丰富的恩典、牧者的关怀。期间各样的团契学习,我几乎没有缺席,属灵知识不断增长,生命有了更新改变。直到我离开北京,圣灵已牢牢地奠定了我现在的信仰根基。

忆往昔看今天,我的生命因遇见主耶稣而发生的变化,更加使我确信,不是我在寻找上帝,而是上帝在寻找我。祂一直没有丟弃我,离开我,而且在艰难时暗暗地保护着我,爱着我。感谢上帝视我这不配之人为眼中瞳仁般宝贵!

来源:《中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