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一个“神童”的自白:我不是想象中的好人

[ 286 查看 / 0 回复 ]

一个“神童”的自白:我不是想象中的好人

作者:以盼


4 岁之前,我交流全靠手势,被认为是聋哑儿童。4岁之后的一天,我不但突然开口说话,而且可以把一本书上的故事讲给大家听。大人们对照了书上的内容,才知道我早就识字读书了。

自此,人人都说我是个神童。可是,在同一年,我被确诊为患有严重的心脏病,我的心脏随时可能停跳,我随时可能瘁死,无法医治。


神童的困境


我的人生故事就这样跌宕起伏地展开了。

一方面,我认定自己是全世界最聪明的人;另一方面,我却不知道生命会在哪一天、哪个时刻结束,也不知道人生存在的意义。于我,人生或许不过是一场豪赌,而我,想做一个赢家。

这样的人生体验使我一直思考一个问题:人为什么而活?小时候,我为我的爸爸而活;青春期的我向全世界宣告我为爱情而活;工作之后,追求事业与财富变成了我的人生意义。可是,我最终意识到,我的爸爸终将离我而去,那些看似美好的事物都无法永远长存。那么,我究竟为什么而活?

唯物的世界里找不到答案,我转而寻求精神世界。读了一些宗教典籍,比如《道德经》《易经》和几本哲学著作之后,我最终意识到:没有一本书、没有一个人能够明明白白告诉我生命的意义。于是,巨大的困惑与失望在我心里累积、发酵。

在中国找不到答案,我决定出去试试。2008年,我决定去英国读书。启程时,我在心里暗暗希望:如果这世界有一位神灵,希望我可以在英国遇见他,希望他可以解答我的问题。尽管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他是谁。

到了英国,我并没有马上遇见他。相反,在我到英国的第2个月里,我发现自己得了一种罕见的因激素失调导致的怪病。一度我甚至快要长胡子了,满脸痤疮,汗毛加重,体重激增30多斤……我的生活陷入一片混乱。


大大激怒我


那期间,认识了一位女同学。不经意间,她提到她常常去教会。好奇心使然,几天后我随她去了教会。

第一次去教会的经历很糟糕,那里的许多东西我都不喜欢:人们的祷告和他们唱歌的时候起立、低头,似乎降服于“某一位”的样子。那天,讲台上讲了什么我完全没听进去,只是一心想着要尽快离开。讲道结束后,有位女传道人来到我身边,问候我。她问我之前有没有来过教会、有没有读过圣经。并且,她问我:“以盼,你认为你是个罪人吗?”

这句话大大激怒了我。我几乎是斜睨着她、反唇相讥:“你知道我常常帮助穷人吗?你知道我对穷人的施舍很慷慨吗?你知道我常常行善吗?你知道我的道德水准远远在平均线以上吗?我,根本不是个罪人!”

那位女传道人没有与我辩论,也没有被我的态度激怒。她说:“以盼,我们一起作个祷告吧,如果你认同我在祷告里所说的,你就说“阿们”;如果不认同,就什么也不必说。好吗?”我说:“好啊,不过你最好快一点。”于是她开始祷告。

她说,“天父啊,以盼今天到这里来不是偶然,求你帮助她,施恩典给她,帮助她认识你。”我听了之后并未觉得有何不对,于是在她说了“阿们”之后,也照样说了句“阿们”。谁知道,这句“阿们”说出口后,我就开始泪如泉涌,嚎啕大哭,停不下来。

不得不读圣经


在那之前,我的人生一帆风顺。但是泪水一旦开闸,心里突然很委屈。我在问那“某一位”:“为什么这么晚呢?为什么不早一点来找我呢?”我一边哭着,心里一边很疑惑地问自己:“什么事情这么晚呢?早一点做什么呢?你在问谁呢?”就这样,我一边哭着,一边疑惑着;一边疑惑着,一边更委屈地哭着,流了许多眼泪。

哭完,擦干眼泪,我说的第一句话是:“我要读圣经!”于是,那天,我带着一本圣经回了家。

从教会回来之后的第2天,那个纠缠了我半年之久的怪病居然奇迹般地痊愈了!狂喜至极的同时,我也很疑惑,隐约觉得这病来得莫名,去得更奇怪。

那时正是春假,空闲时间很多。从教会回来的那天晚上,我的电脑突然无法开机了。我这才发现,我没法像平时那样在网上闲逛来消磨时间。朋友们都去旅行了。我那时用的手机是一个傻瓜机,毫无娱乐功能。满书架都是晦涩无聊的英文教材,只有一本中文书,那就是我刚刚拿回来的圣经。

当时我隐隐地觉得自己被圈起来、无路可走,似乎只有一件事可做,就是读圣经。于是,我只好按照那位传道人的建议,从新约开始读。尽管每天许多次试着打开电脑,每次都不得不回到中文圣经面前……在接下来的三四天里,我以读故事的速度快速读完了一遍新约。

那时,我隐约地知道圣经里面记载了一位叫耶稣的人,还有许多关于罪的事情。


糊里糊涂相信


下一个周日,那位女同学又来约我去教会。同样,我去教会的经历仍然不太美好,我再一次很快地离开了。由于仍然无课可上、无处可去、无事可做,仍然是打不开的电脑,所以,中文圣经仍然在读。

这一周,我开始读第二遍新约,同时穿插着读了一点旧约的《创世记》和《出埃及记》。这一次,我有点懂了上帝的逻辑和上帝对于罪人的定义。我心里隐隐地觉得,假如上帝真的存在,假如圣经是对的,依圣经的标准来看,我似乎算是个罪人。

接下来的周日,我继续收到邀请去教会参加敬拜。敬拜之后,那位女传道人再次来到我身边。短暂寒喧之后,她单刀直入地问:“以盼,要信耶稣吗?”

我说:“呃……假如圣经是对的,那么我是个罪人,但是……信耶稣还是不要吧,我又没见过耶稣,我也不知道耶稣是不是真实存在的,为什么要信他?”

那位女传道人很有智慧地追问道:“你有见过秦始皇吗?你有见过李世民吗?他们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呢?

我想了想,一时语塞,觉得这话蛮有道理,不知如何作答。这时,有个声音在我心里对我说:“为什么不试一试呢?也许是件好事!”

于是我说:“好吧,我愿意相信。”

女传道人很快地带我做了个祷告。我糊里糊涂地离开了座位,走到教会门口,发现许多弟兄姐妹都等在门口。姐妹们都来拥抱我,弟兄们都来和我握手,他们都对我说“恭喜!”我实在不知道喜从何来,只是觉得大家既然都很开心,这就一定是件开心的事。


最败坏之人


那天回家,我继续读我的那本中文圣经,一夜无事。第二天早上醒来,却经历了一件更不寻常的事。

一觉醒来,我突然觉得自己污秽不堪。我极度恐惧,深知任何人见到我都会立即将我除之而后快,因为我自知额上写着“最败坏之人”。同时,我心里也满是忧伤。那些曾经做过的坏事,如沉渣泛起一般,呈现在我眼前。

我靠在床头,眼前清楚地出现一本书卷,上面清楚地记着:很多年前的某天,我偷了妈妈的钱,偷偷地去商店买了糖果吃……不久前的某天,我用刀子割伤了前男友的手臂,把他的衣服划成许多碎布条,令他在人前颜面尽失……当这些往事一件件回到我面前声讨我时,痛悔抓住我,令我绝望地看到:原来,我根本不是一个自己想象中的好人!这个看见令我绝望、无助。

那几天里,我才模糊地意识到,原来,我的罪不仅仅伤害了我身边的人们,更深深地得罪了那位深爱我的、圣洁的上帝!原来,我一直以为成功、自由的人生,其实是一条走向死亡的被罪辖制的道路。那几天,我一直蜷在床上,看着那本悬在眼目上方的书,书页上记载的某条罪。看到了,就痛悔流泪地对上帝说:“主啊,这件事是我错了,我再也不这样了!”那页就翻过去,下页翻开来,仍然是哭泣、痛悔、承认罪、决心改过,然后是书页翻过……

只有上帝知道那本书上记载了多少我曾经犯过的罪,只有上帝知道在那几天里,有多少忧伤痛悔啃噬着我的心!我不敢出门,甚至不敢去厨房烧饭。实在太饿的时候,就在夜深人静时溜到厨房,把食物拿回房间吃掉,然后继续痛哭。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几天之后,很快又到下一个周日。


像孩子欢笑


那个周日,那位女同学再次约我去教会。我拒绝了。我告诉她自己惧怕出门。她说来接我同去。那天是英国少见的阳光明媚的晴朗天气,我却撑了一把大伞把自己遮住,好让路人不会看到我满身的污秽,好让我这样一个“人人必见而诛之”的坏人,可以活着走到教会。

敬拜之后,那位女传道人来问候我。我告诉她我遇到的问题,她听罢告诉我,圣灵的光照使我知罪。不过,她劝我不该任负罪感纠缠,因为我们信靠耶稣的人,一切的罪孽,主耶稣的血都已经洁净了!她为我作了祷告。

那天,我从教会出来,把伞捏在手里,一路像个孩子欢欢喜喜地蹦跳着回到家。那一路上,喜乐充满了我的心。我只有一个念头:从此不再有人因我的污秽而想要杀我了!我得洁净了!我被赦免了!重担脱落,进入真理的自由!我是上帝的儿女了!

那一天,我确切地知道,自己认识了“那一位”,他就是那位全能全知、却为我死在十字架上的基督。那一天,我确切地知道我信了主、归入了基督,成了一名真正的基督徒。


尾声


信主10年之后,上帝呼召我读神学、预备进入全职事奉的工场。10年前的那些奇妙无比的蒙光照、得重生的经历;他对我的寻找、破碎与安慰,常常提醒我上帝的爱与恩典何等长阔高深,也常常提醒我不可忘记主的恩典,要殷勤服事为我舍命流血的主。

正如圣经所说: “你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投靠他的人有福了!耶和华的圣民哪,你们当敬畏他,因敬畏他的一无所缺。少壮狮子还缺食忍饿;但寻求耶和华的,什么好处都不缺。” (《诗篇》34: 8-10)

来源:海外校园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21-08-22 15:46:06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