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一位农村传道人的家庭服侍

[ 1706 查看 / 0 回复 ]

一位农村传道人的家庭服侍
采访整理/安琪

大病来临,她竟然有着从上帝而来的平静和满足。

“渐冻症”这个词,以前我只在电视或者网络上看到过,却未想它有一天会临到妻子身上。
当妻子得知自己竟然患上与大物理学家霍金一样的疾病时,她开玩笑地说:“我终于与大物理学家有相似之处了。”以务农为生的妻子,根本不知道这种病的严重性,只是从医生的只语片言中得知这病极为罕见且难以治愈。

补一补亏欠

我也曾一度担心,那些来我家聚会的弟兄姐妹,特别是一些信心软弱的或者是因为有病来信主求医治的信徒,会因我妻子罹患顽疾而退缩,但感谢主,没有一位因妻子的病而跌倒,反而在妻子患病期间增加了一位蒙恩者。我的担忧纯属小信。
妻子长时间不活动,为了防止肌肉萎缩,我每天用中药给她泡脚、按摩,以舒展筋骨,疏通脉络。妻子总是说“辛苦你了”。我们全家从未外出游玩过,为了让妻子散心,我们一家三口到了县城北边的一个水库风景区,妻子坐在水边的石头上,脚放在水里,像孩子一样开心地笑了。我们在那里留下了一张为数不多的全家照。
妻子生病,儿子突然懂事了。儿子从小信主,谈了一个女朋友,也是信主的,女朋友的父母知道我妻子生此“怪”病,不但没有让女儿中止与我儿子的关系,反而让年轻人早一点结婚。如今孙子都2岁了,看着胖乎乎的孙子,虽然妻子抱不动,仍然笑得合不拢嘴。
妻子确诊那天,医生就告知,此病一般可以活3至5年。几天后,妻子就告诉我,在祷告中,上帝感动她,可以见到后代的孩子,那时儿子的婚姻八字还没一撇。
病情逐步发展,妻子说话越来越不清楚,最后只有我能听清。我哪里也不去,只在家里专一地照顾她,补一补这辈子对她的亏欠。吃过午饭,太阳暖和的时候,我便推着她到院子里晒太阳,顺便给她按摩,沐浴着温暖的阳光,妻子常常舒服地睡着了。看着妻子恬静的睡脸,就想起她为这个家所付出的操劳。虽然她的皮肤已经不再光滑润泽,并略显苍老,但这是我年幼所娶的妻子,无论她病到什么境地,我都要好好地照顾她,绝不会亏负,更不可使用诡诈待她(参《玛拉基书》2:15)。


爱中不弃离

最近,妻子吞咽功能出现障碍,一小碗稀饭,要喝半个小时,要一口一口地喂她。夜里,每天晚上要扶她起来小便二次,还要喝水一次,并要给她翻身清洁一次。妻子感觉天天麻烦我,有些内疚,开玩笑地说:“做我的丈夫真不容易,天天那么麻烦。”
其实,无论我在给她喂饭、端水,还是清理大小便,我从来没有不耐烦的感觉,我觉得我就是在服侍我的神,是在做一件神圣的工作。按着人的旧人心性,是无法坚持的,我知道是圣灵在帮助我、引导我、陶造我。
3年来,为了一心照顾好妻子,我将田地转给别人耕种,有人建议将妻子放在养老院请别人照看,我可以腾出时间外出做工,多挣点钱补贴家用。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然而按医学常规来看,妻子在世的时间不会太长,我不忍心也不会让妻子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去生活。陪伴妻子度完在世的时光比什么都重要,妻子陪我走一段路,我要陪伴她走一生。儿子也支持我的决定。
俗语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那是世俗的可耻行为。对生病的妻子来说,丈夫能够甘心照顾她,就是对她最大的爱。爱不是花前月下的浪漫,不是海枯石烂的誓言,而是在上帝面前立下的盟约和责任:“无论你有病无病,贫穷富足,我都要对你不弃不离。”
我不知道妻子哪一天就会结束在地上的生命,但我知道,只要她活着一天,我就要尽力守护在她身边一天。神给了我够用的恩典,也求神继续给我够用的力量!

文章来源:ocfuyin.org 节选《有一种相濡以沫,就是以爱度日——一位农村传道人的家庭服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