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谁的内心没有遭背叛的伤害?

[ 579 查看 / 0 回复 ]

谁的内心没有遭背叛的伤害?
刘树鹏

人为什么喜欢养宠物?

那天看到一个视频,忽然想起这样一个问题。

在这个题为《偎依》的视频里,一只猫忠实地陪伴着一个单身的男士,一起吃饭,一起健身,一起洗澡。男士坐在电脑前,猫安静地偎依在他身边。

这个视频为什么能唤起人们的共鸣?
人们在宠物身上,得到一种不离不弃的忠诚的爱,而这样的爱,原本应该在自己的族类中得到。

但在自己的族类当中,多少人的心里留下了累累伤痕?

昨天在平台发了一篇文章《不要活在受害者的心态里》。我在这篇文章里指出,自私和背叛乃是人之常性。

最好的心态,应该像美国著名投资家查理.芒格所说的那样:“我不会因为人性而感到意外,也不会花很长时间去感受背叛。我总是调整自己去适应这一类的事情,我不允许自己花很多时间去感受背叛。但凡有一丁点儿这种想法在我脑海中闪过,我立即就把它否定了,我不喜欢任何成为受害者的感觉。我相信自己不是受害者,而是幸存者。”

不少读友在后台给我留言,谈了自己的感受。

一个弟兄说:“从小到大,都有一种很深的被抛弃感,到现在都没有办法接纳自己,觉得很疲惫很辛苦。”

一个姐妹对“人心如潮水动荡易变”感触很深。她说,她一度以为农村的孩子有责任感,就选择了一个来自农村的小伙子结婚,没想到后来还是被别人拉走了,人心真是靠不住啊!

在长篇小说《武士》中,日本作家远藤周作写道---

我想在人心的某处有一个渴望,就是有人可以终生跟你在一起,一个不会出卖你、不会离开你的人----甚至于那个人只是一只生病、长满癣疥的狗。

谁的内心没有遭背叛的伤?正是对人的失望,才让很多人把感情转移到动物身上。

如果是这样,人类该有多么绝望啊!

这部小说中,一个仆人向武士提起YeSu。在仆人的讲述中,上帝之子不是高贵威严,而是一幅饱经忧患、常遭离弃的奴仆的形象。

这个武士死去的时候,忽然想起那个仆人说过的话,当你认识祂,他就会在你身边,从今以后他会照顾你。”
上世纪五十年代,天主教作家远藤周作去广岛一家博物馆参观时,被一幅17世纪的铜版画像深深吸引。

由于无数叛教者的踩踏,那幅画像布满黑色的痕迹,神子的形象已经变得模糊不清,只有一双忧伤的眼睛,仿佛在注视着自己。

在这个铜像前,远藤周作久久徘徊,他扪心自问,当自己遭受逼迫时,会不会把脚踏在上面呢?

在另一部长篇小说中,远藤周作提到这幅铜像。

十七世纪三十年代,葡萄牙宣教士鲁比诺在日本遭到逮捕。经受严刑拷打之后,鲁比诺咬紧牙关,依然坚持自己的信仰。

后来,统治者把当地一些信徒头朝下悬挂起来,在他们的耳朵上割破一个口子,让鲜血一滴滴滴下来,让他们在这样的折磨中痛苦死去。

这些人想要活下来,只有一个条件----鲁比诺必须把脚踏在神子的头像上。

这是这篇小说的高潮部分----

教士抬起了他的脚,感到一阵沉重和疼痛。那并不是形式而已。现在自己要踏下去的是,在自己的生涯中认为最美最圣洁的东西;是充满着人类的理想和渴望的东西!我的脚好疼呀!这时,铜版上的像对教士说;踏下去吧!踏下去吧!你脚上的疼痛我最清楚了。踏下去吧!我是为了要让你们践踏,才出生到这世上,为了背负你们的痛苦才背十字架的。

就这样子,教士把脚踏到铜板像时,黎明来临,传来远处鸡啼。
为了拯救堕落的人类,祂承受了最严重的背叛。

在这充满罪孽的世界上,认识祂,也就懂得了爱的真谛。

爱动物是人的善举,但还是要相信,在人类当中有最美的爱情---至高者已经把不离不弃的爱给了我们。


來源:《诗意恩典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