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说句真话有多难?

[ 115 查看 / 0 回复 ]

说句真话有多难?
刘树鹏

冯小刚导演在他的随笔集《不省心》中,讲到这样一件事,曾经因为说了两句实话,先是媳妇徐帆晚上不让自己睡觉,苦口婆心央求:“看在我和孩子的分上少说两句实话行吗?”后来好友陈道明也声色俱厉地质问:“你不说实话能死吗?”

冯小刚无奈地说:“说两句真话竟让家人朋友如此不安。我认栽。收声。往后我要嘴里没实话,大家包容。”

透过这件事,可见说真话有多可怕!因为说了两句真话,竟至于妻子深更半夜苦苦央求,好友也声色俱厉地怒骂。在我们这个社会,真话真的成了洪水猛兽。

我当过二十多年记者,深知说真话有多难。不仅多次受到来自黑社会的威胁,更有某市的市长托人给我带话,称自己可不是好惹的。当然我没有停下手中的笔,继续关注这个城市的民生问题。可惜的是,这位市长还没让我尝到“不好惹”的滋味,自己就先进了监狱。

有一个电视台的哥们没有像我一样幸运。他创办了一个舆论监督栏目,因为采访群众反映的问题,他和他的同事几次遭到暴力围攻。有一次下夜班回家,这个哥们给被人挥刀追赶,头上挨了几刀,幸亏跑得快,逃过一劫。

来自黑社会的报复固然可怕,但来自官员的报复更让人胆寒。因为他们不仅能让你失去自由,更可以给你扣个帽子搞臭你。

1998年,《山西青年报》记者高勤荣因为率先报道山西省运城市假渗灌事件的真相,得罪了地方政府。1999年8月13日,高勤荣因“收受贿赂、诈骗和介绍”的罪名被判处13年监禁。运城法院还以涉及“隐私”为由,拒绝公开审理此案。

我当年是在《南方周末》上看到关于高勤荣冤案的报道的。而今,以说真话而闻名的《南方周末》早已受到阉割。高勤荣案如果发生在今天,还有媒体能报道吗?

不仅仅是《南方周末》,我当年发表的数千篇报道,到了今天,绝大部分是难以发表的。而我那位电视台哥们创办的舆论监督栏目,早在多年前就干掉了。

就在前不久,一个湘西女教师再一次让我们看到了说真话的结局。这个女教师因为写了一篇反映当地教育问题的文章,遭到某些官员的忌恨,后来找到一个理由,直接把女教师送到精神病院。因为网民的舆论关注,女教师虽然被放出来,但不得不辞去教职,远走他乡。

说真话遭受打压,谎言就会大行其道。看看我们身边的人,哪一个说真话的人受欢迎呢!而那些善于阿谀奉承,昧着良心说假话的人,往往混得顺风顺水。

谎话就像病毒一样,会让整个社会深受其害,不知不觉就会病入膏肓。当真话越来越成为敏感词,社会的希望何在?

“你不说实话能死吗?”这是陈道明呵斥冯小刚的话。实际上,一个人靠撒谎活着,不过是行尸走肉而已;如果人人能不说实话,整个社会就会渐渐死去。

谎言让人生变得不真实,让生命成为虚妄。如果一个人生活在谎言里,或者靠谎言活着,为谎言而活,他的人生也就成了一个谎言。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说真话,不仅是对他人负责,对社会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因为总有一天,一个人说的谎言必要句句供出来。


来源:通向远方是道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