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我不相信死亡能吞灭生命

[ 127 查看 / 0 回复 ]

我不相信死亡能吞灭生命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我们身边出现了太多的悲伤。

不少家庭失去了自己的亲人,不仅有老人,也有年轻人。

前天,我的一个校长朋友说,他认识的一个人,当地某学校一个31岁的体育老师也突然走了。

真是一个不幸的消息。对于失去儿子的父母,失去妻子的丈夫,失去父亲的孩子来说,该是怎样的生命之痛?

想起作家方方在疫情之初说过的一句话,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那里,可能就是一座山。而今,越来越多的火山灰落在我们身边,落在许许多多没有什么防备的家庭头上。

昨天夜里失眠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忽然听到窗外的树林里传来一只夜鸟的啼鸣。

这是这个冬天,第一次听到夜鸟的啼鸣。我意识到,在这只鸟的歌唱中,春天正在向我们一步步走来。

想起这样一件事。

罗马帝国时期,一个不到25岁的青年离开人世。青年人的死使他的母亲马尔恰痛不欲生。她退出一切社交活动,日夜沉湎在哀恸之中。三年的时间过去了,她丝毫没有节哀的迹象。

见此情景,著名哲学家塞内加给她写了一封信,加以劝慰。信中说:“何必为部分生活而哭泣,君不见,全部人生都让人潸然泪下。”

塞内加试图以毒攻毒,让马尔恰明白这样一个事实:“汝生而终有一死,汝所生者亦终有一生。”

在塞内加看来,人无论高低贵贱,终有一死,这就是人生的真相。人生整个就是悲剧,何必为某个局部的悲剧而忧伤过度,不能释怀呢?唯有哲学才能给人以智慧,给人平静面对死亡的力量。

然而,当塞内加遭暴君尼禄勒令自杀之际,深受他哲学所影响的家人们却痛不欲生。

家人们的伤痛让塞内加心烦意乱。他问他们的哲学哪里去了,多少年来他们相互激励的那种处事不惊的精神哪里去了?

哲学对死亡其实是束手无力。这位著名哲学家对死亡的认识和一个普通农夫的认识并无多大区别。在他们看来,人活着就是走向死亡,死亡必然会吞灭生命。

然而,我在与塞内加同时代的使徒保罗所写的书信里,却看到另一种对死亡的认识,不是死亡吞灭生命,乃是生命吞灭死亡。

保罗相信,人的生命原本是脆弱的、易朽的、蒙羞的,然而,因为来自至高之处那奇妙的救赎,人在死亡之后,却可以获得一种复活的生命,与肉身的生命相比,复活的生命乃是强壮的、不朽的、荣耀的。

在这样的信念里,人离开这个世界之后,并不是生命的结束,而是进入一个更辽阔的世界,是一个全新生命的开始。

因为有这样的信念,一个人寿命长短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因为他原本有永生可期。

是死亡吞灭生命,还是生命吞灭死亡,自古至今,两种价值观相互碰撞交锋,影响了世世代代的人。

一种价值观塑造了无数及时行乐却无处找到安慰的悲怆人生;而另一种信念则影响着千千万万因为胜过死亡而喜乐平安、为永恒而活的人生。

生命吞灭死亡,这是多么振奋人心的信念。

就像不相信严寒能吞没春天,我也不相信死亡能吞灭生命。

自古至今,我看到许许多多的见证人,即使走向死亡,也怀着美好的盼望,因为他们看到天上更美的那座城。



文章来源:刘树鹏  通向远方的道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