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身中六枪的生命变奏

[ 205 查看 / 0 回复 ]

身中六枪的生命变奏

赵爱国

我来到美国之后生活极其失败:开公司,公司倒闭;开餐馆,餐馆被毁;送外卖,被抢劫;无处可归,夜夜只能睡在弹簧床垫上;身患难治之症,性命堪忧;为生存到餐馆打杂,竟然被同样打工的越南老兵枪击,生命垂危;妻离子散,家败人亡。人生坎坷凄凉莫过于此。

谁能想到,在中国的我也称得上是“成功者”:仅仅35岁就是中校军官,在九十年代也算是人上人了,所到之处,无不受人鞍前马后伺候着;而如今,世人眼中的“美国梦”于我就是恶梦一场。

身中六枪,生死未卜呼求上帝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这是我从小到大的人生理念,我在大陆的“成功”也印证了这个信念,什么“靠上帝”“信耶稣”简直就是笑话。

1991年我的前妻到美国作访问学者,她很有抱负也很喜欢美国,认为夫妻俩在美国比在中国会有更美好的前程。正好我也是有理想的人,前妻的话仿佛一盏明灯照亮了我前方的道路。我毫不在意国内许多人的挽留,满怀欢喜地毅然辞职,飞到美国的宾夕法尼亚州,开始营造新的人生之家。

有句话说:“理想丰满,现实骨感。”惊喜欢乐之后,怎样生活下去是必须要面对的事实。前妻的收入要负担房租、饮食和交通等,生活捉襟见肘。我一个大男人,总不能靠妻子养活,我该怎样赚钱养家呢?英文完全不行,又没有特別的生活技能,唯一可做的就是靠体力,去中国餐馆打工送外卖。

打工两三年后,我和前妻有了点积蓄,便开始创业:开餐馆。开餐馆看似容易,但完全没有想像中那么容易赚钱;更可怕的是,后来餐馆还起了火,只好关门。那时候,总有教会的人来邀请我们去聚会。我也去,但不是去敬拜上帝,而是去会老乡,吃中餐,学英文。想让我“信耶稣”,门都没有,我还要在美国为更好的前途奋斗,哪有时间搞这些当时我认为的迷信。餐馆关了,日子还得过下去,我只好又去別人餐馆跑堂(当侍应)。

餐馆失败之后的生活压力,使我心里极度失落。我放弃了在中国令普通人仰慕的生活来到美国,每日都勤奋劳苦不偷懒,却从中国的“人上人”到一无所有,落到几乎和难民一般的境地。为什么我在中国行得通的“靠自己”成功,在美国就行不通呢?难道我一辈子就是如此的“失败者”?心有不甘,却又奈何?夫妻之间的争执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我们都自以为优秀,都觉得委屈,婚姻终于以破裂告终。

1996年我找到一家大型餐馆打工,打工的同事来自东南亚各地;其中有个曾经参加过中越战争的越南退役军人,他了解到我曾是中国军人便对我刻骨仇恨,处处刁难我,我一再忍耐也不能让他友好一点。有一次,这个越南人又故意整我,我忍无可忍就用重话反击呛了他。万没料到,他竟然掏出一把手枪向我射击。中间虽隔有橱架,枪枪仍从我腹部击穿,六射将我前腹后背打穿11个洞,因有一颗子弹夹在体内,没有穿背。我的肠子几乎变成了筛子眼,顿时血止不住地哗哗往外冒。很快救护车来了,到了医院,我的身体已经开始发冷。生死未卜之际,我想起了牧师和教会弟兄姐妹曾经给我讲过的“上帝”,祂是我绝望中唯一的拯救:“上帝啊!如果祢真的存在,救救我吧!”

十多个小时后我醒了,真是神了!我这条没有指望的命居然被救活!我心里立马有个感动:“有上帝!”我不要上帝,祂却应许了我的呼救。“我在急难中求告耶和华,祂就应允我。”(诗篇120:1)此后,我相信圣经所说的:“我终身的事在祢手中。”(诗篇31:15)

穷困潦倒,耶稣救恩真正临到

被医院抢救过来之后,我回中国疗养。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大难之后,“相信有上帝”对我来说完全没有问题了,但是这个救了我命的上帝到底是怎样的上帝,我仍然知之甚少。到美国六七年来,有许多美国人和华人都向我传过福音,他们说,我们都是罪人需要耶稣基督的救赎,信靠耶稣得享永生。这些救赎、永生的概念,我过去在中国所受的教育中完全没有出现,甚至闻所未闻;但是,无论是美国人还是中国人,有一件事让我印象极其深刻,那就是他们的爱心。教会来和我交谈的人都非常善良,那些美国老太太总是带着仁慈的微笑和我讲话,没有一点傲慢,她们看上去都很平安喜乐。我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助,她们都是甘心乐意,完全没有一点功利性。这些基督徒的人品和为人处世的方式,确实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虽然这些基督徒的生命让我感到信基督是好事,让人成为很有爱心的好人,但我从小到成年接受的都是无神论教育,完全不相信什么天堂、地狱。何况我实在是凭着自己的努力奋斗,取得了同龄人少有的成绩,要让我承认自己是个罪人,甚至不信耶稣就要下地狱,那是完全无法接受的观念。不过,在我中枪快死的时候,我唯一想起来的不是什么理想、主义,而是基督徒所传过的福音:当你遇到人生难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没有人帮助你的时候,只有上帝能帮助你。上帝不但救你的身体,更重要的是救你的灵魂。危难之际,我呼求上帝,性命被拯救,这是不能否认的事实,是我坚决认定的一件事。

中国疗养半年多后,我一无所有回到美国,穷困潦倒,只好住在一个最简陋的地下室茍延残喘。不知道从哪天开始,我天天听到隔壁的房间里传来大声唱歌的声音。声音听上去很洪亮,很开心似的,这让我烦躁不堪。我活得那么艰辛,你谁啊,天天那么开心唱歌。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敲开了对方的门,大声吼道:“你有病啊!天天大声唱歌,烦不烦啊!”对方见我不客气,一点不生气,反而笑嘻嘻告诉我:“我唱诗祷告赞美上帝。”提到上帝,触动了我的心,原来,这是一位从台湾到美国读心理学博士的牧师。这位牧师对我的影响太大了!他很有智慧,循序渐进带领我学圣经,祷告,带我去教会聚会。他真是上帝差派来的天使,引导我认识天地的创造主、生命的救赎主上帝。那时候,我全身心读圣经、祷告、聚会,竭力要认识这位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的上帝。

圣经说:“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罗马书3:23)我们没有达到上帝荣耀的标准,没有让上帝的荣耀在我们身上显出来,所以亏缺了上帝的荣耀,亏缺上帝的荣耀就是犯罪。以前我拒绝了上帝差派基督徒所传救灵魂的福音,在教会总是跟带查经的弟兄姐妹争辩,哪里还谈得上彰显上帝的荣耀?圣灵一步步引导我认识真正的自己。虽然在世人看来,我年纪轻轻就取得高位,但是说谎、骄傲、做违心的事情、总批评人、和太太大发脾气、对人严厉傲慢都是事实。上帝啊!我实在是个罪人,我需要耶稣基督的宝血洁净我的罪。

许多中国人都敬佩英雄们“生得伟大,死得光荣”,他们的崇高理想是解放全人类,对死无所畏惧;但是死并不是一了百了,因为“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希伯来书9:27)人生真正的意义不是那些生活中的信念,而是与创造人类的主耶和华上帝恢复生命的关系。活着的时候,我们按照祂指示我们的道路生活,就是跟随耶稣基督;离开世界之后,与上帝永远在荣耀里,基督徒的生命充满了盼望和意义。

跟随基督,上帝赐福格外丰富

我在中国疗伤期间结识了现在的妻子,她贤慧能干,到美国后也和我一起信靠上帝。曾经有段时间,我们找不到合适的教会。妻子在网络上看到张伯笠牧师的讲道甚是喜欢,我们一家开车来回近五个小时去参加张牧师教会的主日崇拜有一年之久。随着信仰的进深,上帝呼召我读神学院奉献作传道人。我现在有三个孩子都是基督徒,他们从商学院、医学院毕业,还和我一起去海外宣教。我们夫妻恩爱,家庭圆满,在本地华人社区也倍受尊重。

我靠自己,落得一无所有;靠耶稣,今生永生福杯满溢。

来源:中信书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