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暴戾与破碎中的新生命

[ 800 查看 / 0 回复 ]

暴戾与破碎中的新生命

Tiffany

2022年末,中国疫情放开后传播非常快,大家都很牵挂在国内年迈的父母。我的父亲在新冠感染后又二次复发,因为基础病严重而无法用药,状况不太乐观。我在1月8号中国取消隔离政策的当天回到中国,看望住院的父亲。
如果说我这一生中谁给我带来的伤害最多,我想那必然是我的父亲。从我出生到现在40多年的时间,我和父亲的关系经历过这样几个阶段:恐惧——恨恶——恢复——成长。

1
我父亲出生于20世纪50年代,经历了很多艰难。他出生在一个充斥着家庭暴力的环境,没有安全感和幸福感,性情暴烈。我的原生家庭就是他的原生家庭在不同时代背景下相同的复制。我们的家充满了父亲的暴力、咒骂、无节制的酗酒、无端的臆测……循环往复。无奈之下,我请律师给父母办理了离婚。
这次回去的最初几天,患有脑出血后遗症的父亲躺在床上还在咒骂那些他不喜欢的人。我平静地反问他:“当你无数次在年幼的我面前向我妈妈施暴,搞得家里鲜血四溅;你提着斧子追杀我们,一次次深夜回家狂暴摔骂之后将我们母女扔出家门;我妈离婚时净身出户无家可归,你连被子都不给一条时,你所做的可是好人所为?”父亲一言不发。儿时的家对我而言是一个可怕的魔窟,父亲对我而言是一头肆意而为的恶兽。
时过境迁,如今当我再回顾过往,我才明白父亲所创造的家庭生活样式,正是他内心的写照。他的内心住着一头恶兽,是被恐惧、不安、暴力、迷失、谎言、软弱、无助、伤痕、悲怆,等等所喂养。他一直被困在黑暗中,无论怎样挣扎都无路可逃。

2
在成长过程中,我无数次地问自己,我到底为什么活着?生命到底有什么意义?进入青春期上了高中,我仍然没有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望向世间种种,生命就像一场可悲的闹剧,毫无意义。
高中阶段在内忧外患的压力下,我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长期失眠,敏感孤僻,记忆力骤减。我觉得生无可恋,选择终结这一切。但是感谢主,他没有让我的年日终结于此。而多年以后我也终于明白生命的真相绝非如我少年时所看见的。
回顾当年,当我洗过胃躺在病床上,父亲很迟赶来,在病房门口用长期酗酒而变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瞪了我一会儿,然后就离开了。那时我心里原本就破碎的绝望直接被冰冻成灰,我想我的生命在父亲眼中不过如此。但这一次当我来到年迈的父亲病床前,看到他回顾过往时眼底无力的悲凉,我才明白那时我的自我了断对他来讲是一个大而沉重的痛,使他的内心更加绝望。但在当时的年纪,我只有能力看到父亲的表面和感受自己的感受。
大学后,父母终于离婚,妈妈终于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而我也终于可以与父亲断绝一切联络。但父女关系的破裂,以及过往经历所带来的苦毒一直封存在我的内心,使我不得安宁。

3
直到第三个阶段,我认识了主耶稣。耶稣在十架上为杀害他的人祷告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参《路加福音》23:34)耶稣的话语使我明白,我父亲所做的,他不晓得;我所做的,我也不晓得。我们都是迷失的羊,徘徊在没有方向的旷野中。我没有资格审判我的父亲,在圣洁的神那里,我和我的父亲都是有限有罪的人。
在圣灵的光照中,我看到两个异象,一个是在我心底黑暗阴冷的角落,有一个深锁的牢笼,当我原谅父亲时,那个牢笼的锁链瞬间断开了,里面那个被锁住的人终于被释放。我在想我恨恶捆锁我父亲这么多年,如今他终于被释放了;但当一束阳光从上面照射下来时,我才发现,那个被释放的人竟然是我自己。原来不原谅的绳索真正所捆绑的,是自己。
之后的一个异象中,我仿佛去到了创世之初,神的灵温柔地运行在水面上,我的心如同平镜般的水面,阳光带着生命、盼望、爱与力量温暖地射入水面。我感受到从未有过的舒展与安宁。
由此,我带着被真理释放的自由,在圣灵的推动下主动与父亲和好,表达作为女儿的歉意,恢复父女关系。父亲的心也终于得着安慰。
我信主以来的十几年间,我和父亲的关系恢复正常。我父亲的重组家庭过得平稳幸福,他也有机会享受到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我曾经以为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直到他第二次脑出血,并感染疫情。

4
父亲4年前再次脑出血,后期恢复得还算理想,生活可以自理,只是偶尔脑子有点乱。但在国内封控后期,他的病情急转直下,精神上的病症越加明显,又频繁出现狂躁和暴力症状。好在按照他现在的体力,破坏性并不大。
但他现在的妻子已经承受不住,在我爸染疫之前,经过商议按照我爸的状况只能把他送去为脑出血后遗症且伴有精神症状的病人所设立的疗养院,有专门的医生和护士包括一对一的护工看护照顾。但疫情放开后,父亲二度感染,发烧不退,且无法用药治疗,整个人失去自理能力,头脑完全不清醒,情况比较危及。当时正值国内疫情高峰,老家东北气温在零下20度左右,我带了半箱衣服半箱药回到老家。而在此之前,我们教会已经为我父亲的康复和得救祷告了很久。对于我而言,我回去这一趟最大的使命就是传福音给他。
往返的路程需要转机,一共5天半的时间。尽管回去是到医院照顾病患,但我心里满了感恩,我知道这一切都在神的心意中。因此在照顾我爸的这段时间中我的身心灵都很轻省,完全没有疲累。
我回去之后,父亲的精神和身体状态明显好转,情绪愉悦,血压和各项指标都恢复平稳。我在他状态好时不停地跟他讲福音,这也是40年来我和父亲第一次有机会坐下来一起说说话。在我回去的第二天,父亲就跟我做了决志祷告。但他头脑时常不清醒,忘记决志信主的事情。
而后的四五天,他又进入原来的状态,开始躺在床上不停咒骂,包括他不喜欢的同事朋友,也包括一直照料他的家人。他总是回想儿时的不幸经历,泪流满面,满了怨恨和苦毒。同时也常常哭着忏悔,表示对不起父母妻子儿女。我看着180多斤的父亲,躺在病床上,在他里面搜索不到一丝宁静和平安,心里尽是各种黑暗和纠结。

5
我跟父亲谈了很多,我把他过往所行的一一列出,然后跟他讲,他之所以活得如此沉重,不是因为那些他不喜欢的人,而是因为人里面的罪。是罪的捆绑和压制使他不得自由、不得释放,使他的生命如此沉重。
父亲的一生中,他的亲人都为他付出了很多,但他心里却毫无感恩。我将从前的种种事实一一罗列出来,并以圣经真理为原则帮他分析。我告诉他,我说这些并不是追究与责备,而是希望他去反思。告诉他我长大之后才知道没有人不想做一个好儿子、好父亲、好丈夫,但人是软弱有限又有罪的,靠自己很难做到。我说:“爸,我相信你也一定想要做一个好儿子好父亲好丈夫,但你心里有太多捆绑与缠累,让你无法做到。”说到这里,父亲默然点头。然后我向他继续传讲耶稣,告诉他,唯有耶稣能解决罪的问题。
听到我说这些之后,父亲渐渐有了平安。慢慢的不再咒骂,也不再痛哭流泪,整个人渐渐平稳下来,直到现在。在我离开前,上帝为父亲预备了一位基督徒护工,白天晚上照顾他,做事端正麻利,全家人都很满意。
我离开前的那一天,通过zoom在教会牧者和同工的见证下,为我父亲施了洗。在洗礼中我告诉父亲,耶稣基督已经在十字架上用自己的血买赎了他,并洁净了他一切的罪,还清了他一切的罪债,从此之后,上帝不再纪念他的罪恶与过犯。我对父亲说:“你自己也不要责备自己了。在基督里旧事已过,一切都变成新的了。从此之后圣灵会内住在你心里,引领你走真理的道路。”如今,我每天给父亲录制一段圣经,主日他通过网络参加我们的主日崇拜,开始了他基督徒的生活。

6
在和父亲谈话的过程中,我有很多感触。与其说是我去照顾父亲,不如说是我在服事中被服事。我看到曾经那么凶恶狂暴的父亲,如今丧失一切能力,如孩子一般坦露和表达自己,在生命最无力的阶段,自己的良心在不断审判自己,内心满了悔恨和悲凉。我问他:“爸呀,你是不是不会后悔曾经为别人所付出的,只会后悔自己没有付出而留下的亏欠?”父亲回答说是的。而这话就像说给我自己的,让我更深地意识到,我们对人的付出与别人配得与否无关,关乎的是自己生命的丰盛或亏负,关乎的是自己与那位赋予生命的创造主的关系。
然而上帝的故事并未结束,我父亲的妻子仍在捆绑当中,她的妈妈是一位极其敬虔的基督徒,但遗憾的是直到自己离世也未等到女儿信主。我想也许上帝在不久的未来就要成就这位敬虔的母亲生前的祷告,因为上帝愿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我相信上帝的救恩已经在我们的大家庭中发动,他要借着我父亲这样一个最为软弱的生命来成就他的救恩,并彰显他极大的荣耀。


摘自《OC》
最后编辑齐鲁 最后编辑于 2023-03-19 21:43:0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