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死亡的奥秘》:提摩太·凯勒教会我们的死亡课

[ 1623 查看 / 0 回复 ]

《死亡的奥秘》:提摩太·凯勒教会我们的死亡课
  作者:古墨

作为当代最具影响力的牧者之一,提摩太·凯勒 (Tim Keller)被誉为“21世纪的C.S.路易斯”,他擅长深入浅出的思辨,回应怀疑论者及知识分子的疑惑。他与胰腺癌搏斗三年后,于2023年5月19日去世,享年72岁。

我们与世界各地的弟兄姐妹一起悼念凯勒的去世。他弥合《圣经》真理与怀疑论之间的鸿沟的技巧是无与伦比的。凯勒将被深深怀念,而他的作品也将成为宝贵的遗产。

如何面对生与死?如何维护贯穿我们大半生的婚姻生活?凯勒在“如何找到神”的三部曲中,谈论出生、婚姻、死亡这三件人生大事。《死亡的奥秘》是该三部曲的最后一本,讲论的便是死亡。

回避死亡

全书只有两章。第一章里,凯勒着重提到现代医学的祝福,使人们得以缓解对死亡的恐惧。医学的发达,延长人的寿命,但随之也带来了问题,人们开始回避死亡。当代文化中对年轻的崇拜也让人们更难接受死亡。维生素补充剂或药物广告到处都是,声称可以治愈一切。我们错误地认为去医院一趟,买更多的高档护肤品,或者吃足够的鱼肝油和维生素D,就会让我们恢复健康。凯勒指出,“矛盾的是,现代医学所带来的极大祝福,也是我们对死亡缺乏预备的原因之一,因为医学让死亡看似隐形。”

凯勒认为,人类否认自己的死亡,是一件危险的事。人会隐隐地知道自己终会一死,但在内心深处,却压抑这个念头,活得那么病态,仿佛自己不会死一般。圣经教导我们要“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参《诗篇》90:12)然而现代人却讳疾忌医,否认自己的身体将会死去。而当死亡逼近时,却要求极端与不切实际的医疗手段。我们甚至认为讨论死亡是俗气的事,或视之为禁忌。

凯勒总结说,现代文化在预备人们面对唯一无法避免的事实——死亡时,表现得最为差劲。他说:“当范围有限的人生遇上了进步的医学,便导致许多人在面对临终者时手足无措,充满焦虑与恐惧。”

在凯勒看来,人们在死亡临近时充满焦虑与恐惧,是因为失去了宝贵的信仰资源。他说,“如今我们已经抛弃了自古以来的信仰:人不再相信有神、有天堂和地狱,所以也因此失去了悔改、展现恩典和给予饶恕的古老资源。”活着的人不再相信神的审判,罪疚感也在逍遥的生活状态中不复存在,但将死之人却无法回避这些问题带来的“死亡危机”。囤积的钱财,不能帮上忙,在不能贿赂死亡之手的时候,剩下的只有对死亡的恐惧了。

凯勒说:“身为牧师,我经常陪伴在濒死之人的身边。随着死亡的脚步逼近,人们回顾一生时,心中的懊悔、不舒服或自我厌恶,总会油然而生,并为各式各样的事情感到愧疚:来不及对所爱之人说出的话或做出的事、没有说出来的抱歉或尚未收到的道歉、曾经拒绝他人的善行或对他人做出的恶行(且无从获得饶恕),以及自己所浪费的机会甚或是整个人生。”由此可见,“死亡危机”是因为人轻视死亡或者说是没有预备死亡造成的。

操练死亡

我们生活在一个没有教会我们如何思考死亡的文化中。但死亡是生命的必由之路。我们应该如何考虑和准备自己?

早在2900年前,以色列的君王所罗门王在《传道书》中便强调,人死的日子胜过人出生的日子(参《传道书》7:1)。在《传道书》7章1至5节里,作者写到面对死亡的两种选择:一种选择是试图逃离现实,避免问题;另一种选择是智慧的,认清死亡的真貌,在破碎的世界智慧地生活。

这些经文告诉我们,生命受到死亡的限制。我们需要意识到,当我们筹划未来时,死亡正在恭候我们,它教会我们如何明智地生活,预备有日如何与它见面。所谓“活到老,死到老”,提醒我们在活着的时候需要操练死亡的功课。

作为纽约救赎主长老教会的创会牧师,凯勒曾陪伴无数弟兄姐妹走过最后一程。在《死亡的奥秘》的介绍中,凯勒提到,在超过40年的服事岁月中,他和妻子凯西看见人们在面临人生重大的转折点时,特别容易敞开心门,探索自己与神的关系。

在第一章中凯勒写道:“与其活在死亡的恐惧中,我们更应该将死亡视为属灵的嗅盐(用作晕厥后恢复意识的化合物),使我们从相信自己能长生不死的错误信念中,清醒过来。”

死亡是遍地的惨景,无论人们多么竭力粉饰,都无济于事,人们迟早要面对这个残暴的杀手。同时,死亡里也藏有救赎。就如凯勒所言:“当代文化对此无法给予什么帮助,但基督信仰却提供了惊人的资源。”相信基督的人看到死亡并不可怕,所以,他不会刻意回避死亡。最重要的是,基督徒相信死亡不是人的最终归宿,因为为我们而死的救主基督已经复活了。

写《死亡的奥秘》的时候,凯勒并没有将自己置身事外。

在第二章中,凯勒说到多年前,他亲身体验了悲伤的经历。他的甲状腺长了一颗肿瘤,在化验之后,医生对凯勒说,你得了癌症。凯勒感到震惊,难以面对这样的事实。尽管凯勒战胜了甲状腺癌,但在治疗期间,他发现告诉人们“基督徒在面对死亡时有盼望”是一回事,然而当他得知自己罹患可能致死的癌症,并紧紧抓住盼望,又是另外一回事。

出于信仰的生死观,并不只是说说而已,再好的逻辑缜密的死亡谈论都要从自己的生活中验证。当死亡残酷地临到具体的某一个人时,人脆弱的一面就会显现。死是一件很难的事,只要是人,有血有肉有牵挂,死亡面前,人的信心会面临真实的考验。我想,凯勒也是如此。但感恩的是,透过癌症的经历,他在操练死亡的功课。


悲伤中盼望

面对死亡的威胁,难免会有悲伤。但我们可以心怀盼望去悲伤,而不是保罗说的“像那些没有指望的人一样”(参《帖撒罗尼迦前书》4:13)陷入忧伤。

凯勒提醒说,面临死亡时,我们通常会犯下两种相反的错误:一个是太过绝望,另一个是不去学习当学的功课。这两者对我们都没有益处,所以我们需要按照圣经的教导去做。他说:“我们应该悲伤,但同时抱持盼望;我们应该从否认死亡中清醒过来,发掘那不会离开我们的平安源头;最后,我们应该欢笑与歌唱。”

圣经中坚实的生死观,让凯勒得以坦然接受自己的死亡。而那些虚假的道理会被沉重的死亡轻而易举地碾碎。世界的各种满足,常会导致虚假的安慰,甚至是一种自我欺骗。但从神而来的盼望,会胜过一切的恐惧。凯勒在离世两天前于脸书(facebook)上说:“我已经准备好见耶稣。我等不及要见耶稣了。”

对基督徒而言,预备死亡,就是预备永生,这意味着从我们重生得救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在操练不断举目向上的生命,从而得着一份沉甸甸的盼望,使我们能够笑看生死,迎向永生。

来源:OC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