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从“一贯道”中被救拔出来

[ 1519 查看 / 0 回复 ]

从“一贯道”中被救拔出来

作者:桂兰

二姐的执迷

有一天,妈妈夜里因剧烈的头痛、胸痛,在沉睡中突然尖叫起来。家人在急急慌慌中叫了救护车,将妈妈送去台湾大学医院急救,听说妈妈在送往医院途中已经不省人事。医生诊断妈妈是“脑蜘蛛膜下腔出血”,这是脑出血中最严重的一种。很快,妈妈就离开了人世。

因为那时我们全家没有一个人信主,所以在死亡面前,“……活在世上没有指望,没有上帝。”(以弗所书2:12)特別是31岁的二姐,在惊吓中不断自问:“妈妈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过世了?到底人死后去哪里?”死亡对二姐从来没有那么真实可怕。

二姐在妈妈生前跟着她虔信一贯道,一味相信妈妈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失去母亲后,二姐很认真地信一贯道,以为靠吃斋、拜佛、拜关公、拜观音、拜济公,读四书五经、去佛堂、奉献金钱,以及守一贯道的礼节,就可以上天堂。

妈妈过世后,二姐变得无所适从。以前凡事问妈妈,凡事靠妈妈,现在妈妈不在了,只好抓住妈妈仅留的信仰,全然沉浸在一贯道中。二姐曾经一度想在家开设佛堂,但一贯道规定要吃全素才可以开佛堂。以后二姐由初一、十五吃斋改为天天吃全素。她并不知道她的家因她信一贯道,被重重的阴影笼罩着。这时二姐已经合乎一贯道的规定,但二姐夫却强烈反对在家里设立佛堂。

听到了福音

二姐40岁时,依从母亲的信仰、已经吃素八年的她,心灵仍然非常空虚。当年暑假,二姐带着孩子到高雄大姐家玩,那时大姐已经信主耶稣两年了。大姐带着二姐到教会参加妇女团契,并介绍好友淑贞姐给二姐认识。淑贞姐告诉二姐:“不要拜偶像,偶像不是上帝,不能帮助你。”大姐同时邀请高雄的陈师母向二姐传福音。可能是因为二姐笃信的一贯道无法填满她心灵的空虚,二姐居然愿意接受陈师母为她祝福祷告。当陈师母祷告后,二姐对她说:“我很喜欢你刚才为我祷告的话。”陈师母接着向她分享了有罪的人要到上帝面前悔改,接受主耶稣救恩的福音。

得知两星期后二姐要回台北,陈师母介绍二姐去找台北的庄牧师。二姐回到台北后,庄师母立刻来探访,并且用真理造就二姐四个月之久。这期间淑贞姐仍然殷勤地穿梭在台北和高雄之间,继续关怀二姐以及解答她许多圣经问题。

有一天,有位一贯道的人来访,二姐指出他们信仰的矛盾:“你们一贯道虽然说所拜的是无形无像,但佛堂上全是有形有像。你们信的不是真神,讲的和做的不一样,不值得信。”正如诗篇一一五篇4至8节说:“他们的偶像是金的,银的,是人手所造的,有口却不能言,有眼却不能看,有耳却不能听,有鼻却不能闻,有手却不能摸,有脚却不能走,有喉咙也不能出声。造他的要和他一样;凡靠他的也要如此。”二姐从此和一贯道一刀两断。与此同时,因着庄师母圣经真理的教导,二姐清楚了基督教敬拜的上帝是创造天地万物的独一真神,耶稣基督是唯一的救主。有一天,二姐主动请庄牧师把家里所藏的经书收走,愿意认罪悔改接受主耶稣,并且受了洗礼。

除去了偶像

二姐虽然信了主耶稣,但她家因为二姐夫不信主,所以仍然供奉着偶像。每天早晨上班前,二姐夫一定要先在那尊偶像面前烧香拜拜后才出门,每个早晚都是如此。这种举动令信主的二姐很痛苦,她委身在一个祷告会,开始长期为台湾和家人祷告。有一天祷告会中一位同工说,二姐家中有偶像不洁净,不能领圣餐的饼和杯。这个提醒引导二姐进入七天的禁食祷告,“除偶像”是她对上帝的首要请求。深度禁食祷告以后,有一天上帝光照二姐说:“你的家很污秽,不圣洁。”那阵子正好有人送她一本书,名叫《猪在客厅里》,书上说的猪即是偶像。二姐说她家的偶像就供奉在客厅里,正如此书名。她这才认识到偶像很污秽,若不拿走,她不敢再去祷告会事奉上帝。二姐说,在旧约时代大祭司穿的袍子底边上挂满金铃铛,走起路来会响着铃声。假若大祭司本身不圣洁,会在事奉时被上帝击杀身亡。

二姐认识到上帝是忌邪的上帝(参出埃及记20:5),恨恶她家里有偶像。她立刻停止了教会事奉,在家进行40天的禁食祷告,并对二姐夫说,若不除偶像,不能回去事奉。感谢上帝的怜悯!当二姐在禁食40天的尾声时,听到二姐夫说,他愿意在除夕之前将“神明”送出家门。除夕那天,他们夫妇请来了庄牧师,一起从家中拆除了偶像。二姐夫那时虽然还没有信主,却与庄牧师成为好朋友。

二姐夫得救

多年后,二姐夫在上班走路去搭公车的途中,出现呼吸困难和胸闷。以后这种现象越来越严重,甚至会胸痛,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但他仍然不当回事,不看医生,我们为二姐夫的健康持续祷告。有一天,二姐夫同意让我们三姐妹一起陪他去医院看病。照完心电图,医生当即告诉二姐夫:“你的心电图上显示你有心绞痛的纪录。你不可以回家,必须立刻住院。”

经过繁琐的检查之后,医生进一步告诉二姐夫说:“你有严重的冠状动脉阻塞,环绕在你心脏上面三条血管都要换,你需要做血管绕道手术。”二姐夫原以为可以用心导管的方式通血管,一听说绕道手术是从他胸腔、手臂和大腿取出三条动脉血管来换,就开始全身发抖。二姐对二姐夫说:“不是把血管通一通就完事,需要开刀。你要接受耶稣,仰望耶稣。”

由于手术的危险性很高,根据医生提醒,二姐夫慎重其事地将二姐和孩子们,以及二姐夫的弟弟妹妹,都招聚到病床旁交代后事。手术前的那天晚上,台北一间教会的卢弟兄夫妇来医院看他,这对夫妇的父母中有二位都做过血管绕道手术,都是上帝的怜悯,渡过难关。当晚,卢弟兄分享了福音,带领二姐夫认罪悔改,接受耶稣基督作他的救主和生命的主。手术前,负责祷告会的章师母以电话方式,带领二姐夫宣告说:“耶稣受鞭伤,王辉(二姐夫)得医治。耶稣受刑罚,王辉得平安。”全教会以及禁食祷告大军,都为二姐夫的手术禁食祷告。

手术那天,当二姐正要推着二姐夫进入手术房的长廊,诗篇四十三篇4节的诗歌突然涌入她的脑海:“我就走到上帝的祭坛,到我最喜乐的上帝那里。上帝啊,我的上帝,我要弹琴称赞祢!”当他们二人以称颂赞美上帝的心面对即将到来的手术时,他们心里的担心害怕就放下了。

手术很顺利,二姐夫仿佛经过死荫的幽谷,但他在加护病房时的伤口完全不痛,开始为主耶稣作见证了,是主耶稣赐给他心里的平安和奇妙的医治。加护病房住进来一位心绞痛却不敢开刀的患者,二姐夫就请护士把他扶上轮椅,来到那人身边鼓励他:“我信耶稣,耶稣医治了我,耶稣把我从手术中带出来。你要信耶稣,勇敢地去开刀。”手术后二姐夫很顺利地进入复健计划,迅速康复后又回银行上班了。

出院后,二姐夫上了基要真理课程后立即受洗。从此每天二姐夫与二姐一起祷告和晨更,在主里共同追求。二姐夫在主里稳健成长,后来成为教会的执事以及建堂主任委员。他过去爱人、助人、谦和、勤俭等美德,如今大大为上帝所用。

愿将一切荣耀归与上帝!

来源:《中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