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祂是我的救主

[ 818 查看 / 0 回复 ]

祂是我的救主

珍妮


在我的人生旅途中,曾出现过一幕幕惊心动魄、出生入死的情景。虽然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但至今在我的脑海里仍然如此清晰。回头看,上帝才是我的保护神,不光在今生,更是直到永生。

惊险的历程1989年夏天,我住在中国广州。一位好友刚刚搬入新居,迫不及待要我看她的新屋,于是我在一天下午赶过去。当我走到那幢楼附近时,突然一个重约六磅的铁球从楼顶上掉落下来,从我的右手擦过,一声巨响让在场的人都吓呆了。当他们看到我这个刚刚躲过死神一劫仍惊魂未定的幸运儿时,有人走过来语重心长地对我说:“这是佛爷保佑你啊!赶快上庙吧!”

回家后,我把当天所经历的险情告诉了我的叔婆(父亲叔叔的妻子),叔婆对我说:“是祖先在天之灵庇护你,今晚要祭祖感恩。”叔婆常对我说,要饮水思源,知恩图报,祭祖是对祖先的孝敬和怀念;不忘先祖的恩德和遗训,子孙后代才会兴旺,财运亨通。叔婆早年从台山来到广州,在铁路局工作,丈夫早年因病离世,身边没有儿女。我父亲
11岁时,叔婆把他从台山带到广州,一起生活。父亲长大后也跟她一起在铁路局工作,后来成为一名出色的列检技工,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叔婆退休后来到我家,像保姆般照顾我们一家人。她曾给我讲述早年日本侵华的血泪史,让她饱经风霜,九死一生,能冲破危难,化险为夷,都是老天爷和祖宗的庇佑。逢中国人的大节日,无论家务多忙,她都不忘祭祖。每逢祭祖,我都给她帮忙,渐渐地我也学会了祭祖。

1990年11月,我刚移居美国不久,坐巴士去洛杉矶,途中经过几个大城市。一天中午巴士中途停在休斯顿,我跟旅客们都下了车。那天天色朦胧,附近的马路非常宽阔,但行人稀少。我有点饿了,想找一家中餐馆吃东西。当我边走边东张西望时,一个年轻中等身材的男子朝我走来,对我笑笑,然后很有礼貌地对我说:“我可以帮你吗?”我打量了他一下,便告诉他想找中餐馆。他说附近就有一间,可以给我带路。我当时没起戒心便跟着他沿着马路走,才走了短短一百多尺的路程,他趁着四周无人,突然转身抓住我的双臂,把我拖到附近一间隐蔽在路旁的破旧小屋里。当时我使出浑身解数,拼命跟他搏斗,好不容易才把他甩开,朝门口冲去。他随即又向我扑过来,凶猛如虎,把我压倒在地上。这时我已精疲力尽,不能动弹了。正当他伸出魔爪,脱我外衣企图强暴我的时候,两名警员破门而入,及时营救了我,把那个色欲熏心的禽兽逮捕了。我对两位警员感激万分,其中一位对我说:“你要感谢耶稣。”我的惊险历程使我意识到,冥冥之中有位真神一直在看顾保守着我,但这位真神到底是佛爷还是耶稣的问题,一直缠绕在我的脑海中。


不幸的婚姻
我结婚时还没有绿卡,丈夫是来自台湾的美国公民。他出生于一个富裕的家庭,从加州大学河滨分校(UCRiverside)数学系毕业,是一所学校的老师。他身材高大,年纪跟我相近。我跟他结婚并非为了绿卡,而是他的吉他弹奏吸引了我。我酷爱音乐,喜欢唱歌,这是我跟他堕入爱河的原因;但跟他生活在一起后不久,我就发现他要控制我的绿卡申请和经济等,并拒绝为我申请绿卡。我的第二个孩子临产前几个月,在我多次据理力争下,他才勉强给我办了绿卡申请。女儿出生后不久,他竟要我支付申请绿卡的1,500美元费用,我只好出外工作,但他和他母亲对我外出工作大为不满。有一天,我接到移民律师事务所的电话,说我丈夫到移民局取消了他给我办的绿卡申请。这消息如同晴天霹雳,我知道他并非诚心帮我,而是用身分掌控我。1995年5月,婚姻终于走到了尽头。当时我不会开车,身上仅有几百元,对未来感到忧心忡忡。我勤奋地工作,不久也学会了开车。

上帝的恩典
有一天,我遇到一位基督徒,她星期天带我去了教会。牧师讲道提到圣经中的话:“上帝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主耶稣是上帝的独生子,祂卑微降世,为世人的罪被钉在十字架上,流血牺牲,成为替罪羔羊。牧师还提到一位叫以赛亚的先知说:“祂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以赛亚书53:5)如此大爱令我深受感动。牧师又提到:“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上帝叫祂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罗马书10:9)后来,我悔改信了主耶稣,从此开始学习上帝的话语──圣经。圣经勉励我:“应当一无挂虑,只要凡事借着祷告、祈求,和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上帝。上帝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腓立比书4:6-7)我开始把我的情形向上帝祷告。

那时我刚信主,也没有受洗,不知道上帝不喜悅离婚,与前夫办离婚时,双方为两个孩子的监护权多次上庭。法庭离我住的地方很远,高速公路要开车一个多小时。当时我不会开高速公路,遇到了重重困难。这时圣经上的话激励我:“我虽行在患难中,祢必将我救活。”(诗篇
138:7)我深信主耶稣,凡事倚靠祂,每次出庭前都祈祷。我所在的华人播道会粤语堂的曾牧师,曾在清晨五点半开车载我去法庭,令我深受感动。上帝又差派郑绮彤这位天使般的律师来帮助我,当时律师费一小时是150元,有时上一次法庭要等大半天。我第一次付完两千元律师费后就没钱再付了,但她仍然多次为我出庭。感谢上帝,最后法官把两个小孩的监护权都判给我。我的律师费多达七千元,除去已付的我尚欠五千元,郑律师知道我的前夫每月给两个孩子的抚养费不到两百元,经济上有很大的困难,便免了我的欠款。这令我惊喜万分,我对她所给予的慷慨相助有说不尽的感激。

不久,移民局公布一项新政策,凡受虐待的妇女可自己提出绿卡申请;我又遇到一位名叫
Judy的美国律师,她知道我经济困难,只收了我两百元订金,就帮我向移民局提出上诉。我的绿卡申请虽然几番周折,但我对上帝的信心没有动摇,仍恒切祷告,教会的弟兄姐妹也为我代祷。律师多次出庭后,移民局经过三年的审核,终于在1999年12月批准了我的绿卡申请。我对Judy律师充满了感激,我更要感谢主耶稣,在我忧伤的时候,祂赐我安慰;彷徨的时候,祂赐我智慧和信心;软弱的时候,祂赐我力量,使我刚强。

生命的改变
我于1998年7月26日受浸,归于主基督的名下,成为上帝的儿女。信主后,圣经上的教导慢慢改变我。以前我对前夫取消我的绿卡申请和他上庭不如实报收入的恶劣行为恨之入骨。他每月只付两个孩子178美元的抚养费,让我这个单身母亲一度陷入财务危机,经历了很多生活困难。他给我的伤害令我痛苦不堪,有时候在我里面如翻江倒海,那种厌恶和憎恨的情绪老是挥之不去;但是圣经话语不断浮现:“因为人的怒气并不成就上帝的义。”(雅各书1:20)“你们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饶恕你们的过犯;你们不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不饶恕你们的过犯。”(马太福音6:14-15)我多次默想主耶稣,当祂被钉在十字架上时,还在为那些侮辱和钉死祂的人向父上帝祷告:“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路加福音23:34)

我反复思想,感到内疚和羞愧。不管听了多少讲道,读了多少圣经,最重要的是,我是否遵守了上帝的诫命,活出了上帝的话语,为祂作了美好的见证。我求上帝赦免我,医治我,改变我。当我打心里去饶恕前夫时,我心中的怨恨和伤痛得到了释放;当我对前夫改变态度与他和睦相处时,孩子们也感到很欣慰。没有饶恕,对立的双方就不可能和平;没有饶恕,就不可能彼此和解。感谢上帝,借着祂饶恕的大爱,让我饶恕了曾经伤害我的人。这正应验了上帝的话:“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
5:17)感谢上帝,“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诗篇23:6)

摘自《中信》
最后编辑兰花 最后编辑于 2024-01-08 17:22:1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