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口罩经济的背后

[ 7192 查看 / 0 回复 ]

钱志群


彷佛就在昨天,非典型肺炎(SARS)流行的二○○三年四月,我从中国飞到美国,沿途看见一道超越了文化和种族的风景线,那就是人们脸上白色的口罩。又在今天,口罩因着甲型H1N1流感而再次流行起来。

口罩只是一种卫生工具,虽有一定的防病作用,但意义却非常有限。透过巴掌大小的一层过滤纱布,似乎看到了一卷漫长的令人闻之色变的人类传染病历史:

公元五四二年,东罗马帝国君士坦丁堡发生鼠疫(俗称黑死病),肆虐四个月,高峰时一天死一万人。

一三四八至五○年鼠疫迅速传遍欧洲,后又多次爆发,整个十四世纪黑死病共夺去了二千五百多万人的生命,约占当时全欧洲人口的四分之一。

一五一九至四○年,美洲爆发天花疫情,西班牙军队入侵墨西哥时,带去了天花这种致命的疾病,致使二至三百万墨西哥印第安人死亡,后来该病又传入南美。

一八一七至三二年,霍乱大爆发,先是在印度加尔各答地区突然流行,后又传到欧洲和美洲,英国有七万八千人丧生,每二十个俄罗斯人、三十个波兰人中就有一人死于该病。

一九一八至一九年间,在欧洲传播的「西班牙流感」(Spanish Flu)蔓延无法控制,夺去了二至四千万人的生命。

一九五七至五八年,「亚洲流感」(Asian Flu - H2N2)夺走了一百多万人的生命。


一九六八至六九年,「香港流感」(Hong Kong Flu - H3N2)夺走了约四万六千人的生命。

艾滋病病毒自一九八一年首次发现以来,不到十年就覆盖了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现今世界带有艾滋病病毒的人数多达四千多万,其中过半数已经丧生。

进入廿一世纪,似乎餐桌上已没有甚么安全食物了,吃牛肉怕疯牛症,吃鸡肉怕禽流感,吃猪肉怕猪流感。

这些凝重的死亡数字,该问责于谁呢?有人怪老天无情;有人抱怨上帝不施怜悯。到底是谁的错?错在我们人类自己。这样说岂不是往伤口上撒盐?可是,我们仍须勇敢寻根究源。人到底为甚么有疾病?因为人有一死。为甚么有一死?因为人类始祖违背了上帝的诫命。上帝曾告诫过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世记二17)人犯了死罪,罪引进死,死亡往往由疾病执行。没有罪,就没有死;没有死,就没有疾病。疾病的根源是人类的罪。

主耶稣降世虽然行了许多神迹,医治了无数人的各样疾苦,甚至叫死人复活。但他明明白白地告诉世人:「在世上你们有苦难。」(约翰福音十六33)死亡下的苦难是罪的部分工价。人类一直以来都在与疾病顽强抗争,虽然如今大部分地区,鼠疫、霍乱、天花、伤寒之类的传染病已被消灭或控制;但新传染病,如艾滋病、非典型肺炎等又像幽灵般地出现,似乎注定人类与传染病的斗争是没完没了。谁也不知道哪一天又会突然冒出甚么新病毒,成了危害人类的凶手,让人防不胜防。

死后第三天复活的主耶稣基督告诉我们,他会再次来到世上,施行最后的审判。这日子之前,世界之王魔鬼垂死挣扎,「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地要大大震动,多处必有饥荒、瘟疫。」(路加福音廿一10至11)甲型H1N1流感不过是向人类再一次敲响警钟而已。

口罩又一次畅销;可是,口罩岂能解决人类的命运?!谁能解决?主耶稣,他以死后复活的大能,为世上罪人铺就了一条通往天堂的永生之路。在天堂里,上帝要亲自擦去我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启示录廿一4)。这并不是说,我们今天不需要戴口罩,但有这样斩草除根的盼望,我们何乐而不求呢?



来源:                                                                                                                 中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