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大地在召唤

[ 10812 查看 / 4 回复 ]

经上说“心里相信,口里承认”就是基督徒了。没错,但是基督徒也有好与差、合格与不合格的差别。一个合格的基督徒除了每天闭门读经祷告唱诗服侍教会外,应该是能够积极而有效传福音的人,这是耶稣给我们的使命。
         

                                                          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马可福音16:15



经上说“心里相信,口里承认”就是基督徒了。没错,但是基督徒也有好与差、合格与不合格的差别。一个合格的基督徒除了每天闭门读经祷告唱诗服侍教会外,应该是能够积极而有效传福音的人,这是耶稣给我们的使命。

中国目前的教会和基督徒在这方面作得比较欠缺,大部分人只是把自己封闭在教会里,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读经祷告,有些教会几乎是与世隔绝的。这和中国当前的宗教政策有关,大量的家庭教会还处于地下状态,不敢大张旗鼓地宣传,而合法的教会又受到现行宗教法规的限制,也不敢越雷池半步。因此形成了教会和基督徒在社会上的失语和失踪现象。不要说进入主流社会了,连边缘社会都很难进入。

与此相对应的是一些个别现象,让我们在茫茫旷野中看见了基督徒的身影,比如王怡、余杰、北村、赵晓、曼德、江登兴、范亚峰等(不包括海外基督徒,因为他们的情况不同)。这些人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是因为他们敢于走到人群中去传福音,敢于去网络大战和社会冲突中拼杀。

两年前刚刚信主的时候,基甸在网上和反基分子尖锐而理性的辩论,范学德深刻而儒雅的论道给我巨大的感动。这些来自海外的声音把我一步步引向神。后来终于在大陆出现了王怡等新生代基督徒的声音,大胆深刻犀利酣畅的文章强烈地撞击着我的心灵,是他们把宣教从教会搬上了社会大舞台。我曾经和江登兴说:凯迪天涯我是不敢去的,我怕挨骂,你看范学德被骂得狗血淋头。江回答说:传福音,被骂总比没人理好。

说得对。许多基督徒也写文章,也在网上发,但是大多数却无人问津,或者只是基督徒看。大陆的基督徒网站也算不少了,有上百个吧,我游览过大多数,很遗憾,基本上是门可罗雀,少数一些人气比较旺的网站也主要是基督徒自己和自己说话,而且回帖大多是看似属灵其实没有实质内容的客套话。

这样一种状态是耶稣喜悦的吗?耶稣让我们把福音传到万邦传到地极,而我们却只在这里开家庭会议。也许牧师确实讲得非常符合圣经,逻辑严谨,感动信徒,但是我们不禁要问:如果牧师和传道人都只在‘家’里讲道,所有的基督徒只在家里活动,能使福音传遍地极吗?保罗说:“我立了志向,不在基督的名被称过的地方传福音,免得建在别人的根基上。”而奥斯本说得更加明白:“当有的人还从未听过福音的时候,已听过福音的人不该重复不断地得到这种机会。”

传道人奥斯本和他妻子戴茜用一生的时间在73个国家用不同形式传福音,他们就是想告诉大家这样一些最简单的事情:上帝的存在,耶稣的复活,我们的得救。他们用最通俗的语言,用各种人们可以接受的方式传福音,请看他们的宣言:

“我们生命的驱动力是:向全世界全人类广传耶稣基督的福音。

我们的格言是:当有的人还从未听过福音的时候,已听过福音的人不该重复不断地得到这种机会。

我们的座右铭是:一条道路——耶稣。一份工作——传福音。

我们的指导原则是:每个基督徒都是基督的见证人。”

他们在全地穿梭传道,每场听众都是25000人到30000人,他们专门去非基督教国家传道,因为他们做的是开拓事工,遇到极大的阻力,逼迫陷害是家常便饭。但正是这些逼迫,给了他们更加巨大的动力。在声势浩大的大型布道会上带领无数人归向了基督。1949年,他们建立了“奥斯本基金会”(OSFO基金会),努力向福音未抵达的地区推进福音事业,开展众多的项目,资助各国本土的全职传道人,在当地部落村庄开展工作。他们对传道人说,我们所面临的是这样一个事实:

1、非基督徒几乎不去教堂。
2、我们的大使命是:“传福音给万民听。”可16:15
3、 既然非基督徒不去教会,那么基督徒只能把福音带到他们所在地方——教堂的围墙之外。

他们遇到的事实也是我们现在遇到的事实,走出教堂,走向社会,也是我们的出路。

基督徒传福音的使命首先是指文化使命。广义的文化包括政治经济法律哲学文学建筑音乐等一切文化形态。福音走向社会就是走向文化,不走向文化,就还没有走向社会(王怡语)。基督徒应该努力探索以福音更新中国文化,赢得中国文化,复兴中国文化的道路。

我们遗憾地看到,目前中国的各个领域都很少有基督徒的声音。哲学领域,经济学领域,法学领域,文学领域,美术绘画领域,音乐领域……似乎整体地患了失语症。更糟糕的是广大的基督徒似乎对这种普遍的失语默认了,他们把教会的模式定位在教徒内部的聚会上,满足于闭门读经祷告唱诗。相反谁要是在某些领域出了“风头”却会遭来谴责之声,“要荣耀主名不要荣耀个人的名”“要彻底破碎自己消灭自己”。总之就是不要你在某个领域“成名”。

这种把个人的名和主的名对立起来的观点很荒谬。所谓出名,就是你个人的成绩得到了社会的认可,有了社会效益,这和荣耀主本是不矛盾的,反而可以更好地弘扬主名。奇怪的是,“基督徒名人”总是会成为一些“基督徒”的把子,比如远志明,比如小敏,受到的攻击远远大于什么都不做的人。最近看了一个深入批判小敏的文章,觉得很吃惊。自己不去有效传福音,蹲在角落里专门找这些埋头为主做工的弟兄姊妹的毛病,以此抬高自己,还自以为得意。真是令人扼腕。

基督徒特别应该在社会重大问题上争取话语权,比如黑砖窑事件,重大的腐败案件,医药改革,中东战争,社会和谐,股票风波,物权法,房地产等等问题,基督徒为什么不可以用基督精神去诠释,去发言呢?深圳基督徒发起的声援黑砖窑受害者的“蓝丝带”活动就非常好,一些基督徒迅速写出了很有分量的文章,比如江登兴的《生命何以神圣——为黑砖窑重温独立宣言》。感谢主,让我们在众多的呼吁声中听见了基督徒的声音。

为什么在时政评论中很难听见基督徒的声音?有两个障碍。

一个是很多教会不同意基督徒参政议政,好象基督徒一发言就是“不顺服掌权者”了。为此我很困惑,不禁要问:基督徒应该不应该作光作盐?应该不应该维护神的道?应该不应该行在神公义的路上?如果应该为什么我们就不能用对国家对人民负责的态度发言呢?《罗马书》13章还有一句话:“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惧怕,乃是叫作恶的惧怕”。

当然我们应该尽量避免发生冲突,一切从传福音的大局出发。但是对于违背神的旨意的掌权者我们只能顺服神而不顺服人,在这方面,我们的前辈给我们作出了榜样,比如王明道,倪柝声,在建国初和文革期间中国教会大逼迫的时侯,他们坚守神的道,与邪恶作殊死的斗争直至殉道。他们是不是“不顺服掌权者”呢?当时如果顺服,就是放弃基督徒身份,就是背叛神的道。彼得、约翰说:“听从你们,不听从神,这在神面前合理不合理,你们自己酌量吧!我们所看见、所听见的,不能不说。”使徒行传 4:19

另一个障碍是,在许多领域,基督徒由于自身的素质决定了不具备发言的资格。什么都不懂,插不上话,怎么发言?你可以指责别人顽固不化,不接受神的话语,你可以愤怒别人对基督徒的讥笑甚至漫骂,问题是这有用吗?话语权是你自己争取来的,谁也不会送到你手上。别人不接受你所传的道,问题可能恰恰是出在你自己身上。

目前特别迫切的问题是给知识分子和文化人传福音。一般来说,让文化基督徒去给文化人传福音,让知识分子基督徒(用基甸的语言叫基知)去给知识分子传福音,效果一定好于文盲和科盲。

近年来也有一些基督徒争取到了话语权,比如经济领域的赵晓、曼得,文章能够在主流媒体刊登,能够具有向社会上层人物演讲的机会和资格。王怡的文章、访谈大量地刊登在《南方周末》等主流媒体上。一些音乐家像黄安伦,苏文星等,他们自身的成就决定了他们在这个领域有资格发言。社科领域,刘小枫多年孜孜不倦的努力也为神学研究开辟出了一片天地。谢文郁,陈韵林等以哲学和诗性的文笔向社会展现出基督文学的魅力……但是毕竟还是太少了。我们急需发现和培养基督徒里的“名人”:名作家、名诗人、名画家、名歌手、名学者、名教授、名律师、名医生、名主持人……急需要有人来作这方面的宣传推广工作。既然要走向市场,就需要用适当的市场手段。既然是一个事业,就需要有人当成事业来系统操作。这么做不是为了荣耀个人,而是为了荣耀神,彰显基督精神。

见过《海外校园》的苏文峰老师,很赞赏他所作的工,就是要在大陆发现和培养文化领域的基督徒,把这些人集中起来,以便发出更大的声音。他的同工施玮不仅在诗歌界独树一帜,在福音小说方面也很有造诣。她的作品不仅基督徒喜欢,在非基督徒里也有着大批的读者。

在此有必要提一下《博客行》网站。这是一个由基督徒发起并主要由基督徒管理的文学艺术原创网站,面向社会人群,注册会员中有一半以上的非基督徒。在这里,基督徒和非基督徒和睦相处友好交流。有一批在文学诗歌音乐领域颇有造诣的基督徒博客,吸引来大量文学艺术爱好者,从两年前的几十人发展到现在的3000多人,点击和阅读排名在大陆主内网站名列前茅。2006、2007年,本网站先后推出两张公开出版的主内赞美诗歌专辑,这在国内网站是不多见的。博客行网站的方向值得总结并发扬光大。

笔者一年来主要在社会网站活动,与网站的朋友相处融恰,所写文章诗歌歌曲深受欢迎,有效地传播了福音,让众多非信徒从对你本人及文章的兴趣,开始关注上帝、接近上帝直至走向上帝,其中不乏一些感人的事例。虽然也遭遇过不少攻击和抵挡,包括来自基督徒内部的反对,但是我越来越感到,这是符合神的心愿的,这种在旷野中撒种、松土的工作是神所喜悦的。

遵照上帝的旨意,我们的目的是要占领所有的地盘,如果我们不能做到在所有的领域拥有发言权,如果我们的声音没有让所有的人听见,耶稣交给我们的任务就没有完成。任务非常艰巨,需要一大批人为此将自己全然摆上。同时,需要将志同道合的人聚集起来,形成一个文化基督团队。应该有人来做这个连结的工作。

传福音不能只是满足于你说了,你写了,你传了。你说的人家不爱听,你写的人家不爱看,你传的人家听不懂,那不是和什么都没有做差不多吗?那种看起来很属灵很虔诚很追求的自言自语不是不要,而是不适合到人群中去。

在最新一期的《橄榄枝》上我看见一个醒目的标题《 用汉语传扬上帝的名》。这个标题咋一看有点奇怪,难道我们在用外语传福音吗?仔细看便知道是非常重要而迫切的话题。

我们不能不承认这样一个现实:就大部分基督徒而言,我们看的书是外国的,唱的歌是外国的,看的电影电视是外国的,听的广播是海外的,……有多少是我们自己的呢?一般来说,外来的文化想要深入人心是很难的,我们需要大大兴起本土文化,这就是上面说的“用汉语传扬上帝的名”。

小敏创作的赞美诗歌从艺术水平上来看很一般甚至很业余,但是为什么能很快流传?因为它是本土文化,它适合在中国大陆尤其是乡村传唱。那些从西方传过来的赞美诗歌确实非常好,但好的不一定是适合的。为什么前几年许多农村教会把一些老歌拿来重新填词改成赞美诗歌唱?因为他们找不到适合他们唱的歌曲。对于广大的中国乡村教会来说,小敏的诗歌就是适合的。因为它是本土文化,有中华民族的背景和底蕴。

信主两年多了,一些愿望在我心头越来越强烈:什么时候我们能看见大陆的福音电视台,电台?什么时候我们能看到公开发行的真正属灵的主内刊物?什么时候能够在大剧院观看我们自己的主内文艺演出?什么时候能在社会音像商店里看见大陆主内歌手创作演唱的赞美诗歌?……这一切如果不能实现,福音家喻户晓的目标就很难做到。

不过社会在发展,在进步,我们已经看见了上层政策上的松动,看见了黎明前的曙光,听见了神州钟声正在敲响。

2007年5月14日,温家宝总理在视察上海同济大学时有一段讲话:“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那是没有未来的。我们的民族是大有希望的民族,希望同学们经常地仰望天空,学会做人,学会思考,学会知识和技能,做一个关心国家命运的人。” “仰望天空”这句话从总理的口中说出来,意义非凡。我对此报有很大的希望和美好的幻想。

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王小丫是基督徒,我非常佩服她的勇敢,最近云南举办了大型赞美会《让爱走动》就是由她主持的。中央电视台并没有因为她是基督徒就排挤打击她,这也是一件令人振奋的事情。

对有使命的基督徒来说,抱怨和愤怒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马上行动起来,走出教会,走向社会,拿起手中的文化武器,去打那美好的仗。争取在网络上的话语权,争取在主流媒体的话语权,争取做基督徒社会名人。争取利用个体基督徒的名,去荣耀主的名,弘扬主的名,传播神的声音。

基督徒的使命就是向普天下,向万民见证基督及他的复活,中国的大地在召唤,中国的福音事业在期待我们站起来,走出去。正是这份使命驱动着保罗走出以色列走向罗马,驱动着彼得约翰们不畏逼迫直至殉道,驱动着马理逊戴德生们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死在中国……这些先辈是我们的榜样,他们的行为又驱动着我们走出教会走向社会。

最后借《马可福音》的结束语结束我这篇文章:“门徒出去,到处宣传福音,主和他们同工,用神迹随着,证实所传的道。阿们!”
TOP

很深刻也很鼓舞人心。我们再不能自顾自怜下去了。开始行动吧,就从“771事工”开始 :每7天,在我们网站阅读7篇文章,挑选1篇发送给你还未信主的亲朋好友。
TOP

回复 2# 山风 的帖子

作者说出了很多我的心里话。 基督徒们不能再满足于在教会里你亲我爱了。我们一定要行动起来,从我做起,从小事做起,将福音传出去。771事工就是一个每一人都可以参与,福音撒种的事工。一起来参加吧!
TOP

“是的,不要再和自己打仗了,不要再封闭,走出去,为主打美好的福音仗吧。把福音传给您的亲戚朋友,认识和不认识的人。不是等自己完全了,才能传福音,福音本身就是完全的,是神的大能,为要振救一切相信的。”我对我自己说。
TOP

感谢主! 火已经烧起来了,动手的日子到了,而不是等的日子,让我们加足了“油”,让主的福音如烈火遇干柴,蔓延到朋友中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