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我是罪人

[ 6638 查看 / 0 回复 ]

钱正芸

我二00八年八月五日抵达美国,和所有大陆学生一样,在国内马克思主义的薰陶下长大,坚信这世上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任何事情只能靠自己的努力。我从不相信自己可以真正的接受主耶稣基督,相信有上帝的存在。八月底,我却在老乡胡橙的带领下做了决志信耶稣的祷告;但说实话,那是在对美国、对自己的生活很绝望的情况下做的决志祷告,我并没有真正的相信。接下来的一年,我断断续续,若即若离的徘徊在基督徒的这个圈子里,直到今天我才敢说我真正的知道自己得救了。

其实我信主耶稣的这段路走得很长,曲折地绕了很多冤枉路。这几年来,我一直在拒绝,一直在逃避;但是上帝一直没有放弃我,一件接一件的事情让我看到他在我身上作的工,让我知道他一直没有离弃我。

二00八年八月底的决志祷告是我认识主以来的第二次决志。我在国内很早就接触过基督教,而且差点受洗;但是我选择了逃避,因为我总到最后关头就犹豫自己是不是真的信上帝。在国内,我高中时候有外教,他们都是美国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派到我们学校来的。外教对我特别好,除了正常上课还经常邀请我去他们家吃饭,带他们逛街等等,于是从小培养了我对英语的爱好。

正式接触和认识上帝是在大一那年。当时我和另外一个男同学被学校选出参加中央电视台的CCTV杯大学生英语演讲比赛。那个男生高中时来过美国交流学习,是个很虔诚的基督徒。每天培训完,他就与我聊天,向我传福音。当时我很好奇,就跟他做了决志祷告。大二开始,我参加校园里他们的团契,每周日早上大家都会聚在一起唱歌、祷告、分享、读经。大概三个月后,他们要我受洗,我突然觉得很害怕,我只想跟他们一起玩,不是真想信上帝。回家和家人一商量,决定彻底远离他们;于是后来不管他们怎么打电话联系我,我就是不理。

大三时我们班被学校和国家送到泰国去交流学习一年,我被选为出国的总团长,一人要负责全班的护照、机票、签证,还有我们在外一年的学习生活。到了泰国,人生地不熟,自己泰语那时还不是很好,作为团长我的压力特别大。在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一位美国男生,后来才知道他是我在国内做汉语家教的一个美国学生的好朋友。国内我做汉语家教的两个学生都是传教士,而且他们一直以为我是基督徒,反正我也不吭声,每次他们要去哪里宣教,我就带路,做翻译,跟着他们一起去。所以在泰国的这位美国男生早就从我学生那里听说过我。

我抵达泰国后,他各方面都很照顾我,而且把我带去了他常去的一个国际教会,一直对我很好,我遇任何困难和麻烦,他都尽力帮助我。我当时泰语不好,教会里的美国朋友就用英语辅导我学泰语,使我的英语和泰语都进步了。因为想提高自己的语言能力,我一直没有告诉他们我不是基督徒,无论他们有什么活动我还是一直参加。

一、两个月后,一个机会,我进到中国驻泰北总领事馆工作,协助副领事处理在泰北地区的留学生事务。当时身兼双职,学校的领导三不五时的给我打电话,发邮件,说一定要把班上同学管好,不能随便让同学们参加当地的政治、宗教活动;在领事馆里工作经常也是开会,三令五申的强调泰国政治和宗教形式复杂,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宣教特别自由,教会众多,一定要保证我们中国留学生不能参加这些宗教活动。在我们留学的大学后面,走路不到五分钟就有个很大的华人基督教堂。我们班同学一到周末都会去那里吃饭和玩。我作为负责人,却做了件很不道德的事情,我阻止班上同学集体往教堂里跑;但自己又整天和那帮欧洲与美国的基督徒在一起参加他们的教会活动。(但是我们班还是很蒙福的一群,我来美国终于信了耶稣,其他同学在大学毕业回到泰国工作后,也有不少信主耶稣得救的。我们班当时的班长、团支书和他们的几个好朋友,也在我们学校后面的教堂决志受洗成为基督徒,现在被他们教会送到韩国去读神学了。)

一直以来,我的成长虽然有些小波折,但还算是一帆风顺的。从小到大学习从来没让家人担心过,大大小小的奖状、奖杯往家里捧,经常出入电台、电视台参加各种比赛,家里人一直以我为荣。我一直以来都把这些成就归功于自己的努力,没想过是上帝的恩典。表面上很谦逊;但骨子里真的很高傲。

来美国前,系主任曾答应给我一个职位,这样就没有学费和生活费的负担了。谁知到了美国,系主任告诉我暂时不能拿到那个职位。既然已经出来,我就没打算向家里要一分钱,他们确实也没能力帮助远在美国的我;因此一个人真的很绝望、惶恐,不知该怎么活下去。绝望之中,我又做了一次决志祷告,开始跟上帝祷告,希望上帝能解决我的问题让我能活下去。说实话,当时真是病急乱投医,也不知道灵不灵,就每天晚上使劲的祷告。但奇迹发生了,我在校园里填表找工作,很多人申请一直没有着落,体育馆都不要我做第二轮面试,直接叫我去培训上班了。这一切让我看到了希望,在体育馆工作两个月,教育学院一个教授需要助教,一年合同结束后,系主任给回我原来的职位。

很惭愧,当我拿到这工作后,又远离主耶稣,再不读圣经和祷告。断断续续参加一些教会活动也是去玩,直到那天晚上,我们大家在蔡伯父、蔡伯母家吃饭,所有人都在劝说丁飞信耶稣,听着所有人的交谈,感觉像如雷灌耳,送进我的心里,让我想到了我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那晚回来,我一个晚上没法睡觉,想到以前所有的一切,眼泪不自主地往下掉,深觉我是个罪人,是个骗子。丁飞他还不能完全接受,至少他大胆说了出来;而我,是根本不吭声,人家怎么说我都不反驳,特地让人家误以为我信了耶稣,我实质是个混迹教会的伪基督徒。我现在知道那时是圣灵开始在我心里工作,让我真正有了感动。从接触上帝到如今这五年来,一幕幕就像放电影般在我脑子里显现,从中国到泰国,到美国,我再也忍不住了,一个人凌晨两、三点躺在床上哭得直抽泣,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突然认识到了自己所有的错误,觉得自己好可怕。

第二天,我去门训老师Jeannette的家里,我把我所有的往事都告诉她,而且哭的很难受,我觉得自己真的错了。那天我们聊了好久,真的感觉Jeannette就是上帝派到我身边的一个天使,在她的带领下,我做了忏悔祷告,祈求上帝的原谅。从此,真的就像有种力量住进我心里,一道光射进心底,看到了自己所有的阴暗面,我不想再过从前那种自私自利的生活。

以前的自己把上帝当阿拉丁神灯一样,遇到困难和麻烦就猛求猛祷告,没事了就把上帝抛到脑后。五年前我因为好奇和贪玩所做的一个决志祷告,上帝那时就已经看在眼里,一步步把我引导到今天。我真的很感激在我远离和背弃上帝的时候,他没有放弃我,一直努力让我重新回到他的怀抱。这些年来,身边的姊妹弟兄一个个无私的帮助我,从我不信上帝的时候就开始无微不至地关照我,从学习,到语言,到工作,到友情,所有的一切我知道都是上帝的供应。

这个暑假,自从我真正决志向上帝忏悔,从心底接受上帝后的两个月,生活过得是一团糟,各种麻烦事一起向我涌来,坏事接二连三发生,车祸、赔钱,与室友关系跌到低谷,发烧感染重病,学业受挫,自己的研究项目错误频出,害得导师跟我一起丢脸⋯⋯,我真的从来没有这么失落过,也从来没在两个月里遇到这么多的麻烦事。我什至怀疑,是不是所有的倒楣事都因为我决定信主耶稣起的,差点决定又一次背弃上帝。但是这次不一样了,弟兄姊妹们一直在我身边为我打气加油,告诉我生命总会遇到试探,尤其我们的得救是那么珍贵的礼物,我不应该轻易放弃。雅各书一章12节就说:「忍受试探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经过试验以后,必得生命的冠冕;这是主应许给那些爱他之人的。」我真的很激动,以至直到二○○九年八月十六日,没有又一次反悔和逃避,最终接受洗礼真正成为主耶稣的跟随者,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因为上帝是那样无条件地爱我,赐给我的什至比我在地上的父母所给的还要多。得着他、信靠他让我的生命如此丰盛,再有怎么样的困难我也不害怕。我知道从今往后有上帝与我同在,生命里的每一步他都会牵着我的手往前行,当我经历死荫幽谷、生命的磨难时,是他抱着我在走,天父永远不会放弃自己儿女的。

罗马书八章35至39节说:「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吗?是困苦吗?是逼迫吗?是饥饿吗?... ...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上帝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无论何时何地,我们要充满信心,因为上帝创造了我们,他爱我们,这种无条件的「爱」是超越了世界任何人的爱,他会帮我们安排好我们的道路,在我们面临险恶与试探时,他都不会背弃我们;因为没有什么能使我们与上帝的爱隔绝。

《中信》月刊,二零一一年5月号.总第589期.第50卷.第5期

最后编辑小草 最后编辑于 2011-05-22 21:52:0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