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我是小混混,我信耶稣了

[ 5973 查看 / 0 回复 ]

我是小混混,我信耶稣

(/泥人)

回想20多年的点点滴滴,笔尖划过之时,我心中升起一股对耶稣的感恩之情,这不是几滴眼泪可以表达的,也不是几行词句可以描述的,耶稣对我这个无知无能的罪人的爱,真是我一生都无法测透的。

失去地上的父

我出生在一个充满了基督之爱的家庭,爸爸是教会传道人,又是一名带着众多徒弟的木匠师傅,很多地方的教堂都是爸爸帮忙建造的。妈妈是主日学的教员,她讲述的圣经故事常常让我们听得津津有味。

7岁的时候,父亲去世了,信徒们切切的祷告和家人的眼泪还是没能挽回爸爸去天堂的脚步。年幼的我根本不明白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莫名其妙地望着妈妈痛哭流泪。

爸爸的离去使我们原本富裕的家境一落千丈,生活的担子完全压在了妈妈瘦弱的肩膀上。脑海中,我隐约还记得妈妈孤独地靠在床边哭泣的样子。妈妈靠着耶稣的力量,含辛茹苦地把我和姐姐养育成人。

很多传道人会探讨原生家庭的影响和伤害,有无数的孩子控诉自己的父母如何伤害了自己,每当这个时候,我都很感恩,感谢耶稣给了我一位伟大的母亲,一位把我引到耶稣面前的母亲。

经历了那么多年的风风雨雨,我真切地感受到耶稣的眷顾和恩典,他的爱弥补了我内心缺失的那份父爱。用我常说的话就是:自从我没有了父亲,天上的阿爸父就成了我唯一的爸爸,唯一的依靠。

成为校园黑帮

读小学时,我受到当时古惑仔风潮的影响,参加了所谓的校园黑帮。在教会里,我假装是一个属灵的小弟兄,参加各种事奉;在学校里,为了安慰妈妈,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可同时,我又在帮派里偷偷地干一些坏事,比如在课桌里藏刀和斧头预备打群架;有时在老师进教室之先,在门上放很多扫把和水桶,等老师一开门,上面的暗器就会掉下来。

有时我深夜未归,到家后会被妈妈打一顿。妈妈在背后一直在为我的顽皮叛逆祷告。有一天,我和帮派的几个人在学校郊外瞎混,没想到,经常与我们打架的一伙人早就在附近埋伏要报复我们,而我们却丝毫没有察觉。

那天,正当我们越来越接近他们的埋伏时,我心里有一个很特别的念头,叫我离开这群人。我没有拒绝这种不可思议的反常想法,慢慢离开了我的同伴。等我走远,再回头看他们,他们已经被其他人包围起来了。我心里很清楚地告诉自己——是耶稣救了我。

这件事以后,我才认识到耶稣的存在是真的,原本只是占据我脑海一片知识板块的耶稣,渐渐地进入到我的心里。我开始慢慢学习,用心祷告、读经和事奉。以前,我只是把每句祷告词背得滚瓜烂熟,后来我则学会真心地祷告,说心里的话。这期间,我被耶稣十字架的爱真切地感动了。

我很难过,在这样一位爱我的耶稣面前大哭,也为我从前如此愚昧、不明白他的爱而哭。我也被自己吓到了,我原本是一个在外面胡作非为的小混混,原本是一个偷妈妈的钱、偷亲戚的钱到处乱花的强盗,我怎么可能会流眼泪呢?

耶稣竟然如此爱我,愿意为像我这么顽皮的坏孩子钉死在十字架上!耶稣又让我发现自己的心里是多么污秽不洁,生活是多么败坏肮脏,以前不去干坏事心里会不舒服,现在有了耶稣的同在和帮助,我开始脱离学校的黑帮生活。帮派中有几个人后来因为犯罪早早入狱了,我特别感谢耶稣对我的保守和怜悯。

从此以后,我的耶稣不再只是我妈妈的耶稣,也不再只是传道人嘴里的耶稣,他是我生命的主,他为我的缘故在加略山的十字架上流血舍命,他复活的生命在我心里指引着我一生的路程。我相信,无论是身处阳光明媚的高山,还是荆棘铺满的幽谷,十字架上的耶稣都会陪伴在我的身边。


作者过去经商,现为传道,在西班牙读神学。
最后编辑齐鲁 最后编辑于 2015-05-17 23:03:3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