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献祭—救赎之路

[ 298 查看 / 0 回复 ]

献祭—救赎之路

作者:冯静

创世记:3:20 亚当给他妻子起名叫夏娃,因为她是众生之母。
3:21 耶和华 神为亚当和他妻子用皮子作衣服给他们穿。

这是一个悲剧故事的起点,这个悲剧故事就好像一个漫长的史诗,它一直演奏着绵延着贯穿于全人类的历史,这是人类悲剧历史的序幕。

从这一天开始,亚当和夏娃要离开上帝精心为他们预备的伊甸园,在那个伊甸园里,有四条漂亮的河流,有吃不完的果子,有无忧无虑的日子,不用操心的生活,所以我们现在很向往的那种闲适轻松和岁月静好。

但是因为亚当和夏娃将自己的信任,将自己的灵魂都交托给魔鬼的谎言,让他们选择背向上帝和背靠上帝的就是背弃上帝的时候,他们从此与上帝要隔绝了。

他们开始了人类走向死亡的过程,而他们所生的每一个孩子都跳脱不了这个死的过程,我们从生貌似生,但是我们从生就是死的,可是我们以为我们活着,因为我们看见我们鲜活的皮囊,我们看见我们四肢,我们也看见我们在种五谷,我们看见我们在运筹帷握,筹谋这世界上的金钱名利,但是我们从来不知道,其实我们就在死荫的幽谷之中。

我想这是一个巨大的哲学问题,人真的不太容易去思考我的本体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我应该是一个什么样子?而我现在是个什么样子?我的本体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其实人真的不再去思考。

我们从一开始的九年义务制教育,就让我们知道要学好“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我们要拥有文凭,我们要打闯天下,我们要光宗耀祖,我们要买房生孩子,我们要拥有很多物质上的东西,名利上的东西,或者说我们在追求我们以为的诗和远方。

可是我们从来没有细想过我的本体,他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这个本体他处于什么样的状态?这个本体的归宿在哪里?他的出路在哪里?他到底是一个悲剧的角色,还是一个可以谱写美好剧情的角色?

所以上帝跟亚当,在亚当吃了这个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之后,上帝跟亚当说的第一句话是,亚当你在哪里?人呐,你在哪里?我们真的从来不去思考。

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我知道了死,我知道了死是消失是灭亡,我从此就会死去,我的父母,我的姐姐也会死去,那时我是害怕的。

但是我看的那些大人他们明明知道自己会死,他们为什么面带笑容,每天好像很清风云淡呢?到底为什么他们是这样呢?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要死吗?那个时候我就在想,也许我会成为一个个案,也许我不会死去呢,我就在想这个事情啊,我想也许我是幸运的。

但33年后我真的是幸运的,也就是我发现了一个永生之道。当然很多人都会觉得你真蠢,人人都会死去的,人死如灯灭,你怎么会以为你有永生之道呢?你怎么那么轻信这本圣经?

你怎么可以相信你没有看见过的上帝呢?我们有时候真的,不知道怎么样来解释。比如说我们看到了一个杯子,我们可以用皮肤去触摸,我们觉得这个杯子,我就知道它是陶瓷做的,我们根据它的温度和它的质感,我们知道它是陶瓷做的还是金属做的。

我们会分辨它,我们眼睛看到颜色,我们也会根据颜色的光波去分辨,说它是红的还是绿的。但是我的皮肤能感知颜色吗?不能,那我的眼睛能感知这个金属的硬度吗?其实也不能!你所有的这些眼睛视觉能感知,是因为你的皮肤接触过你有这个数据储存在你的脑子里,有这个记忆。

也就是说,人是综合的感官,在感受着这个世界上不同的东西,皮肤能感觉到硬和软冷和热,眼睛能感到光的强弱色彩,我们的味蕾能感觉到味道。

你的皮肤能感觉到味,味道是香的吗?不能对不对。那么种种,这一切都表明我们的每一个部分就是我们每一个触觉能感觉到的,而另一个触觉是不能感觉到的。我不知道我讲清楚了没有,比如说眼睛能感觉到的,红色你的手去摸不出来红色的。

那么就此而言,我们可以想到我的灵魂,我内在能感觉到的上帝的爱上帝的存在,可是我的皮肤眼睛统统没有办法感觉到。那么现在如果你来说把你的上帝给我看看,我只能说:“I m sorry ,I cant!”

为什么?就好像说你把你的酸你的甜你的苦让你的手去感受,你能感受吗?不能,那同样你现在让我把我灵魂深处感觉到的和我的灵魂遇见了上帝给你眼睛看,它是看不见的。

而是我们常常封闭了我们的灵魂,我们都觉得这个东西并不存在,它只是我的情感,它只是我们称为意识的东西,它是一种唯心的。不是这个样子的,为什么我们像洗脑了一样去相信我们惯常相信的东西啊?我们有没有想过,也许过去的教育并不完全正确呢。

我们再回到这段经文里面,从这天开始,亚当称他的妻子叫夏娃,因为她即将成为众生之母。从这一天开始,夏娃所生的每一个后代都将延续人的悲剧,而他们的后代将统称为人类后代悲苦的人生,将统称为人类历史。

从这一天开始,亚当不再称夏娃是他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她对于亚当来说只是一个繁衍的工具。

那么我们看一看上帝做了什么呢,上帝用野兽的皮子动物的皮子给亚当夏娃做了衣服,他们背叛了上帝,上帝送亚当夏娃离开伊甸园的时候做的是为他们做衣服。

我们有一首古诗说,“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画面,我想不用多说,大家都能够体会到上帝的心境,上帝的爱。上帝足够强大,强大到他不需要别人来爱他,可是他足够丰富,他丰富到他爱他所造的。如果我们真的有这样一个超然的力量,他是爱我们的。

在我们背叛他之后他仍然能够为我们去做衣服,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我们真的很渴望被爱,我们很渴望这种爱能够卸下我们所有的重担,擦干我们所有的眼泪,抹去我们所有的委屈,担当我们所有的忧患,我们很需要这种爱!

这种爱能够帮助我们照亮前面的黑暗,并且能够给我们永生。如果世界上真有这样的爱,为什么我要拒绝呢?如果世界上真有这样的爱,为什么我们要回避他呢?我们有时候会自欺欺人,看一些小说,我们希望这个架空的历史能成为现实。

可是,为什么我们面对圣经,面对上帝的爱的时候,却总是要去回避呢?因为有一个声音曾经强烈的说过,上帝是假的,他不存在。所以我们就人云亦云。

这种人云亦云在我们的生活中真的是随处可见,尤其这种强大的势力来造成人云亦云的狂风巨浪更是枚不胜数。

我们就看现在美国的国务卿蓬佩奥在致力于什么样的事情,他正致力于不断的造假造谣。要在世界上要再要向全人类宣布说这次的这个疫情他是因为武汉的病毒所造了这样一个人造的病毒,并且泄露。

他经常说他有大量的证据,他能够证明,包括川普也这样说,可我们分明知道这是谎话,因为科学界已经很清楚的说,就目前人类的这个水平,包括中国的水平是没有这个能力造出这种病毒的,而且这个病毒并没有被泄露的。

为这个事情我曾经专门有跟病毒所联系过,沟通过,因为我同学在这个病毒所里担任领导。他曾经这样说,他说我们要泄露病毒,第一就是我要有才能泄露,就是我没有的情况下,我如何泄露;第二病毒所并不是致力于去去制造病毒,他只是去分析病毒,他只是要去防范于各种病毒的出现,防范于各种可能出现的公共危机而已。

蓬佩奥的这个谎话几乎是在欧美先掀起了狂风巨浪,因为不是每一个人他都是理性啊,他都是了解病毒的结构架,或者说他都是科学家。就算是美国的最权威的那个科学界的杂志Science,他一再强调这个病毒是不可能人为造出来的,就算是我们知道的,医学界顶级的杂志《柳叶刀》主编也这样解释。

但是,蓬佩奥仍然会这样造假,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生来就是有罪的,人类一直不缺乏造谣的势力,他能够向全世界造谣,病毒是武汉生产并且武汉传出去的。那么是不是也会有人向全世界宣布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上帝,就像那个蛇对夏娃说,你吃吧,你吃的日子不一定会死。

所以我们习惯去接纳一些更强的更有力的声音来洗涤我们的大脑,不论这个洗涤我们这个大脑的这个声音是什么,是真是假,其实人的智商很有限,我们没有那种能力来辨别真伪的。我们如果要辨别真伪,最好的方式是什么?就是回归到我的本体,我们扪心自問,来自问我要什么,我是谁,我从哪里来?

所以今天读到上帝为亚当和夏娃用皮子,用动物的皮造衣服,然后送他们出伊甸园,我是能感觉到上帝的爱我,相信有一天我们都会感觉到这种爱!

爱是什么,爱是无条件的对人的好,对人的善意没有条件,这才是爱!我们都做不到,那么我们又看到上帝为什么要用动物的皮子为亚当夏娃做衣服呢,那么既然有皮肤就会有杀戮,人类的历史上出现了第一次的动物被杀戮。

用杀戮就会有鲜血,所以当上帝杀死一个动物来为人类做皮子的时候,做衣服的时候,我们就会看到上帝的愤怒在哪里发泄了,就是他杀掉动物,他用动物的血为亚当和夏娃献祭。

从这一天开始,我们有了献祭的内容,我们的人类有了献祭的内容。那我可能问什么是献祭呀?我们知道桃园三结义我们看过这个细节,就是刘关张,他们捧着酒,酒里滴着什么?血!这叫歃血为盟,中国最古老最传统的一种仪式,我和你是有血缘关系的了,我和你是歃血之间的关系,我和你是生死之交。

那么上帝和人之间的关系,第一次把亚当和夏娃送出伊甸园的时候,上帝就歃血为盟杀掉一个动物,这个动物的血就涂抹在亚当和夏娃的过犯之上,就是我把这个血就像涂料一样涂在你偷吃了这个果子背叛我的这个世界上,我今日不再看了不再恨你。

但是你却要因此承担你该承担的错,你该承担的,所有的一切,你继续承担,我们看到了上帝的爱和上帝的公义,祂的公义就是你该做的,你还是要去做。

那么从此以后,人类难道就真的永远这样沉沦下去吗?人类该怎么样才能得到救赎呢?所以我们以后就会知道有耶稣的出现什么样的重要!所以这是一个哲学的伦理哲学的一个漫长的一个哲学史的过程,就是基督教史的过程,我们在学习中就会慢慢的发现。

来源:菜鸟英语角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