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敬神者无畏——《诺克斯传》编辑手记

[ 5368 查看 / 0 回复 ]

        惠恩


这里躺着一个人,他敬畏神到了一个地步,以至于不害怕任何人。
——约翰•诺克斯的墓志铭
  每个读罢本书的人可能都会禁不住掩卷慨叹:诺克斯这个人真是什么也不怕!
  诺克斯是苏格兰的改教家。但他的影响绝不仅仅在苏格兰,而是遍及全世界的。
  诺克斯生活在一个政权更迭频繁的时期。其中,英格兰有爱德华六世、“九日女王”简•格雷、玛丽一世(即“血腥玛丽”)、伊莉莎白一世、詹姆士一世。苏格兰有玛丽•斯图尔特和詹姆士六世。
  
  一
  
  改教前的苏格兰,基督教普世性的腐败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腐朽的天主教制度下,滋生出一大批趋炎附势、逢迎巴结、油嘴滑舌的寄生虫,他们聚敛了大量财富,攫取了显赫权力,修会乃至整个宗教制度的腐化堕落绝对挑战大家的想象力。
   宗教改革应运而生并广泛传播,诺克斯也受到了这思想的洗礼而归正。后来,他曾被法国人俘虏,沦为划船的奴隶,之后回到英格兰担任新教牧师。“血腥玛丽” 上台后逃亡欧陆,在日内瓦加尔文门下受教。1559年重返苏格兰,致力于传播新教教义、将他的同胞从当时的宗教腐败中拯救出来。
  在诺克斯一生 的服侍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他的大胆无畏。作为一个蒙召的神的仆人,他充满感恩,对于作为“上帝奥秘之事的管家”,诺克斯敬畏的只是:自己对于这一神 圣的托付是否尽忠职守?而不是人的看法和自己的安慰。他不怕与一切不合乎上帝旨意的人对抗,无论是能决定他升迁的宗教界首领,还是能掌控他生死的宫廷王 室。
  那时,天主教那些教会的无上权威、教士等级制的不同级别和隶属团体、洗礼时画十字架、领圣餐时必须下跪等礼仪、矫揉造作的服装、生硬模仿 的动作、宗教仪式中徒然无用的重复祷告,对于这一切,诺克斯无情地批判和摒弃。他所持守的核心原则是:在基督的教会里,特别是在礼拜的行为中,一切的安排 和样式,都当遵照神圣启示的智慧和权柄所指示的去行,而不应当按照人的喜好和指派。
  他的新教信仰,令到信奉天主教的准岳父阻挠婚事。他毫不畏惧,在原则问题上毫不退让。好在他的准岳母和未婚妻一直是新教的坚定信仰者,使有情人终成眷属。
  当时,除了要反抗天主教再度掌权,还有更隐蔽的对手。他的同一战壕的朋友突然变节,很多信仰不坚定的人根据最高统治者的喜好来改变信仰。诺克斯心痛之余,直率大胆地斥责这些人。
  
  二
  
   诺克斯所做的在人眼里“十分出格”的第一件事,就是他写了一篇反对女性掌权的文章。其时,英格兰“血腥玛丽”的暴政最终激怒了他,他再也无法忍受女王有 增无减的残酷行径,发表了一篇名为《吹响反对女性丑恶统治的第一声号角》的专论,文中的言辞振聋发聩:“提升一位女性来统治、凌驾、管辖和治理任何一个王 国、政府或城市,这是与自然本性相冲突的事情,是对上帝的傲慢无礼,并且完全背离了他所启示的旨意和公认的训诫;最后,这是对所有公平和正义的颠覆。”
   这样一篇檄文,那些热心赞同女性执政的人们肯定会愤愤不平;文中大胆的攻击也会让学者圈子里出身高贵、温文尔雅的人士感到惊恐不安,并招来他们的指责。 但是,为了宣讲自己深信不疑的真理,他决心“蒙上眼睛、捂上耳朵”,不理睬这些威胁和诽谤。不出诺克斯所料,这篇专论使他受到两位女王的怨恨;而他将会在 她们的执政期内度过自己的余生;其中一位是他本国的女王玛丽,另一位是英格兰女王伊丽莎白,后者对苏格兰所施加的影响力,几乎不亚于任何前任君主。但是, 由于这篇著作刚一露面,血腥玛丽就去世了,他的妹妹伊丽莎白成了英格兰女王,所以,诺克斯的观点开始遭到众人强烈的反对。而诺克斯的勇敢无畏在此后与宫廷 过招上表露无疑。
  诺克斯对苏格兰的玛丽女王(即玛丽•斯图雅特)的几次会面值得格外关注。玛丽女王从小在法国受天主教教育,就对新教徒被烧死 的景象司空见惯;她也长期受到舅父们——吉斯家族成员之观念原则的灌输。他们主张,对任何所谓的宗教改革分子,都应当毫不留情地赶尽杀绝、斩草除根。玛丽 带着这样的思维倾向回到了苏格兰。与诺克斯的冲突在所难免。
  玛丽女王一即位就马上召诺克斯进宫长谈,希望就算不能通过辩论来打乱对方的阵脚, 起码也要藉自己的权柄威慑诺克斯,迫使他向自己表示屈服。但诺克斯大胆无畏地回复了她所有的指控,并为自己的言行作了有力的辩护,使她的两样打算都落了 空。女王本想给诺克斯一个下马威,反而自己碰了一鼻子灰。
  诺克斯有时会在主日讲道中严厉地抨击了王侯们所热衷的各种罪恶,诸如压迫、无知、憎 恨德行、结伙行恶、喜爱愚蠢的享受等等,即使他明知这样的信息会被添油加醋一番通报给女王;面对女王的兴师问罪,诺克斯当着女王的面,尽量不作改动地将讲 道重复一遍。之后问道:“如果在座的哪位先生或女士认为我昨天在讲坛上说过的某些话,是我刚才没有提到的,那么请当场指控我。”搬弄是非的告密者们都哑口 无言。最后诺克斯用严肃的口吻说道,“虽然我今天来到这里,是出于陛下的命令;但我在一天当中的这个时刻,抽身离开我的日常工作,来到宫中伺候,我真不知 道其他人对我会有何评价。”真是令人愕然!
   “你总会有歇工的时候。”女王愠怒地说道。
  当诺克斯神采奕奕地离开内廷时,一些天主教侍从嘀咕道,“他居然一点都不惧怕!”
  诺克斯带着一脸的讽刺答道:“我已经看过太多满脸怒色的男人,并没有感到任何惧怕;为什么现在反要害怕一位和颜悦色的尊贵妇人呢?”
   由于女王一贯的偏袒和私下承诺的保护,天主教教师们在王国多处地方公开举行弥撒仪式。新教徒意识到法律被搁置一旁,于是在没有向宫廷递交任何申请的情况 下,决心自己起来执法,并逮捕了一批肇事者以示警告。这令女王大为恼怒,因为她所盘算的一系列阴谋策略将面临受挫的危险。但是,她发现自己充满怒气的表露 并不能阻止新教徒的行动,故转而希望利用改教者的影响力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于是再度邀诺克斯会面。
  女王非常诚恳地和诺克斯交谈了两个小时,劝 他去说服西部的贵族们终止对天主教敬拜的所有干扰行动。诺克斯当然予以拒绝,并义正词严地答道,如果女王想兜圈子避开法律,恐怕某些新教徒会出面给教皇派 分子一个教训,使后者不敢再铤而走险。因为“公义之剑属于上帝,上帝将这把剑赐给诸侯和执政官自有其目的。倘若君王逾越界限,任意妄为,姑息恶人,迫害无 辜,那么不要指望臣民会对她表示顺服。
  第二天,诺克斯再次与女王见面。这次的气氛和前一天迥然不同。狡猾的女王将二人之间的分歧完全撇在一 边,却和他聊起了其他各样的话题;态度极其随和自然,可谓推心置腹。她这样是想通过取悦他的虚荣心来软化他坚毅不屈的性情,并消除他的警惕和戒心。这次, 女王的处心积虑起了一定作用,诺克斯的判断力仍然多少受到了影响。他向外界报道了女王亲切优雅的回应,使公众对她产生了普遍的好感。后来,女王对所应许的 对新教的承诺没有兑现,并坚持要与信奉天主教的达恩利爵士结婚时,诺克斯完全清楚地看透了女王的精心伪装,极为震惊。他在一次讲道中提到此事,并预言说, 如果贵族们同意女王嫁给一位天主教徒的话,将会带来可怕的后果。
  马上,诺克斯接到了要去即刻晋见女王的命令。女王怒气冲冲,甚至泪如雨下,泣 不成声,但诺克斯不为所动,他已经识破了女王的诡计,平静地为自己辩护:讲坛之上的事奉,他并没有选择的余地;因为在那里,他不能自己作主,而是必须顺服 上帝的命令,直言不讳地传讲真理,也不会去讨好世上的任何血气之人。
  当女王的“青春,美貌,和王室尊严”在诺克斯面前统统化为泪水时,他却丝 毫不为所动。这种冰冷麻木、冷漠无情的态度,引起了许多人的极端厌恶。他被人看作一位铁石心肠的人。其实,女王的激烈的情绪宣泄显然是一种恣意的放纵;她 的眼泪必定是出于愤怒,而非出于忧伤。实际上,我们在这里所看到的,是一位坚定不移的爱国者,一位刚直不阿的改教者;他忠心地履行自己的职责,捍卫公共事 业的利益;无论是似水柔情,还是风暴雷霆,都不能使他动摇退缩。在历史的某些时刻,这些举止被视作一颗高尚心灵的明证;人们不再对他横加指责,而是钦佩有 加;他成为神圣宗教事迹的主题,以及异教徒仰慕推崇的对象。
  
  三
  
  作为一个坚定遵行上帝教导的基督徒,他顺 服掌权者。他反对玛丽女王以及是因为执政者违背上帝的旨意,肆意践踏上帝的旨意,欺凌上帝的子民。基督徒要“顺服在上有权柄的”。唯一真正在上有权柄的, 乃是上帝自己。所以基督徒的中心原则是“顺服神,不顺服人,是应当的。”而神从来没有叫人“顺服干犯权柄的恶人”或“顺服神的敌人”。
  这就是 大胆无畏的诺克斯。因为有坚定的信仰,所以懂得如何不怕,懂得如何据理力争,而且洋溢着热烈和高贵的敬虔气息。但他从来没有鲁莽行事。在所有的计划中,他 对带领自己进入任何事工的呼召都作过深思熟虑。而且,充满危险患难的岁月使他和他的朋友们学会了行动隐秘、做事低调。
  拿破仑说,在我的词典里,没有“不可能”这个词。那么,在诺克斯的词典里,恐怕也没有“惧怕”这个词。只要对“天上的万王之王在掌权”这一真理深信不疑,世上的王有什么可怕的呢?事实也证明,上帝的护理之手能将诺克斯从各种捆绑和危难中拯救释放出来。
  
  《诺克斯传》的作者是一位有名望的史学家,译者翻译得也优雅到位。详细的背景介绍、精细的事件分析、一个又一个让人惊心动魄的场面,诺克斯与女王的精彩对白,让人百读不厌,大呼过瘾之余,反思自己的生命,从改教者圣洁的一生中受益匪浅。
  
(《诺克斯传》,托马斯•麦克里著,华夏出版社出版)

来源: 信仰之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