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旺忘望:真实的基督徒 出色的艺术家(下)

[ 8089 查看 / 0 回复 ]

作者:李惠

走过初信时的甜美,成圣的路上并不平坦。旺忘望真实地坦露灵魂深处的声音,包括他心中的软弱与疑虑,甚至是教会有待解决的问题。

旺忘望在弹琴。(图:旺忘望博客)

第四届北京国际复活节“蜕变与更新”艺术展上。(图:旺忘望博客)


旺忘望作品《日光之下》。(图:网络搜集)


旺忘望作品《拾钱》。(图:旺忘望博客)


沉思中的旺忘望。(图:网络搜集)


挣扎是成圣路上很清晰的感受

“信仰之后,我有的时候特别火热,有的时候特别软弱。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一个当然是读经祷告也不够。教会的问题看不惯,也不想去。在日常生活中,做艺术和设计的要和现实社会接触,这样会有各种各样的诱惑,各种问题缠绕在里面。如果你想做成一件事,不和外邦人混成一片,打得火热,似乎这个事情还真不好做。因为大家都在面临竞争。很多人用不同的手段把业务拿到,而这个过程中,你又是一个基督徒,有神的要求在里面,有极其矛盾和冲突的状态,这个让人挺痛苦的。信主后,如果作为职业的牧师,反而简单,难就难在我们还要在社会上做事,在这个过程中追求神,要面临堕落的环境,会让你落入两难的境界。总之信主后,挣扎是很清晰的感受。”

2003年,旺忘望创作诗歌《在路上--我对信仰与宗教的认识》,心灵诚实地把他的软弱和争战放在其中,描写他冲突的内心感受。上帝却用慈绳爱索牵引着旺忘望走下来。他说,“不管怎样,你总在神的手中。我想基督徒就是和疑惑作战,才能逐渐离神越来越近,但这个过程特别真实。”

信主后,旺忘望和余杰等文化艺术界精英建立了方舟教会,来交流和传播福音。目前,方舟教会在文化艺术界相当知名,教会中很多都是着名的年轻知识分子。“但是,我发现教会的问题弟兄姐妹没有爱,不仅仅是行为和诚实上没有爱,即使在言语和舌头上也没有爱的流动。方舟教会中有很多着名人物,由于出名,他们都是自我意识很强的人,有时候,以自己的判断代替上帝的声音--要知道上帝的声音需要足够的谦卑才能够凝神听到,吵吵嚷嚷只会让自己远离上帝的教诲。不过,大凡名人,多半会如此吧。后来,方舟教会混入很多非信徒,为结交名流或者别的目的而来,我就很少去了。当然,现在好了很多,也有很多虔诚信仰的人,比如北村。”

“为什么牧师的家庭产生出反神的逆子,如尼采、马克思。也许他们从小就看到了牧师的两面性,或许看到了更多的信徒的两面性。这种看人的结果,一定是失望,使他们绊倒在人的身上,从而失去了倒在神怀里的机会。”旺忘望在诗集中写出了基督徒本身存在的问题,虔诚人身上也有不虔诚。“所以要单单仰望耶稣,不看人,否则会灰心绝望。”

用艺术荣耀上帝

牛顿在科学中发现上帝之后,单单去寻求上帝了。有人曾经担心旺忘望信主了,会不会多了一个基督徒,少了一个艺术家。

旺忘望对此谦卑地说,“我就是这么一个写写画画的人,学了那么多年的艺术,也是神给的恩赐,我很想用艺术语言把当下人的精神状态表现出来。我不能丢弃艺术,这是神给我的使命。我只能做这个,别的也干不了。我们基督徒就是追求耶稣,耶稣言行是我们创造的依据。内心当中有这个标准,即使艺术语言千变万化,但方向不会变。我们的根和支柱点是基督精神,创作起来非常清晰。”

旺忘望把信仰和艺术巧妙地结合起来,用艺术语言来表达信仰,传扬福音。他的作品离不开耶稣的形象,一系列的圣艺术作品就这样诞生了--《擦肩而过》、《日光之下》、《时代》等等含义深刻,发人深省。

他说,“我很希望把信仰和艺术结合起来,福音的精神要传扬,但是艺术的语言也不能变得软弱。艺术语言太直接会让作品变成宣传画,这并不荣耀上帝,上帝是最伟大的艺术家。我们不能走文艺复兴的道路,文艺复兴和当时的信仰、社会背景是统一的,所以出来了古典油画的样式。但是我们这个时代,还是画圣经故事,太直接了,显得简单,不像艺术。艺术要有联想,用一些技术感动人。我在探讨社会的问题和基督教的问题,中国的问题和西方文化的问题,把这些放在创作当中。我画了《时代广场》、《日光之下》,里面是一个对比关系,把耶稣和毛泽东并置在一起,让大家自然而然地思考问题,我不强加于他们,这是我的艺术策略。我觉得这样做的话,主内的人能看懂,他们觉得你怎么把毛泽东这样的人和耶稣并置在一起呢?主外的人却说,你们怎么能把耶稣和毛主席放在一起呢?这两种提问反而给我的作品带来了内涵和意义。

基督徒艺术家的创作要有圣灵的感动。作为艺术家,生在当下这个时代,要使用当代的艺术语言规则进行创作。一个好艺术家不一定有圣灵,但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基督徒,他的情感归于平淡,艺术语言可能特别僵硬,没有张力,缩手缩脚。很多艺术家信主之后,作品直接成了宣传画,要么画圣经故事,要么画一只羊流了很多血。

我很希望用当代的语言,关心当代信仰的问题。做一个好基督徒,又是一个好艺术家,甚至要超越世上的基督徒,这样才能荣耀神。基督教的艺术比较边缘化,还是因为很少出来大家,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很强的影响力。

作为一个好的基督徒艺术家其实挺难的。需要一种语言创新的能力,还有种精神把这种语言推动下去,此外还需要内在的稳定,一种自足的心来支撑创作。在今天这个消费时代,很多艺术家现实当中都被卷入了具体的消费的问题。比如画画后不做展览,没有卖出去,往下推进就很难了。今天的艺术家里外都成功非常少。外在成功要违心地做一些事情,这样内在就不可能成功。

基督徒的艺术家除了荣耀神以外,还要传福音。让人看到作品后激发出一种追求真善美的感情,让人追求真理,应该是干干净净的作品。但不一定画祷告的人等,艺术的语言是非常丰富的。艺术充满了变化和不可知性,这才是创造。神在创造这个世界的时候是充满了变化的,他把这个世界创造的很美好,所以艺术家本质上就是创造家。

基督教艺术不能只定位于基督教,而是传达一种真善美的艺术,传达神的大精神。在这种精神的指导下,不一定画基督教的主题。无论画一根草,一滴水或者一朵花都让人感觉到和谐的美感。还有一种是意境的创作,很和谐的光,很抽象,但让人感觉很美。

发展圣艺术,要让基督教的爱结合当地的文化,不能只是用西方艺术的语言方式,要创造出有自己特色的艺术。要在中国处境化,和我们当下结合。

我现在就是为了真善美而活着,为了主的精神表达出来而活着,这个意义才是最大的。除此之外,其他没有太多的意义了。我以后的创造方向会越来越明确,我会把精力都放在追求真理的这个方面。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去哪里?这是我未来的创作方向,也是我追求的方向。”

后记

采访中,旺忘望老师谦和地为我们解读他的作品。一经他的点拨,我们更深懂得了作品当中的深刻立意,及令人耳目一新的创作理念。作为艺术的门外人,尽管我们的提问稍显幼稚,他却不厌其烦,谦卑、真实得让人感动。愿神祝福旺忘望老师的艺术和家庭,还有他即将出世的小宝宝!

来自:福音时报
最后编辑葡萄枝 最后编辑于 2012-05-12 23:20:3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