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痛思昆明暴恐事件

[ 6847 查看 / 0 回复 ]

痛思昆明暴恐事件
惠苇

两会召开的前夜,昆明火车站发生了暴力恐怖事件,暴徒挥刀砍杀无辜民众,短短25分钟左右的时间,砍死砍伤172余人,聊以告慰亡者伤者的是,惨案发生40多小时后告破,证据显明是极端疆独分子所为。

不安中的突发事件
这一严重流血事件,震惊全国乃至全世界,死难者的遭遇让人惋惜痛心,无辜受害,飞来横祸。很多死难者的家属已是欲哭无泪,行凶者的残忍令人发指。网络上谴责声、祈福声一片。第一时间赶赴昆明的有关领导说:“这帮恐怖团伙惨无人道,丧尽天良,我们必须依法严厉打击”。有媒体评论员说:“这次事件是以恐怖为手段,以分裂为目的。”“这是一群丧心病狂的禽兽,简直不是人。”

案件已告破,但伤害却无法挽回。急速转型的当下中国,政治改进、经济增长、文化开放、有目共睹。但同时也险象环生,各种问题层出不穷:领土争端、环境污染、食品安全、教育医患等等,可谓机遇危机并存,欢欣哀伤同在。高速发展的同时安全问题却状况频出,生活水准的提升并不能保证内心幸福感一定是正相关的,事实似乎是生活填满喧嚣与不确定,灵魂焦躁,内心渐失平静。这次的暴恐事件把我们紧绷的神经又拧紧了一点。

没有人是非人类
不管是专家还是网友,会从不同的立场跟角度去分析:经济平衡、地缘政治、历史宗教、文明冲突…皆头头是道。但从圣经的眼光透视,会有一个更深的根源和真相。人类被造之初,本是处在与上帝、人、生存环境的和谐完美关系之中,但作为全人类代表的亚当犯罪悖逆上帝之后,人类就进入了与上帝的的隔绝当中,这一隔绝带来了围绕着人的所有关系的断裂,破碎与扭曲,人开始躲避上帝,抵挡他的生命之主。


“天起了凉风”(参《创世记》3:8),表明人与自然环境关系之恶化;亚当和夏娃也开始互相的指责与推脱,夫妻之间不再是相亲相爱,表明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恶化;到了亚当夏娃的孩子们,就发生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的暴恐事件,作为哥哥的该隐因为嫉妒杀死了自己的弟弟亚伯,表明手足之相残进入了这个世界。从此,人类历史上就没有断绝过争竞凶暴残忍。新约圣经上说,凡是心里面动怒的,就是触犯了“不可杀人”的律法了。从这个意义上说,在人性的底色上,我们内心都有暴力的因子与倾向,谁没有动过怒呢?谁没有恼恨过别人呢?所以,这样极端残暴的事件的确可以称之为“反人类”,因为它不尊重人的生命,拿别人的生命与鲜血作为自己野心的手段,是当被人类社会共同抵制,谴责和惩处的。

但行凶者也绝不是“非人类”,也许我们可以气愤地指责其“禽兽一般”、“禽兽不如”,但是断然不可真视其为“禽兽”,视其为“非人”,如果以此等逻辑对待,那与行凶者的内心何异呢?他们的行为不就是表明他们视他人生命为草芥,不把他人当作人吗?我们为生命之陨落而惋惜,为惨剧之发生而哀伤,但也切不可被行凶者可怕的情感意识所毒害,他们不择手段,但我们不可说赶尽杀绝;他们冷酷无情,但我们不可怜悯尽失;他们滥杀无辜,但我们不可不分青红皂白随便扩大化指责以至于仇恨某一民族或某一地区…

当然,这么说,并非为暴行开脱,亦非鼓励滥施悲悯。如今全社会都在强调和谐与正能量,归根结底,真正的正能量是由心发出的,真正和谐的秩序也是以人心之和谐为前提的。凶手当然逃脱不了其被惩处的下场,这是公义的呼唤,也是司法惩恶扬善的必须。但如何减少与避免类似事件的重演,端视我们这样一个多元多区域多民族多诉求的国度范围内,人心之中是否能多一些包容,少一些排挤,多一些互助,少些一些争夺,多一些公义,少一些冤屈,多一些接纳,少一些敌对。

惶然的心 阻隔的墙
是什么在积蓄我们这个国家的暴戾之气,是什么夺走了我们内心的平安?这样的极端事件固然少见,但苦毒怨恨却普遍地弥漫于人心间,流散在网络上。食品有毒,空气污染,家庭失守,道德沦丧,心灵迷失,生命陨落...我们身处其间,也不绝于耳。原因也许很多,但病灶所在是爱之匮乏,离开上帝的罪人互相争竞,甚至相咬相吞。毒食品生产销售者通过市场机制流向消费者就似乎看不见也不关心别人的生命安危;偏于民族与宗教之见的施暴者似乎就可以把非我族类者视为可以任意砍杀的对象;我们中国人历来很重视关系圈子,我们常常把自己定位于手足,同乡,同学等等的圈子,然后圈子之外的人就被视为可以用另一套的不同于熟人的冷酷一点的准则对待的“陌生人”。我们或人为或无意识地筑起了一堵一堵的墙,并依此向外划分人我之界限,向内自我保护,搭起自己的背景,营造出一个在地上的最高价值归属,但是这一堵堵的墙壁也隔绝了温情,人性与爱的交通。

如何拆除这壁垒之墙,因罪而起,也当由首先解决罪的问题。且看基督在那被钉十字架的暴恐事件中所成就的:“因他使我们成为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为要将两下藉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如此成就了和睦。既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便藉这十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与神和好了。并且传和平的福音给你们远处的人,也给那近处的人。”(《以弗所书》2:14—17)

但愿更多的人能够透过耶稣所经历的那一暴恐事件来看我们今日所遭遇的暴恐事件,我们若是只看到后者得到的只能是伤心,绝望与恨,唯有前者才能带给我们安慰,疏解与爱,而我们真正需要的也只能是爱!

作者来自南京市,自由撰稿人。
刊于OC《海外校园》电刊&新浪博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