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活在人群中的上帝 从《上帝之子》思想耶稣

[ 4663 查看 / 0 回复 ]

活在人群中的上帝 从《上帝之子》思想耶稣

邱慕天

2013年,美国《历史》频道播出一系列长达十小时的《圣经》影集,大获好评;今年在全球上映的电影《上帝之子》即改编自此影集。虽然集中于描绘耶稣,但两小时多的片长,也加入耶稣故事以外的片段,在开头带观众短暂回顾〈创世记〉中的伊甸园、挪亚方舟与洪水、亚伯拉罕的信心之旅,之后〈出埃及记〉的摩西分开红海,以及〈塞缪尔记上〉戴维击杀巨人歌利亚等震撼人心的情节。

然而,这么多圣经中波澜壮阔的「武戏」,顺应历史的引导聚焦到《上帝之子》时,却是以一幕幕带有悬疑和动脑的「文戏」呈现这个启示的高峰。《上帝之子》让我们思想的是,如果上帝化身为一个人,在人类自主发展的历史中告诉世人祂的救赎计划、祂的心意,以及成就祂对历史的引导,那么这个「人」会是什么样子?「祂」会做些什么?

活在普罗大众中的上帝

两千年前,「上帝之子」耶稣来到世间。当时没有摄影机等先进科技,只留下文字纪录,因此我们看到耶稣的门徒约翰写下:「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恩典和真理,都是由耶稣基督来的。」

今日,透过不间断的研究、还原和影像技术,得以观赏一部大致上还算忠于耶稣历史的银幕作品。比起文字,电影《上帝之子》最大的渲染力,在于活生生让我们看到「神性」和「人性」完美调和的耶稣,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并且祂一生主要的工作,就是活在普罗人群中,作他们的精神领袖。

公元一世纪,犹太人亡国已有数百年之久,此时正遭到罗马帝国殖民统治,拥有独特文化认同的犹太族群不断酝酿独立与革命的潮动。那时整体社会的撕裂,不亚于我们现在看到的任何一个表面和平、实则濒临内战的国家。一部分犹太人胳膊向外,成了罗马人「以夷制夷」的公务员;也有一些高级的宗教或知识分子阶层,强调自身对正统信仰的忠贞,在精神上抗拒殖民,却对普罗百姓的苦难和社会不公义不闻不问。

因此,在草根阶层之间遂兴起「弥赛亚」的传说。弥赛亚意味「受膏者」,他们认为这是一个拥有君王、先知、祭司身分象征的英雄人物,会带领犹太人脱离异族统治,重现上帝的荣光和往昔王朝的荣耀。

犹太人被罗马帝国统治前后,每隔一两代就会有自称「弥赛亚」的人出来组织武装革命,但就像中国的太平天国和白莲教起事一般,他们无一不是以失败作收,以叛乱罪被钉上十字架。

在社会被这三股力量撕裂而寻求解放的期待下,上帝若要以「一个人」的身分来到世间──甚至只是成长于巴勒斯坦北部加利利省一个寂寂无闻的小镇拿撒勒──祂要带来的救恩信息,如何能够不被模糊呢?

先知不是占卜,而是为未来和当下发声

关键就在于,祂必须继承以色列「先知」的传统,印证自己是整个救赎「天命」承先启后的天国来使。荷兰神学思想家凯波尔(Abraham Kuyper)认为,中国、印度、玛雅、印加文明皆辉煌且古老,像是静谧广大而未能向世界展开的湖泊;亚伯拉罕的救赎文明则承受未来的应许,像河流一般始于细小,却宣示上帝在寰宇的心意。以色列的先知预言和一般的占卜并不相同,他们对未来的描述来自上帝,也带有对时下社会的道德警示和公共意义。

耶稣以先知的身分,来到世间巡回布道、呼召门徒、医治病人,并宣讲悔改使罪得赦免的信息,以「重生」的意象,敦促人们参与和上帝国公民身分相称的「新伦理运动」。〈马太福音〉记载:「耶稣走遍各城各乡,在会堂里教训人,宣讲天国的福音,又医治各样的病症。祂看见许多的人,就怜悯他们。因为他们困苦流离,如同羊没有牧人一般。」这话呼应了比他早七百多年的一位先知米该雅说过的话:「我看见以色列众民散在山上,如同没有牧人的羊群一般。」

耶稣宣告以色列圣殿不再反映上帝的荣光,且将被拆毁。这话冒犯了教权阶级,又因为不愿媚俗而得罪犹太爱国主义者,与古先知以西结和杰里迈亚走在相同的道路上;又像是先知乔纳,在三天内「死而复活」,以超越自然规律的「生命政治」,挪除上帝对一座城市、一个世代的降罚。更有人将耶稣比作摩西,视祂为大先知以利亚。这些都足以让犹太人认出耶稣是一位超凡的上帝使者。

至,不仅是耶稣自己的言行,包含祂的「出生」和「死亡」这些自力不能决定的过程,也应验旧约先知的种种记载,例如:拥有犹大支派与戴维家族的血统、在伯利恒小镇出生、为了避祸在埃及度过童年,以及在十字架受辱的种种过程,甚至巨细靡遗到「骨头不被折断」(十字架之刑是缓慢的折磨,一般会打断犯人的骨头使其咽气,避免拖到隔夜,但耶稣例外)、「与财主同葬」等等。

在耶稣之前,先知传统已经断绝四百多年;耶稣到来,却成为集大成者。有人统计圣经内容,认为超过三百则预言明显透过耶稣应验了。

因此,即使耶稣在当代被误解,但从长远的历史和文明走向来看,后人依然能辨识出上帝透过耶稣施行救恩的轨迹。

公众行动:爱与和解>权力

当耶稣在世时,祂呼召人跟随祂,并宣讲另一个国度即将来临的愿景。

耶稣不承认祂是为了推翻罗马政府而来,但祂的所作所为则不断让人对祂投射这种期待。耶稣行神迹使瘫子走路,表示以色列的老弱残可以全民皆兵,而且不必害怕受伤;耶稣行走水面止息风浪,表示这位「元帅」如诸葛孔明一般,可以调控天气,而且没有任何地形障碍可以阻止他们进军;耶稣在旷野使「五饼二鱼」倍增喂饱五千人,人们要拥立祂作王──有祂作王,民生和粮食补给还需要担心吗?

最后,当耶稣让祂的朋友拉撒路死而复生,并且挟带群众势力,骑着驴驹从正门进入犹太的古王城耶路撒冷时,撼动了巴勒斯坦的权力核心和高层,首当其冲的就是不再得民心和辨识上帝心意的教权人士:如果耶稣要叛乱,以祂的能力,人民能不拥戴祂吗?

那是一个比我们所知的许多民选政府还要有感的政府。耶稣一生没使用暴力,但祂在这些人眼中就是一直「违法」。祂违反这些律法师对安息日不可工作的诫命,认为有人生病了就必须马上医治;祂原谅行淫的妇人;呼召贪财的税吏悔改跟随,和社会边缘人同桌交朋友。祂路过圣殿,看到里面的商业活动比市侩还市侩,就毫不犹豫把他们都赶了出去。

祂以真诚的双手拉拔社会最孤单弱势的人,让自己站在所有玩法弄权者的对立面。大家都在问:耶稣什么时候要实践祂所传讲的国度呢?只是,当耶稣说祂要建立的国不在凡间时,祂也让身边期待用权力推翻权力的民众失望了。

耶稣遭到门徒彼得三次不认祂、受罗马兵丁残酷鞭打、行苦路及钉上十字架,这位「上帝之子」也成了祂时代中最孤独的勇者、最被误解的先知。那些受过祂帮助的人,没有人为祂辩白,但祂仍坚定地超脱罪人攻打罪人、以恶报恶的历史循环,反而在十字架上为所有冒犯祂的人代求:「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

我们在耶稣的一生看到,「爱与和解」是祂所有公众与政治行动中最核心的价值,除了用爱与社会大众「和解」,也凭着爱与上帝「和解」。罪恶早已渗透到我们每个人的思想和关系中。历史不仅显明这样的关系给人类和万物带来苦难,公义的上帝也会在末世审判每个人的良心,唯一的政治、神学、道德出路,是这场由上帝发起的救恩行动:独自承担所有人类的误解、仇恨,超越权力和暴力的虚无。

因此,如果你愿意认识这位「上帝之子」,成为你生命的救主,这表示你愿意追随祂,成为实践「爱与和解」的新群体──天国的子民。耶稣为每个心思意念曾冒犯他人、冒犯上帝标准的人流血,祂也遮蔽我们的罪过;更重要的是,祂在死
后三天复活,承诺将超越今生结局的复活生命赐给我们,这也是每一位跟随祂的人都拥有的确实盼望。

邀请你来认识基督信仰,让我们以不妥协的信望爱和勇气,重新过充满「爱与和解」的人生。



最后编辑齐鲁 最后编辑于 2014-05-18 21:17:46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