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吸毒-自由-福音人(访--茹国成)

[ 7975 查看 / 0 回复 ]

              吸毒-自由-福音人(访--茹国成)


受访者简介:
  吸毒,使他成为父母眼中的「失望」; 自由,使他成为上帝眼中的「瞳人」;而如今出死入生的他,却是人人眼中最快乐的福音人!
写在茹国成真实故事之前:
  

      第一次见到茹国成(JAMES),是在一九九六年圣诞节前一个礼拜(也是至今唯一的一次)。当时我到吉隆坡J教会探望朋友,他恰巧也被J教会邀请去做福音歌曲的见证布道;一场见证会下来,许多年轻朋友就围著他大谈现代音乐与福音歌曲的结合问题!

   我也坐在他的旁边,听他对音乐的见解,后来有位朋友就提醒我说何不藉此机会采访茹国成呢?我闻言心喜,一时间也不知是太紧张还是太兴奋的缘故,在面对茹国成时,我却只能言语不清外加结巴地对他说:「你愿意吗,愿意吗?」连续对他说了几次「你愿意吗?」弄得他一头雾水、莫名其妙;等他弄清我的用意后,竟幽默地伸出右手手指并用英文对我说:「I DO,I DO!」本已结巴的我,更被他这出奇不意的反应,弄得面红耳赤、哭笑不得,反倒笑歪了在坐一群的「旁观者」!

  茹国成是个很容易吸引旁人目光的人,因从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热情、诚挚及从容不迫的态度,很能温暖身边的每个朋友!就是因为这样,才激发我更多的好奇想一探究竟--那个属于他的故事、他的人生……
  
  南洋热带的阳光,灿烂却不太厚道地铺陈在吉隆坡每条大街小巷中,车嚣人声被阳光晕照得更是昏昏欲坠、似有若无一般,行人多数都被逼到角落中找凉风去了,只有茹国成无视烈阳存在,像似游魂般地走在绝望中的街道上,他真不知何去何从,看著茫然、无尽的前方,脑海中浮现出父亲是何等痛心疾首、用著悲哀的眼神将自己赶出家门,刹那间,他真恨死自己、懊恼自己的堕落,更悔恨自己的不能自拔,「真是没希望了吗?」他想著,他是多有可能在音乐路上开启一片天呀!可是现在的他,却同行尸走肉差不多!他好希望这一刻中,有人会用温柔的声音来安慰、帮助他--
  
摇滚年代
  一阵阵震耳欲聋、叫人兴奋的重金属乐,在深夜一家PUB中锵!碰碰锵!的尖鸣著,一群台上玩重金属乐的年轻人,早已如疑如醉疯狂的又唱、又叫!像要将散发不完的生命精力,一股脑地发泄精尽才觉得不枉此生一样!

  十八、九岁的茹国成也是摇滚乐的爱好者,对他来说,读书并不是什么攸关人生前途的一件大事,能玩上一手好乐器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年少轻狂又带点傲气不羁的他,不仅精力旺盛会弹会唱,还与几位同好摇滚乐的朋友组织了一个乐团!茹国成因为是家中相当得宠的么子,所以,谁也不会苛求他什么!因此,他也乐此不疲地在PUB中,为他热衷的摇滚乐鞠躬尽粹!

  六十年代热爱摇滚乐的年轻人,多得一把抓,只是他们在这疯狂的岁月里,却是容易走进人生崎岖的迷宫中,进退维谷又茫然失措?自由热情反成了放纵盲目,在这有些走了魂失了魄的音乐中,年轻的茹国成,也跟著陶醉在自以为是的成就中,用嘶声呐喊的方式作为愤世忌俗的抗议,在摇滚乐的祭坛上献上自己年轻的岁月。
  
毒海浮沉

  茹国成玩音乐玩得很认真,也当音乐是终生梦想,并期望藉著音乐可出人头地。然而,日与夜除了在PUB中玩音乐之外,他什么也不想做。其他的组员,更是无所事事地叼起烟来的吞云吐雾,久而久之,竟也从烟变成大麻,从大麻到各类毒品,「JAMES,你也来点吧!」不知谁出了这样的馊主意,才开始在创作路上卯尽全力的茹国成不明所以的说:「这玩意不是好东西吧?」「好玩嘛!它可是会帮助你有更多的创作泉源喔!」出馊主意的人,用著好听的理由,怂恿著已开始有些好奇的茹国成。「反正只是好玩罢了,只要我不上瘾,应该无所谓!」茹国成天真的想著。
  
  「怎么搞的,鼻水、晕眩不断,不会是出了什么问题吧?」三个多月后的一天,茹国成突然发现自己出现了一些自己从未有过的状况,急忙地就跑去问他朋友是怎么一回事,朋友就告诉他已上瘾的事实,茹国成一听,既慌乱又感到害怕的说:「怎么可能会上瘾呢?我不过是玩玩罢了,根本不当真的。」可是毒瘾一发,鼻水、晕眩、瘫软无力的痛苦,却使他不得不再次跟著「毒瘾」跑,最后,当他无法用仅有的钱去买毒品时,竟结同一起吸毒的朋友铤而走险的在街上偷车换钱!
  
母亲绝望的眼神
  纸终究包不住火。茹国成的父母在知道他吸毒后,虽对他感到痛心失望却仍因为爱他,而帮他找了一位医生到家里来为他戒毒。整整一个礼拜的时间,茹国成都在昏睡中迷迷糊糊的度过;当他终于不用在医生的针管下昏睡中醒来时,他的毒瘾真的消失了。
  
  出了家门,再次回到PUB中的茹国成,虽然毒瘾戒了,心中余毒却未除;看到周身的朋友仍借著吸食白粉创作,他看在眼里,心中的毒瘾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令他想重新生活的决心,又如山倒的崩溃了,而这次的量,竟超乎他想像的大。当茹国成的父母再次知道他又被毒品缠身时,更是寻求宗教力量,好帮助他永远根除毒瘾。于是茹国成的母亲,从和尚、巫师找到回教堂,都无法让茹国成有任何转变;茹国成自己也相当的懊恼,并尽力地配合父母为他准备的各样戒毒方法;然而,当毒瘾开始啃噬他的五脏六腑时,就是按捺不住地想偷偷吸上一、两口。
  
  一天,茹国成在家犯了毒瘾,眼泪、鼻水及制止不住的颤抖,使他克制不住地溜进浴室中取出白粉吸食,然而却被爱他的母亲拦了下来。「你想死吗?不准你再碰这东西!」母亲用力拉著茹国成的手,竭力从他手中抢下白粉扔进马桶里。
  
  早已难耐毒瘾的痛苦,加上拉扯间的急切、冲动,茹国成竟不由自主地反手给了百般疼爱他的母亲一个巴掌;这一个巴掌打去,时间就像电影停格般的缓慢下来,所有声息一瞬间都凝冻住了,茹国成惶然不知自己在做什么,却清楚看见母亲眼中不信任似的绝望!这样的眼神是茹国成不曾在母亲眼中看到过的,他知道错了也开始后悔了,可是,毒瘾却逼得他不得不撇下母亲仓惶离去!
  
放弃希望的父亲
  夜里,一阵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乱了茹国成安稳的睡眠。「你们要做什么?」张著一双困盹的眼睛,茹国成讷讷地问著开始在他房中大肆搜查的警员。「我们怀疑你私藏武械。」听到这样回答的茹国成恼怒的说:「武械!有没有搞错,你们看我这个样子会像是黑社会头目吗?」自顾搜查的警员并没有搭理茹国成,但不一会儿的功夫,却在茹国成的枕头下翻出了两三包的白粉。惊讶不已的茹国成不明白为什么会有白粉、更不明白怎么又会在自己的枕头下。
  
  十分疑惑的他,正巧回头看见站在门边盯著他看的父亲,于是,他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他哭喊著对父亲说:「有没有搞错呀!爸,我是你儿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害我!」簌簌流下的泪水,使他的父亲也痛苦不忍,然而父亲仍铁下心说:「我的儿呀!这已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眼见著爱自己的父亲因著自己的错误老泪纵横,茹国成此时才真正体悟到,或许这真已是不得已的方法了,因此也就默默地跟著警员走出了家门!
  
  进入监狱的茹国成,确实也真心的希望自己这次能将毒瘾戒掉,父亲更让两个哥哥去陪他、劝解他;然而,毒瘾不但未除,反而无意用话挑动来探视自己的两位哥哥一起跟著他吸毒;这一次,父亲对他的行为是真的彻底失望了,甚至不想再认他这个儿子,等他出狱回家后,虽然他一再向父亲表示忏悔及多么希望能戒掉毒瘾,但就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它吸引;但是,痛心的父亲仍狠下心肠,悲伤地将他逐出家门。
  
自由
  正希望有人可以帮助,却毫无目地漫游在街头的茹国成,隐隐约约地听到远处传来一种安详和谐的歌声,他好奇的寻著歌声走去,发现原来歌声是从一间教会中传出来的,于是,他就伫立在教会门口聆听著由里而外极其优美的歌声!
  
  其实,教会对茹国成来说并不陌生,他去过的,只是当时他因听讲道甚感乏味,就竟自翘起二郎腿吞云吐雾了起来,于是乎,他就被会堂的接待员给请出了教会,他走时,还顺手带出了一本圣经呢!
  
  「歌声停了!」正举步要走的茹国成,却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向他缓缓地走过来。「好久不见了,JAMES 你好吗?」在一席谈话中,茹国成都用著一种新奇、不解的眼光看著这位久未见面的朋友!说话当中,「JAMES,我的毒瘾全戒了呢!」友人突然充满兴奋、快乐的说。茹国成深知戒毒对一个吸毒者来说,是件相当痛苦又困难的事,于是便急切地追问著对方是如何能戒毒的。
  「是耶稣帮助我的!」朋友热烈又兴奋的告诉他。
  「有没有搞错,耶稣连自己都救不活了,他怎么帮助你?」茹国成不以为然的问。
  为顾及颜面,茹国成当面并没有多说什么,可是当他一个人独自坐在楼角暗处时,却又忍不住喃喃自语著:「耶稣,你真的好厉害,居然可以将过去满嘴脏话、态度粗鲁的人,变成今天这样一个斯文有礼、满面笑容的人,而且又能帮助他戒毒!真希望你也可以帮助我!」
  
  「啊、嘶……」锥心痛苦的呻吟挟带著身体不断碰撞墙垣的声响,由一间斗大的房中频频传了出来。来到基督教关怀中心一个礼拜后的茹国成,毒瘾开始发作,但是这一次,他不再像以前戒毒时感到那般的旁徨无助、空虚落寞,因为,在他心中多了一种名叫平安、希望的东西,隐约而温柔的怀抱著他,使他不再害怕戒毒过程中,那种似与生命切割分离般的迷惘与痛苦!虽然肉体仍须与毒瘾做誓死的挣扎和抵抗,然而,他知道他还年轻,他会挺得住,他必会度过这一次对他来说相当重要的抉择。
  
  「JAMES,你要接受耶稣成为你的救主吗?」当茹国成接受朋友的建议,一脚踏进基督教关怀中心的大门时,他内心就突如其来地感到一种未曾有过的平安环绕著他;紧握著一只简单的旅行袋,他早已告诉自己,这就是他想要找寻的信仰!所以来到后的第三天被问及此事时,茹国成半点也没犹豫地就说:「我愿意!」事实上,他早在那次喃喃自语中就接受了上帝,只不过现在他要用明确的行动来表示而已!
  
  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茹国成与几位新进来的吸毒者坐著一起聊天,健康、愉悦的笑容阳光般灿烂的挂在他脸上,他告诉那些后进者说:「你要接受耶稣成为你的救主吗?只要你愿意求靠他,他必帮助你脱离毒瘾的辖制!」这已是茹国成在关怀中心的第三年了,他从一个需要被关怀的吸毒者,成为一个帮助吸毒者重回有生命尊严及信心的人生路上的关怀者。回首从前,他满心感恩!展望未来,他知道还有很长的一条路等著他走,他并盼望能用音乐为上帝工作!
  
福音人
  教会中阵阵传出悠扬、愉悦的歌声,茹国成认真却不失幽默的话语也随时可闻,在教会用音乐服事上帝、教导会友唱诗歌,转眼也过去十多年的光阴了;一天教会牧师鼓励他说:「你歌唱得这么好,为什么不试著灌唱片呢?」「可是万一卖不好怎么办?」茹国成的顾虑,马上因著牧师「全归荣耀给上帝」的一句话而烟消云散;于是,结合几位志同道合,愿意用热情用音乐事奉上帝的教会弟兄,积极创办了马来西亚唯一一间录音室【天恩录音室】。
  
  天恩录音室,在一切归零的状态下艰辛地走了过来,对茹国成来说,音乐是上帝赐给人间最美好的礼物,它不但能无远弗届地影响人的生命,更能挑动人心喜怒哀乐的每种情绪,因此,路虽走得艰辛,他依然坚持藉由上帝而来的音乐创作,带人回到宁静处,寻找人生的意义及目标!
  
  「我不能活著没有你,I CAN`T LIVE ,我将一生交他,谁能为我变光明,抛开一切枷锁,齐齐迈向主真理……」带著现代流行味道浓重的诗歌「我活著不能没有你」一遍遍的回旋在聆听者的耳旁,上、下穿著全白西装、裤,打著一条黑色嵌有白色小圆点领带的茹国成,专注而深情投入的歌声,更叫人记忆深刻;台下许多年轻人,因他带来的流行福音歌曲感到既新鲜又好奇,但也因他所带来真实动人的生命见证,而感到倍受提醒和激励,许多人因此而接受基督信仰。
  
  我不能活著没有你,是茹国成向上帝剖析自己的真实写照。他渴望、尊崇基督的生命,展现在他每首创作的歌曲里;他不余遗力奔波在不同城市的教会中,用歌声传递基督十架的大爱,展现在他被基督改变更新的生命。因著他的改变,他的家人也陆续地信仰耶稣了!上帝更为茹国成在人生道路上预备了一个贤慧、聪颖的妻子,生了三个活泼灵巧的千金,如此丰富的恩典,更是人见人羡!
  
  如今的他,不仅是个快乐的音乐人,更是一位热衷传扬基督真理的快乐福音人!
  
  (本文摘自宇宙光杂志) 
  
来源:信仰月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