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汤姆的代价

[ 7972 查看 / 1 回复 ]

麦克费尔牧师住在苏格兰,靠近乔治堡。那里驻扎着许多不列颠士兵。乔治堡位处湖边,要去湖那边的城里,得搭渡船。它附近有一个小小的市场,市场里有几间小铺子。

有一天,麦牧师在等渡船时,看见一个士兵走过,在附近的一间肉铺前停住了。士兵走来走去,反复比较着价钱。最后他挑出一大块腊肠,递给屠夫,问道:“这块腊肠多少钱?”

“两块五一磅,”屠夫边回答边把腊肠放在秤上,“两磅,五块钱。”

“什么!”士兵惊叫道,“我从未为一块腊肠付这么一个价钱!”接着他哗哗啦啦又赌咒又发誓,说是如果他付屠夫所要的五块钱,他的灵魂就遭天罚。

“好了,先生,”屠夫冷冷地说,“就是这个价。你要还是不要?”

士兵继续讨价还价,但最后他还是付了屠夫出的价钱,买了那块腊肠。

麦牧师听到士兵可怕的咒语,惊得发呆。这士兵是否意识到他为这块腊肠所付的实际价钱呢?注视着士兵沿街走去,麦牧师决定要找个机会跟士兵谈谈。

他装作漫不经心地追上士兵,与他步调一致了,才开口聊道:“今天天气真好!”

“的确。”士兵答道。

“你们是在乔治堡扎营吗?”

“是的,这地方真无聊。我们所作的一切除了操练,还是操练。”

“听你的口音里,像是从英格兰来的。你叫什么名字呢?”

“汤姆.邓斯达德。”

“你拿的腊肠看上去不错。”麦牧师继续说。

“它还很便宜呢。”汤姆很有些洋洋得意的样子。

“你付了多少钱?”

“才五块钱。瞧瞧它个儿多大!整两磅呢。”

麦牧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盯着年轻的士兵,严肃地说:“我的朋友,你付的价钱可比那高许多。”

汤姆吓了一跳,高声说:“不可能!我付了五块钱,一分钱也不多。我就在那边那个屠夫那儿买的。不信你去问问。”

“我知道你是这样想,”麦牧师接口道,“可你买这块腊肠时,把你的灵魂也贴上了。我听见你发誓说,如果你付五块钱买这块腊肠的话,就让神惩罚你的灵魂。可最后你不多不少就付了五块钱。现在,你成什么了?”

刚说到这里,麦牧师抬头看见他的渡船靠进了船坞。他急忙向士兵道了再见,上了船。

汤姆目瞪口呆地看着牧师匆匆忙忙走了,然后转身回到堡里。他脱下帽子,扔到一条板凳上,垂头坐了下来。陌生人的话打中了他,在他耳边轰轰回响着:“你把你的灵魂给了这块腊肠。现在你成什么了?”

汤姆耸耸肩,想把陌生人的话抖掉,可它们在他的耳中像死刑宣判一样。他从前总是豪言壮语地说着类似的话,从未停下来思考一下那些话的严重性。生平头一次,汤姆看到了他在永恒中是失丧的,他感到自己完全暴露在神的公义前。那句“你成什么了?”在他心里反复盘旋着。他站起来,来来回回地踱着,心头生起了一阵恐惧。最后他拔腿从堡中跑出来,冲到渡船码头。望见一个码头工人在那儿,他叫道:“那个刚刚在这里的穿黑衣服的人在哪里?他去哪里了?”

“你是说牧师啊?他半个小时以前坐船过去了。”

绝望像一阵潮水卷过了汤姆的心头。但一抬头,他发现另一班渡船恰好靠岸。他赶快上了船,心烦意乱地盼着船到岸。上岸以后,他向好几个码头工人打听牧师的住处。

问清方向以后,他出发了。他得走好几个小时,要路过一个大商场,越过一大片废弃了的田地。快到傍晚时,汤姆总算到了牧师家所在的小村庄,很快找到了麦牧师的家。他敲了敲门,门开了,应门的正是麦牧师。他热情地请汤姆进去。汤姆告诉牧师,他的话将恐惧敲进了他的心。“请告诉我,我该怎么作!”他一边说,泪水一边哗哗地往下流。“我们也许马上就要上战场了。我看见永恒就在眼前!哦,我会是失丧的,失丧的呀!”

听着他面前这个年轻人袒露内心的不安和焦虑,麦牧师非常喜乐。那天晚上,直到深夜,他还在向汤姆讲解救恩的道路。第二天、第三天也一样。神亲自祝福了麦牧师对这个灵魂所作的工作。汤姆回到乔治堡时,已变了一个人。他返回肉铺,请求屠夫原谅他说话时那种恶劣的态度。汤姆还警告了他的士兵伙计们,千万不要对有关他们灵魂的事满不在乎。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越来越明白神用一个陌生人的话抓住他的心,是怎样的恩典。他开始参加部队小教堂的崇拜,在那里接受了宝贵的教导。神乐意向他显明救恩也与他有份。汤姆学会唱许多崇拜时常唱的赞美诗。人们常能听见他唱那首他最喜欢的歌:

  将我拉出深坑,
救出泥潭;
  把我的脚立在岩石上,
铺设我该走的路;
  将一首歌放进我的口,
我的神配得荣耀。
有一天 会将我接去,
接回我在上面的家乡。


来源:基督网
TOP

很有意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