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不易治愈的傷口

[ 5780 查看 / 0 回复 ]

作者: 冉云

常看到媒体中报导父亲玷辱自己的女儿,违背伦常的事,每次看到心中总有说不出来的伤痛。在我尚年幼时所发生的事仍历历在目,若不是上帝医治,我很难想象今日的我会是怎样的一个人。

父亲一向温和柔弱,也是我们敬重的。小学六年级时的某一天他却向我有不当的动作,我觉得很不舒服,只好尽量回避。他却利用晚上睡觉时,爬上我的床,我觉得很难受,但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也不敢乱动,只好装熟睡。直到有一天,我感觉若不反抗,可能就会出事了,猛烈地从床上坐起来,他吓一跳才离开。第二天,我向母亲要求一人住一间房,只要我进房间,一定把房门反锁。

从那时候起的五、六年间,我变成了一个木头人,脸上从来没有笑容。我不愿意照镜子,我恨我父亲的可恶,恨母亲的疏忽,就是弟妹手足之间也保持若干距离,不敢告诉他们到底发生什么事。甚至好多次我厌恶自己的生命到了极点,我最信任最亲爱的人侵犯我,差一点玷辱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好多次「自杀」的念头盘据我心。

别人以为好的人,我常打一个大问号,别人口中美丽漂亮的风景,我不觉得有何特别。我渐渐长大了,有男孩来追求,我需要被爱,因为从来没有真正得着爱,但每次当我与一个男孩交往到某个地步,他只要碰我一下,我就拂袖而去,从此不再见他,也不给他任何机会,像世界上从来没有这个人似的。这样,更多的追求带给我更多失望与不满足。

我总是把自己打扮得很邋遢,喜欢戴上一副大近视眼镜,我最怕别人说我漂亮,因我觉得漂亮就是我受伤的主要原因!这样,我把自己包裹起来,包裹在一个人的世界里,与人们远远隔离,并且希望永永望望离开这个家,离开人群,宁可使自己从来没有存在过。

终于,我离开了家,住到学校宿舍去,那是一所教会学校,背山面水,是个景致绝佳的地方,其中最感恩的是学校开有圣经课程,这课程使我有重新面对自己的机会。上帝先柔软我的心,接着医治我的灵,使我得新生。

每天看到河水潺潺地流着,群鸟飞翔,日落泛红的江面与绚烂的天空,心中开始有些悸动,甚至想大声吶喊。这些过去我不为所动的外在环境,当我身处其中,朝朝暮暮浸淫其间,却逐渐能感受到创造者造物的美意。

有一天我看圣经中耶稣被钉十字架的时候,祂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

我心深处重重的被撞击,耶稣对于一心一意置祂于死地的人抱持多么宽广的心啊!我似乎对父亲的侵犯找到一个答案:「他所做的,他不知道。」

当我对圣经愈了解时,心中的冰块也逐步在溶化,我开始学习与上帝交谈,祂像是我最亲密的朋友,过去从没有体会的爱,大把大把的涌向我,以至于我无法承受。

「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我发现自己变了一个人,每次回家,我总想,如何去向父母亲表达我的爱?我真的做到了,过去加在我身上的伤害,竟然不药而愈!我爱我的父亲,关心他每一个需要。像耶稣饶恕人的罪一般,我完全饶恕了父亲。这样的爱,父亲也深深体会到,以至于当我出嫁时,父亲竟然偷偷地流泪,母亲后来告诉我说:「我从没看过你父亲流泪,嫁那么多女儿,他也只有为你流泪!」母亲看到一个女儿对父亲的爱,使父亲受感动,却不知若不是天父,没有人能从这女儿身上获得一丝丝的爱。

我结婚后不久,父亲开始跟着母亲吃长斋,我知道是受他朋友的影响,但不知是否含对自己行为的一种弥补?但我巴不得父亲知道,女儿已经完全的饶恕他,也只有耶稣基督才能除去他一切的罪。


本专栏与工福网站合作。


来源:信望爱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