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蔡素娟 《暗室之后续集》第十四章

[ 7918 查看 / 0 回复 ]

蔡素娟 《暗室之后续集》


第十四章  我的同工们


  房子不会自动打扫,饭菜不会自动出现,碗盘也不会自动洗涤,向我们这样四口病人之家,怎能一天到晚招待这么多的客人呢?我们可以邀请人来吃饭,但是一定要有人去买菜,做饭、招待才能呀!客人一天二十四小时随时光临,一定要有人花费额外的时间来照应他们才行。
  这些人就是门诺会中的朋友们。自从我们定居美国以来,她们真是深切地关怀我们的生活,做我们最亲爱最得力的同工。没有她们,我们真不可能活下去。任何客人来到,必定先请她们到我们家来帮忙,有时客人还会被请到她们家里去。门诺会的女士们,是我们“服役的天使”。她们不但脸上现出从主那儿来的安详,心中也保持着安静。她们生命中拥有的那种喜乐,平安和镇定,正是多数人所想望的。她们素以整齐清洁著名,她们的房子、院、庭、篱笆、花园都是井井有条的。因为她们不怕辛劳,而且热爱做家庭工作,所以她们立刻向我们伸出援手。无论是烹饪、洗扫,身体方面的照顾,她们都尽力帮忙,而且还慷慨地招待许多神差来访问我们的人。她们在我们客人面前活出了基督的样式,同时也将神的话供应他们。在中国的时候,一位知道我们的情形的朋友,曾经坚决而预言式地说:“我为你们祷告,求神预备一些门诺会的人,在美国与你们同工。”没想到真是这样成就了。
  苏珊娜小姐,我们的邻居,是一位门诺会的女士。她忠心事主,知道我们的需要以后,就来替我们管家。她很快就学会了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习惯于应接不同国籍不同阶层的人士。朋友们常常告诉我说,她多么和善,细心,善于接待客人。她是祷告同伴,又是护士、厨师、管家,这些还不过是她许多服事中的几种。每次有不速之客在吃饭前后来到的时候,总是苏珊娜放下手头的工作去预备饭菜。过去,她照顾过生病的家人,得了许多经验。现在她帮忙照顾我们四个病人,尽心尽力。
  《暗室之后》出版之后,收到许多读者的信件,急需人帮助处理。神又预备了第二位门诺会的友人。她是司徒自福太太,丈夫务农,有三个子女。她自己家务很忙,还来回开十六英里的车,一个礼拜几次到我这儿来,风雨无阻地帮我做秘书的工作。因为她这样的牺牲,我才能扩展我的通讯网,把书推销到全世界去,以致发行外文版。她坐在我的床前,在昏暗的灯光下笔录。她录的比我讲的还快,然后到客厅里去。在一架轻便的打字机上,打出信件来。许多年来,她替我包装、邮寄了几千本的书,又像个私人秘书,替我处理了许多事务。在我们同工的早期,每次如要离开的时候,我都只能交给她一个用过的信封,说:“这是给你买汽油的。”有时,我只能给她四角六分钱。这么小的数目真不好意思,但那个时候,我只有这么多的钱。
  一天,大出我意料之外,她交给我一个没用过的信封,里面有六十六块钱。她说她的主日学班知道我这么虚弱,还凭信心事奉主,他们就决定烘制糕饼,腌装罐头食物出卖,将盈利拿来帮助我的工作。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收到这样的爱心礼物,实在鼓励了我继续在主的葡萄园中的工作。然而,还有更使我惊喜更鼓励我的事情在后面呢。我们同工十五年以后,她亲笔写了下面一首诗送给我:
  谨向我的皇后致敬:
  她的寝室也许幽暗,当你刚置身其中,
  但你坐下不久,就会看见救主慈容!
  我看见了真实的忍耐、顺服、信靠及爱心。
  当她一而再地求问:“要我作什么,我的神?”
  我要感谢天父,差我到她身边。
  让我们人生互织,共享快乐同担试炼。
  求主使我能更像,我所敬爱的这位。
  若能见她在天上加冕,该多奇妙美丽!
  因此我祈求亲爱的天父,在她余下的年日,
  多多施恩赐福,成就你最美好的旨意!
  感谢主!在我们这么密切同工的时期中,我们从来没起过冲突,没发生过误会。许多时候,我们都各自怀着难以告人的重担。照理说,这些重担,可能拦阻我们的活动,但当我们祷告,把重担卸给主,就能继续和谐的工作下去。然后我们又发现,我们不需要再背起那些重担了,我们把重担留给那背负我们重担的主耶稣基督。
  过了些时,神又奇妙地引领一位中国友人,黄惠慈小姐来参加我们的事奉。黄小姐在美国神学院修完四年宗教教育,曾在菲律宾的一间教会学校任校长,兼在教会事奉主二十多年。一九七一年暑期,她为感念我们的关照(在她念神学的假期中总到我们家中住),故特来探望病中极虚弱的李曼小姐,不料一九七二年元月,李曼女士安返天家,她顺服主留下来,一同负责这小堡厂,帮助我应付中文信件与个人谈道等工作。
  近几年来,因邻居青年姐妹,有的远居,有的结婚,不能为帮工,黄小姐竟也靠主加给力量,学习做不少难务。她在此全不为名利,故蒙主感动在港、菲的亲友,非常关心顾念她,深信主也必记念她。
  黄小姐在此不能多出门参加聚会,故深觉该多用祷告事奉主,经常有长途电话,从各地打来,请她解决属灵祷告的问题,并代祷。每早晚她一定花不少的时间跪下祷告,什么事也不能打扰她祷告的时间。她渴望每一位未信主的访客,进到我们房子里来,都能接受耶稣。因此主也用她帮助一些人对重生没有清楚认识的人,而同蒙救恩。
  我们有时也请一些阿美色人的妇女,来帮助我们做大扫除的工作。她们一到,就马上卷起黑色宽裙和长袖,做最辛苦的洗刷,擦拭,清洁工作。她们用简单的扫帚,拖把,水桶和能干的双手,做成许多美妙的工作。她们做得又快又静,对我真是大有帮助,因为我敏感的耳朵实在受不了吸尘器的隆隆声,而她们用的只是安静而熟练的双手。
  一天,一位阿美色人的女士出现在我们屋前。她下了马车,把马缚在屋前的树上,然后进来大声宣告:“蔡小姐,我刚刚看完你的书,所以现在来看你。”我们很高兴地谈了一阵以后,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破旧的小皮包来,倒出里面的铜板,在我床上一个个的数给我。一共是五十六个一分钱的铜板。她说:“蔡小姐,我要帮助你的工作。”我永远不能忘记她的真诚和热情的微笑。
  至于轻省一些的例常工作,好像洗碗呀,晚饭后的收拾工作呀,需要年轻人跑腿的工作等等,中国玛丽就请附近地区的中学生来担任,她知道这些年轻的中学生,常有临时要参加的校外活动,因此她请了好几个女孩教她们做同样的工作。每当我们有额外客人,特别聚会,或者健康的紧急需要时,她就有一大队的后备军可以调动。
  可是最主要的愿望,还是领这些女孩到主的面前。她常常叫她们放下工作到她房间里去,要她们念一段圣经给她听,特别是她视力衰退后的那段时间,有时是要她们念一篇教会杂志上的文章,听一篇收音机里的讲道,或者带一张宗教唱片或录音带回家,以后再回来报告她听。她花了很多时间和祷告在这些女孩身上,相信神的话必不至徒然返回,到了时候就必收成。正如中国俗话说:“雨后春笋”。主接中国玛丽回天家的时候,还有些种子没发芽,但后来,一个接一个,有五个女孩迫不及待地跑来告诉我,基督怎样进入她们心中。她们又多么渴望别人也认识耶稣,跟随他。后来又有人告诉我,这些女孩怎样影响了她们的父母、亲戚、朋友。有一个女孩写了一篇文章记念中国玛丽,其中一段说:“她是我所认识的人中,最受我敬佩的一位。她将生命完全奉献给主,是每个基督徒该效法的榜样。我总是觉得与她同在的时候,每天都是在基督里的一个新经历。虽然我只十多岁,她已经九十二岁了,她的信仰对我并不觉得老旧,因为她在每天的生活中都将信仰更新了。”
  好几次大聚会中,客厅里挤满了中国友人,军官和留学生,我就想到如果没有本地的教会及基督徒朋友来帮忙我们,这些聚会根本就不可能举行。这些朋友好像是主赐给我们的珍宝,她们不但与我们同工,而且以她们的信件及访问,大大地鼓励了我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