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蔡素娟 《暗室之后续集》第二十一章

[ 5925 查看 / 0 回复 ]

蔡素娟 《暗室之后续集》


第二十一章  电影机开动


  多年来,我把将我的生平改编成“电影”,这个意念,放在神的坛前,看是否讨神喜悦。不久以后,就有一位基督徒作家,楼铠博士,将我的生平写成戏剧体裁。楼博士的剧本经过一番缩短改编的手续,改成电影剧本,于拍摄中间经过许多的困难,最后总算完成了。全片长约一小时,我本人并没有亲自上银幕。片子开始是用国语演出的,加英文字幕,后来也用英文配音。作为一个业余团体的第一次尝试,中国信徒(中信)算是为主尽了他们最大的努力了。真的,这部片子演出后所收到属灵的果效,真像主耶稣用水变酒的神迹一样。因为他躬身使用“那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林前1:27)”不是人,是主自己得到荣耀。在中信的书面报告里,这样写着:“我们的第一部福音电影片'暗室之后',在亚洲收到极大的效果。在最初几个月中,放映了七十二次,观众共一万一千零九十二人。有六百零六人决志信主,七百七十八位基督徒献身事奉主。观众中有许多是从来没进过礼拜堂的,还有许多离开教会很久的,藉着电影,他们与教会发生了关联,受到激励。戏剧和电影真正是接触非基督徒的有效工具。”
  中信同期刊物里,张天存说到他对该片印象:
  看过“后”片以后,我们清楚知道有三样靠不住的东西:名誉、地位、财富。我们也看见蔡素娟信主后,受到三种严重的试炼:家人的逼迫、爱情的放弃、健康的丧失。她失去了伴侣,却得到了一位永远同在的朋友。她失去了健康,但在主看来,她是丰满的基督徒。
  加拿大温哥华的王文铨,描写他那地区放映影片的情形:“真是一个壮观动人的场面:大礼堂里挤满了人,附近的几条街都停满了车,而人潮还继续涌来!我们从来没见过这种现象。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后'片来了!中国信徒布道会当晚要献映第一部中文彩色的福音片。大部分的中国基督徒都来了。许多还带来未信主的朋友来。也有些加拿大的友人在场,他们是被全城贴满的广告吸引而来的。全场立时座无虚席。在救世军地下咖啡室演的那场,最使我们惊奇,观众是一群嬉皮,影片一放映,乌烟障气的地方马上变成严肃安静的聚会场所。”
  神在许多地方都使用“后”片,吸引人来归他。在三藩市,中国报纸登了该片演出的广告。中国城的一位大商人看见了,赶去,到了那里,他几乎找不到站的位置,这还是那天第五场的放映。事后赵先生写信:“我从来没听过你名字,也没看你的书,可是我看电影的时候,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终于我站了起来,接受主。我四周一看,有一百多人站起来,表示接受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赵先生向朋友借了一本《暗室之后》读给他的家人听,家人也接受了主。他不知怎样打听到了我的地址,他说,他不知道到那儿去买我的书,所以只好自己动手抄。”
  新加坡一间灵修院的院长,吴女士写信给我说:“我记得大概是一九一八年,您在厦门对面的鼓浪屿,那美丽的小岛上讲道。我去听了,有许多人因您的见证信了主。一九六八年我去美国的时候,想去拜访您,好回来报告给新加坡的友人听,但可惜未能如愿。赞美主!您的影片来到此地了,在许多场所放映,观众都大得帮助。后来,影片又来到我门灵修院放映,全校师生都极受感动。我们不知道怎样向您表示谢意,只能寄上一点点爱心的奉献。我们会继续为着您祷告,求天父使用您。”
  一位中国大学生采访我,为准备影片在美国东岸各大学放映的事情。他问我:“对于您的生平搬上银幕这件事,请问您感想如何?”“我感到不配,那是主的荣耀。”我回答他,“我祈求主帮助我,日后的生活不致羞辱他的名,也不使朋友们失望。”
  我跟他分享一个谦卑的小笔事。多年来,主都教导我一项圣经的原则,就是向自己死。当一个人将自己钉在十字架上,而将主耶稣放在宝座上的时候,他的生活就奇妙极了!死了是没有感觉的,他不在乎人家说什么,因为他死了。我多么渴望我可以在平凡事上高举耶稣,可以引导每一位进到我暗室中来的人,遇见主自己!
  多年前,在牯岭那美丽的避暑山上,我们住宅的园子里有一口泉井。因为离厨房太远,我们就买了一些空心的长竹管子,一根根连接起来,把水引进厨房。一天有几位朋友预备来吃午饭,厨子忽然跑进来说,水管一滴泉水都流不出来了。我赶快跑上山坡,跑到泉水的地方去看看是什么原因。只见清澈沁的泉水,仍从地底涌出来,竹管子也一根根连得好好的,躺在青草地上。后来我把竹管子一根根拆开来,居然发现一只又肥又大的癞蛤蟆,横梗在一根竹管里,把管道塞得紧紧满满的,因此水一滴也流不通。我看见这个倨傲自大的癞蛤蟆,心灵立刻仆倒在主脚前,呼喊说:“我的磬石,我的救赎主啊,检查我,看我里面还有什么隐藏的罪恶没有,看我的心管里有没有自大的癞蛤蟆,塞住了你灵的涌流。”事后,我写了一首诗纪念这件事。这首诗录在下面,可用“万福源头”的调子唱:
  求主使我时时虚心,不求尊贵不求名,求主用我空心器皿,传扬基督宝贝名。不许自己遮主荣耀,闲事闲话遮主道,求我脱离一切骄傲,惟有主配得荣耀。
  史祈生师母是著名的作家,她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日夜咀嚼《暗室之后》,然后编了一部舞台剧。该剧于一九六四年首次在菲律宾马尼拉演出,后来在东南亚各地也有陆续演出者,下面是马尼拉来的简短报告:
  “在那间有冷气设备的大礼堂中,五百多观众盛装艳服,济济一堂,等候观赏本地教会历史中最盛大的一次戏剧演出,或者也可以说是本地华侨戏剧界最大规模的一次。八时正,准备开幕。气氛极佳,男女演员经过四个月的排练和祷告,表情自然感人。灯光是本国最好的……,超乎这一切之上的是圣灵的自由运行,使这两个半小时的演出大大成功。愿颂赞与荣耀归于那创始成终的主。您的祷告和世界各国人民的祷告一样,都没有落空。”
  “您知道东南亚电力最强的远东广播电台吗?他们把您的传记改成每周十五分钟的叙述节目,他们一月一号开始广播,大概要三四个月才播得完。请为这个广播节目代祷,使许多听众因而得到祝福。”
  此后,救世广播协会将《暗室之后》改写后广播,全部节目分八十六次,每次十五分钟,以戏剧方式播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