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信还是不信,这是个问题

[ 4725 查看 / 0 回复 ]

信还是不信,这是个问题

作者:杨赋立


中国人信耶稣,说不出太大道理。对信了的人而言,信就信了。

信主没有道理

中国基督徒信耶稣的理由五花八门:有人失眠,心想,若真有这个耶稣,那就让我睡个好觉,结果睡得很香,醒后就信主了;有人患病,经教会信徒的探访,被爱心感动,慢慢信主;有人渴望西方民主,后来知道西方社会制度有深厚的基督教信仰根源,因读圣经而悔改信主;有人看不惯当前的社会状况,又找不到心灵的落脚点,一个偶然的机会接触到教会,就被吸引进去。

听过一个故事:文革期间圣经被撕掉,拿来包烤红薯。一个买红薯的人就此读到圣经,然后觉得这文字肯定是古书,就偷着找这书,后来就信主了。我还听过一个更有趣的,一位姊妹说,她听奶奶讲人是由泥土造的,所以什么时候搓,都能从身上搓出泥来,她想想有道理,就信主了。

这么一看,信主有时真是没道理!

一旦信了主耶稣,就可以进入教会,通过持续的聚会、读经、祷告、学习,逐渐拥有生命体验和更深的认知,确认这就是真的。

上帝大于人的头脑,如果关于上帝的一切都需要通过人的理性检验,那人的理性就高于上帝,上帝就不是上帝了。有点知识学问的人,总喜欢按自己的理解挑上帝的毛病。不信主的人之所以不信,往往并不在意已经信的人信的是否有理,而只在乎自己定意“不信”,不愿迈出第一步。

他们评价基督徒时总有各种话说。看到教会里坐的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家,他们会说,我可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言外之意是不能和那些没文化的人在一起。这些年,随着城市知识分子信主热潮的兴起,他们又会说,有个精神寄托当然不错,但我工作太忙,没时间去教会。其实,很多人并不真在乎信耶稣的“道理”,而更在乎能不能赚到更多的钱。

信主大有道理

其实,信耶稣大有道理,人若省察自我,会发现,我们确实合乎圣经所启示的人类生命的真相——人都有罪。耶稣是人,更是上帝,耶稣是上帝的儿子,降世为人在十字架上受难,替人赎罪拯救芸芸众生,让信的人不至灭亡反得永生。(参看《约翰福音》3:16)同时,信耶稣的人就被上帝算为义,就与上帝和好,就平安喜乐了,这就是恩典的福音。这么看,基督徒信的还真不是中国人观念上认可的一套有道理的“道理”,而是耶稣基督这位救主。

中国人信耶稣的一个难处是:干嘛非得信你呢?难道就你说得对,别人都说得不对?基督教真是太狂妄太不谦虚了!

过去25年,是中国大陆信主人数最多的一段时间,就思想层面而言,也是千年未有之变局。然而,与庞大的人口基数相比,真正的基督徒的比例还很少。这其中有深刻的传统文化原因。

在几千年漫长的历史中,社会思想传统已经为中国人的头脑预备了一切拒绝基督信仰的理由:谈上帝的慈爱吗?那地震的时候上帝让那么多人死了,上帝哪去了?谈上帝的能力吗?让上帝先把我的病治好!谈耶稣吗?不错,道德高尚值得学习!谈有罪吗?我承认,那谁没有罪?法不责众!谈末世审判吗?好好,多亏我不是坏人!谈地狱吗?我不怕,地藏王菩萨还发愿说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呢!去教会吗?等我退休没事了再说!……

中国人用自己固有的人本主义思考方式和中国传统文化来解读这些词汇,振振有词地为自己的不信做辩护。中国人信仰上的多元、混杂,加上情感上的折中、包容,对这位曾向以色列民启示自己的独一上帝始终有疏离、不解和困惑;对身为犹太人的耶稣宣称自己为上帝之子,并死在十字架上替人赎罪的历史事件,无法从“道理”上想明白。

本能地拒绝福音

中国人关于“人”的价值,往往是在现实的人际利益互动中表现出来的,更简单地说,就是其政治、经济及家族地位的影响。抛开文化、社会、家族因素,孤立地谈“人”的价值,中国人对此既缺乏认知的意识,更缺少认知的兴趣。

由于缺乏对“人”的本质、价值等问题的深入思考、分析和反省,中国的文化思想传统在社会大众中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式,即中国人本能地排斥传统和经验中不存在的事物。其中包括西方的科学、技术、邦交、宪政、民主、人权,当然更包括基督信仰。今天正常的平等邦交关系,在200多年前的大清王朝都是不可能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人已经接受了越来越多西方的东西,但对基督教的大范围接受,依然很不容易。

西方的科学技术之所以能够被中国人接受,在于从科技角度的富国兴邦。但在社会、文化层面,基督教今天依然难以获得国人的认可。向陌生人传福音,多数人的反应都是拒绝,认为和自己无关。通常的反应有三种:第一,中国有自己的圣人,有自己的神佛,为什么非要信一个外国人的上帝?第二,中国有自己的经典,有四书五经,为什么非要读圣经?第三,没钱都是假的,信基督给钱吗?

显然,中国人对福音的拒绝,是以文化中既有的“信仰”存在来拒绝外来信仰,是一种思维定势。这些人大多数没真正研究过基督教,没读过圣经,也没去过教会,而只是本能而盲目地排斥、否认和拒绝。这从反面印证了福音的真实性,也看到人对上帝不遗余力的抵挡。

认罪的人有福了

从民族主义者的角度来看,基督教既然不是出自中国,就是洋教;信洋教的,就是叛国者,是“二鬼子”。很多中国人至今都不知道,福音是上帝自己启示,并由耶稣基督所成就的。就人的能力而言,这样的信息不但中国人想不出来,任何聪明的人类头脑都想不出来,因为救赎是外源性的,是超越任何人类文化的。

人类不能也不会发明福音,因为这与人自我中心的本性相违背。福音具超越性、权威性和绝对性,因而会格外刺痛有悠久历史、文化传统的中国人。中国文化是“圣人”文化,在长达2000多年的历史中,各类圣人层出不穷。由于信仰中缺乏超越的人格化的完美上帝,中国社会不得不把人当成典型,去抬高本来有瑕疵的人,将其完美化。这样做的结果是,文化意义上的“典型”被当作道德模范,成为一般民众效法学习的榜样。比如雷锋、张海迪,都曾一度是全体中国人学习的楷模、典范。

从积极层面理解信仰,一般中国人都会认为宗教是让人行善做好事,信仰首先是具备道德价值。一般人也这样理解基督教,但这种理解其实是非常肤浅的,因为没有人认为自己是罪人,是恶人。以外表判断人常常会出错,人心的诡诈实在可怕。

耶稣来到世界要告诉人:“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马可福音》2:17)那些愿意承认自己是罪人的人有福了,他们必得拯救!

作者是中国大陆家庭教会传道人。

来源:海外校园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15-03-15 21:42:4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