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九旬耆老跑天下﹐年青人追他不上

[ 4771 查看 / 0 回复 ]

九旬耆老跑天下﹐年青人追他不上


作者:罗锡为

耄耋「奇人」

王永信牧师今年满九十岁。

他的朋友满天下。 他结交的朋友,不只是华人,许多令人想不到的地区和民族,也有他的友人,包括中亚地区卡萨斯坦的东干族人,和东南欧各国的吉普赛人。

九十岁了,他不像一般到了这个耄耋之年的长者,留在家里安享天年。 早已「荣休」,从许多举足轻重的职位退下来。 可是他没有停下来,风尘仆仆,到世界各地去跑,当然不是旅游行乐,而是去到许多「未得之民」之中。

一位认识王永信牧师的老朋友对我说,他是个「奇人」。 不认识他的,会感到有趣。 到底这位「老人」的动力那里来?

「未得之民」是什么东西? 没去过教会的人可能不明白,就算是基督教都不是人人知道说什么。 「未得之民」是说,有些民族或群体,可能是在遍远的地区,也可能是其他原因,很少人听过耶稣基督的福音。 王永信牧师特别关心这些人的需要,呼吁教会去关心这些人,这些人很多是所谓「边缘群体」。 王永信牧师最近花很多任务夫去做的东欧吉普赛人,这属于这一类。

倡导「美国回归真神」运动

王永信是一位牧师,但不是关上门只管教会里面事的宗教界人士。 他影响之及,关心之事,深入社会。 他以八十多高龄,一次又一次倡导一些影响教会和世界的运动。 例如「美国回归真神」和,和维护传统家庭价值的社会运动。 前者,他主编了一本由美国的神学家和政治家撰写,针对美国时弊和立国宗旨的书,印刷了五十万册,寄发给美国的国会议员,法官、大学校长和教授,希望能扭转美国糜烂的社会风气。 后者,他在美国带领数千群众,上街游行,向政府请愿。

王永信牧师一定有一个异于常人的「马达」在他里面发动了,供应他源源不絶的动力。 他年轻时已经是个先驱性的人物,到了七八十岁,现在九十岁了,还开创很多先河。 他早年一项「创见」,是今日「宣教学」都要提及的「10-40之窗」。 这不是一扇实体的窗,而是一个视野,一个工具,像照相镜的那一个叫「搜景器」的「框框」。 有一次王永信牧师和另一位世界级的宣教学家坐飞机去办些重要的事。 王牧师从飞机的窗口往外展望,让他想到有一块地方,他很想去服务的,和鼓励教会去关心的。 那是一片辽阔广柔的土地。 在地图上,北纬线十度至南纬线十度,东经线四十度至西经线四十度的那一条长方块, 是最缺乏教会去关怀和基督徒去服务的地区。 那里有最贫穷,和最富裕的国家。 那里也是政治最不稳定和战争危机四伏的地方。 他不单呼唤人去,他还亲身多次带领世界各地关心那地区的人,踏上居中的阿拉伯沙漠。


关切吉普赛人

要认识王永信牧师这位世界级的教会和社会领袖,头脑要像他那么灵活,步伐像他那么稳健利落。 大约在两年多前,八十七岁了,大使命中心现任会长陈惠文博士跟他谈到欧洲的吉普赛人有极大的需要,他以荣休的大使命中心会长身份,不辞长途跋涉,陪同陈惠文博士前往考察,深入塞尔维亚和匈牙利的吉普赛人小区。 我也随着他们去跑一遭,两个礼拜经过十多个城镇,看到聚居在大城和乡镇里的吉普赛人贫穷落后的一面。 有些人住在没自来水,没排污系统,没电力供应的「贫民窟」。 他老人家身先士卒,逐家访问,了解他们的情况。

我去访问吉普赛人之前,心里有两个对吉普赛人的印象。 一个是去欧洲旅行时,人们提醒我要提防的「小手」。 另一个印象,是有关吉普赛人的小说,歌剧的人物和他们的音乐和舞蹈,给我的很「浪漫」,很「波希米亚」那些。 到了他们的村落,和他们接触,才相信,有欧洲仍然有那么多人生活在「贫穷线」之下。 欧洲有多少吉普赛人? 据说有一千二百万吉普赛人,虽然都脱离了「农奴」身份,但是,絶大部份仍是赤穷生活。 有不少仍然四处漂流,被人驱逐。

在访问吉普赛人期间,王永信牧师号召东、南欧各国的吉普赛人教会领袖,第二年在匈牙利布达佩斯举行了第一次「吉普赛人宣教会议」。 对我来说,是忽发奇想的一椿事,怎可能? 吉普赛人教会都是贫穷的多,需要我们替他筹募路费和参加会议的食宿费。 钱从那里来? 而吉普赛人都是「闲云野鹤」为多,会来吗? 不到一年时间,要筹备一个国际性会议,简直不可能。

去年九月,事就这样成了。 我也在其中,亲眼目睹那些令人感动,振奋的场面。 吉普赛人的领袖问王永信牧师,华人基督徒为什么会出钱、出力,并愿意老远的去到他们当中,帮助他们。

王永信牧师说︰「我看见今天在欧洲的吉普赛人,好像看到从前移民北美和欧洲的华人。 一百多年前,华侨飘洋过海,来到美加建铁路、做最危险的工作... 没有权利,被人排挤。 但是,今天华人的社会地位提高了,也有受最高等教育的机会。 而吉普赛人最早在八百至一千年已向欧洲迁徙,但是在今天,仍然被挤到社会的边缘,在最低层过着贫穷的生活......」

是的,华人最能和吉普赛人身同感受。

在波斯湾举行宣教会议

王永信牧师不单有悲天悯人的心肠,还有冒险精神。 记得第二次波斯湾战争爆发前夕,他带领来自世界各地的代表,进入他开启的「10-40之窗」,在波斯湾举行宣教会议,并到各国访问。 当年,我也是代表之一。 当时的气氛十分紧张,兵凶战危,有人提出,为安全计,取消会议或延期举行。 但是会议筹备已久,机票,酒店和行程一早都已订好。 王永信博士坚持,联合国军队一天未攻过去伊拉克,会议要如期举行。 既然王牧信说去,我抱着「舍命陪君子」的心情,冒险同去。 我们在机场,遇上香港亚洲电视的探访队。 他们其实没有探访的门路,结果有一大段路程,电视台的记者和摄影队随着王永信牧师带着我们的路跑,每天把「战地新闻」用人造卫星送回香港。

笔者没后悔跟着王永信牧师冒那个险﹐踏足在一个战场的前线,和当地人,和到中东找生活的大陆劳工谈谈他们的感受,重型的装甲车和坦克车在我们所坐的汽车两旁擦身而过,在科威特和伊拉克最前线,隔着一片联合国划定的「缓冲区」,远眺「敌方」。 经历了一场大战前夕的气氛,可能一生只有一次。 行程结束,离开阿拉伯沙漠几天后,回到家里,从电视新闻看到开打的新闻片,感受不一样。

关怀「东干人」

王永信牧师开拓的「最前线」,除了上述吉普赛人和波斯湾之外,还有「苏东波」地区,即苏联解体后那些前加盟共和国和俄国和中亚地区,远至西伯利亚。 在中亚的一个地区,王牧师遇上有些从中国越过天山,为逃避清兵而定居他乡的回民、称为「东干人」,他们老一辈的,有些还可以说点中国的「家乡话」。 王牧师和他们建立了友谊,之后,世界各地的教会在东干人和附近一带的中亚民族之间,做了医疗,教育工作,建了孤儿院,小学、中学,甚至大学。

地球之北,王永信牧师去过西伯利亚冰原,那么,最高的地区,即喜玛拉雅山地区,王牧师也去过,为他们举办宣教会议。 可是,今天你假如看到的王永信牧师,你并没有发现岁月在他脸上留下发现「风霜」。 那些痕迹是「历练」。 论人生经验和成就,他比谁都多,不过,他总是走过一个高峰后,再给你指向另一个高峰。


创办《中信月刊》

王永信牧师明天的事,还有很多要说。 过去的事,烟远的事,说也说不完。 再从一些最近的事,和温哥华有关的再说些吧。 去年,他应邀来温哥华,参加「加拿大中国信徒布道会」成立三十五周年的庆祝会。 温哥华的华人,大多数都认识「中信」在那里,它提供了许多服务和节目给新移民和老华侨。 但不是人人都知道,王永信博士是「中信」的创办人。

1957 年王永信牧师在欧洲旅行布道,在瑞典获得一个向全世界华人传福音的远像异象:「你要为本国之民大发热心。 」1961 年,在美国底特律市租了一个车房,从四个人的祷告会开始,成立了「中国信徒布道会」。 他先到一间印刷厂作学徒数周,然后买了一台旧的印刷机,用三天三夜的时间印刷,出版第一期《中信月刊》。 有多位热心义工,利用周末和下班的时间,帮忙装钉及装封,免费寄发给散居海外的各地华人读者。 《中信月刊》的反应特别好,世界各地订阅的信件如雪片飞来,王牧师的未婚妻毅然以全部嫁妆费美金六百元,购置一台地址打印机,以解决发行量不断上升的需要。 说到这里,都会明白,原来每一位大人物,背后都有一个贤慧能干的女人支持的。

今天,「中信」已遍地开花,世界各地都有分会。 那里有华人的地方,《中信月刊》都会寄到那里。 拿着《中信月刊》在手,你应该想起,当年的一位小小的传道人王永信夫妇,将他们所有的都摆上了。

开办「世界华人福音会议」

「中信」的事工,让王永信牧师不单被华人认识,而且成为一个国际知名的华人领袖。 1970 年,王牧师参加一个国际宣教大会,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教会领袖踫头,谈话之间,大家觉得北美的华人教会应该多聚在一起,彼此合作。 两年后,300 多位代表聚首一堂,出席了「北美华人福音会议」。 从那个时候开始,王牧师的视野再扩大一点。 他想,假如北美可以搞一个三百个教会领袖参加的会议,为什么不可能召开一个全球的华人福音会议呢?

1974 年,王牧师去了瑞士洛桑,出席一个国际的会议,华人方面,有 70 多位代表。 王牧师找到每一位华人代表的姓名,给他们发一封信,邀请他们一起为华人祈祷。 王牧师和他们讨论了一个问题︰「这么多来自不同国家,不同的种族的人,尚且可以聚在一起举行洛桑会议,为甚么华人不可以? 」王永信牧师的梦愈造梦大,结果产生了「世界华人福音会议」,简称「华福」。 两年后,梦想成为事实,在香港举行第一次会议,推举王牧师为总干事。

这个历史性会议,我也有参加。 四十年后,在东欧访问吉普赛人的旅程中,忆述当年大会的大事小事,并一同唱起「华福会歌︰

主爱中华,恩宠有加,地大物博,代出俊哲,人道既穷,天道斯通,

天人合一,惟信可期,勉我教会,增长百倍,举目望田,媲美西贤,

普世华民,作主精兵,高举十架,天下一家,广传福音,灵命日新,

佳美脚踪,可西可东,最后一棒,迎头赶上,主来在望,凯歌高唱。

会歌歌词,我已记不全了。 但是王牧师以宏亮的嗓子,把全首唱出。 他的记忆力,比我这个后辈更管用。

担任「大使命中心」总干事

要谈到王永信牧师曾做过的事,写一本书也写不完。 有些人知道他是「华福之父」,又有人知道他曾任一个国际性福音运动的总干事,和创办了「大使命中心」。

我曾问王永信牧师,为什么他能开创那么多事业,开阔了那么多人的眼界。 他说了以下几件,让我有深刻反省的事︰

「神给我机会,让我可以替人做铺桥搭路的工作。 把各方面的方量联系起来,才能做更大的事。 我从不恋栈自已开创的机构和事业,开拓了新工场,愿意交出来,交付给别人去继续。 我从不把宣教事业,建在别人的根基上,与别人竞争。 一件我开始做的事情,那怕是多伟大,如果工作做完了,或是看不到有做下去的必要,不要强求维持下去。 」

这是一种具有伟人风范的胸襟和气魄﹐王永信牧师并不把他的日子耗在缅怀过去,永远是向前看。 这是让他跑过九十个年头的腿瓜,依然像从前的日子,一样稳健。 他的嗓门,如几十年一样,嘹亮。 他的眼光,闪耀着阅历了接近一个世纪的人生智能。 听他一席话,何止胜读十年书。

六月十二、十三,十四日,王永信牧师将会在温哥华有三场聚会,第一、二场是布道会,讲的是改变人生的信息。 第三场是庆祝他九十大寿的餐会,也是公开的。 他会分享他的使命和人生。 能不期待吗?

小结

王永信开拓的「创启地区」︰

• 西伯利亚;

• 巴尔干本岛;

• 喜玛拉雅山;

• 天山之西(中亚地区,东干族人);

• 太平洋岛屿;

• 波斯湾埃布尔拉沙漠;

• 东南欧(吉普赛人)。

王永信牧师创办或曾领导的国际机构︰

• 中国信徒布道会(1961);

• 世界华人福音事工联络中心(1976);

• 世界福音事工洛桑委员会 (1987);

• 主后二千福音运动(1989) ;

• 大使命中心(1989)。

王永信牧师带领的运动:

• 美国回归真神运动;

• 传统家庭促进运动;

• 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


来源:真理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