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深思 | 把枪口抬高一厘米

[ 5267 查看 / 0 回复 ]

深思 | 把枪口抬高一厘米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法律,我们的标准是什么?是良心,是正义,还是其他的什么?当法律和良知产生冲突时,我们又会怎么做?

1992年2月,柏林墙被推倒后不久,当年守卫柏林墙的东德士兵因格·亨里奇被告上法庭。在控辩双方的激烈争论中,亨里奇射杀青年戈夫罗伊的一幕,又重新浮现在人们眼前。

“二战”结束时,作为战败国的德国被前苏联和美、英、法国占领,并被划分为东德和西德,东德属于前苏联的势力范围,西德属于美、英、法的势力范围,首都柏林也因此分为了东柏林和西柏林。

由于东西柏林的经济差异日益增大,很多东柏林市民举家逃亡西柏林。为了遏制这种状况,东德政府于1961年8月13日在东西柏林之间拉起了一道铁丝网,随即又建起了长155公里,高4米的钢筋混泥土高墙。从此,柏林被分为了两个世界,东柏林的恋人再也不能到西柏林约会,西柏林的儿子再也不能回东柏林探望病中的母亲。

东德政府还规定,守卫柏林墙的卫兵有权对越墙的市民实行击毙,因此,在柏林墙建成后的三十年时间里,有几百名柏林人被无辜杀死,其中年龄最小的只有两岁。

1989年初的一天傍晚,东德士兵亨里奇正在柏林墙外巡逻值班,突然,他发现有一个人轻手轻脚地攀上了柏林墙。亨里奇高举手中的AK—47冲锋枪,“砰”的一声枪响,只听见一声惨叫,22岁的东德青年克里斯·戈夫罗伊摔落在墙下。

然而,几个月后的1989年底,东西德回归统一,这道侵染着柏林人无辜鲜血的高墙被推倒,此时此刻,人们再次响起戈夫罗伊被杀事件,于是亨里奇遭到起诉,死者家属要求追究他的法律责任。

在法庭上,亨里奇的辩护律师宣城,作为一名守墙士兵,亨里奇是在执行命令。作为一名军人,执行命令是他的天职,他别无选择。听了辩护律师的陈词,虽然很多人痛惜戈夫罗伊的无辜之死,但似乎也无法承认亨里奇有罪。

就在大家莫衷一时的时候,法官西奥多·赛德尔面色严峻地辩护律师进行反驳,他说:“一名军人,不执行上级命令固然是有罪的,但是,射击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谁都知道这道高墙意味着什么,也知道翻阅高墙的人在做什么。他们不是间谍,人们不过是去探望自己的亲人,不过是在寻找美好生活!此时此刻,在你举枪射击时,你完全可以把枪口抬高一厘米,这是你应该承担的良心义务!”

说到这儿,法官赛德尔的心里强压着巨大的悲痛,他将目光缓缓地投向旁听席,投向戈夫罗伊的家人,投向被告亨里奇,投向辩护律师……那一刻,整个法庭都仿佛凝固了,人们只听到沉重的呼吸声和彼此的心跳。整个世界都一片肃穆。

赛德尔饱含深情地接着说:“在这个世界上,除法律外,还有良心和正义,当法律和良知产生冲突时,良知是世界上最高的行为准则。尊重生命,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

法官洪亮的声音,在庄严的法庭上回响。旁听席上,许多人开始坐立不安,有的人相拥而泣。被告人亨里奇眼睛里噙满泪水,胸口剧烈起伏着。他走向戈夫罗伊的家人,真诚向他们鞠了一躬,低声说道:“对不起,我错了。”

最终,法庭以士兵亨里奇因蓄意射杀戈夫罗伊判处三年半有期徒刑,且不予假释。一起颇受争议的杀人案,就这样在一片感动人心的静默中落下帷幕。

任何一件事,都会有1厘米的余地,在这个余地中间,良知和正义将得以发挥,人性之美将得到呈现。

世间的很多规则都有局限,但是,良知没有,正义没有,他们永远闪耀着生命的光辉。

其实,很多人都怀有良知和正义,但是,只有极少数的人能够坚定地守护和捍卫。所以,面对是非选择得时候,我们除了需要善意,更需要勇气。

箴言3 : 27

你手若有行善的力量,不可推辞,
就当向那应得的人施行。

来源:耶稣基督圣经福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