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假如没有耶稣 第十六章

[ 9715 查看 / 0 回复 ]

第十六章 完成我们的任务

「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耶稣基督(约翰福音十三章 35 节)


  基督信仰所带来的许多恩典在本书中未能提及,一来是因为篇幅有限,二来是因为身为作者的我们并未能全部知晓。我们写这本书主要是给北美的读者;而类似的书籍也可以由其它洲陆的读者来执笔。我们祈祷神能使用此书作为抛砖引玉,以刺激更多的人为了祂的荣耀来做类似的研究。

  「宗教信仰带来兴盛和丰富,但是孩子却将母亲的资源消耗殆尽。」伟大的清教徒马瑟科顿说了这句名言。在此书的一页又一页的记录里,我们看见今日我们所享受的许多好东西都是出自耶稣基督的信仰,但是人们却往往拒绝将功劳归给祂。


我们在世上的任务

  正如各种机构以及个人有时候会写一份「任务说明书」,我们也应常常提醒自己为什么我们要活在这个世界上。神对我们的生命有何旨意?神给了这个世界两道命令:第一个(文化的命令)命令是祂在旧约一开始时就赐下的,而第二道命令(大使命)是在基督死而复活之后,即基督教时代开始之时所赐下的;第一道是在创造之初,第二道则在新的创造之初。第一道诫命在创世记一章26至 28节,是神对人类的最初指示。第二道诫命是在马太福音廿八章19至 20节,基督指示我们去传福音,使人们做祂的门徒,并教导他们耶稣所吩咐的。

  大多的基督徒对传福音的诫命只是口头上说说,并未真正去作;但感恩的是,仍有少数人顺服神的命令,积极在各处传扬福音。

  但是在本世纪中,许多基督徒似乎对于神的第一道诫命——文化的诫命——不知道该怎么行。按理,我们应把世上的一切潜力、世上所有的领域和机构,都带到神的荣耀面前,我们要用这个世界来荣耀神,把世界带到十字架脚前,使它降服于祂。在世界的每一个层面中,我们都要将荣耀归给神,这是指世上的所有机构组织。例如:婚姻和家庭、学校、教会(她并未一直荣耀神)、国家(当然更是没有荣耀神);在生命的各个领域,不管是音乐、文学、艺术、财经、建筑、政府、教育等等——每一个潜力的所在,也就是神在世上所放置的财富,都应该发挥出来,加以塑造,然后归于祂的荣耀之下。

  感谢神,历代以来许多的基督徒严正地接受文化的诫命;他们为本书提供了许多资料。但令人惋惜的是,教会在过去七十五年至一百年间对文化的诫命却往往疏忽了,于是我们发现教会对世界的影响力发挥得愈来愈少。事实上,最近的问卷调查显示,大部份的人认为教会与现代社会没有什么关联。或许因为媒体上所呈现的教会形象是扭曲的,所以造成了这样的调查结果;然而,其中是有一些真理存在。这是因我们容许自己与世界脱节,以致今日就得承受结果。

  教会已经严重退缩到成为虔诚信徒的聚集地,许多虔诚人只一心希望世界就此消失,不再参与。我们把基督徒一手建立的教育体制拱手交给了非信徒。过去由相信真神的信徒所创始的科学,如今也在许多领域中均交给了非信徒。我们把媒体交给那些非信徒中最卑鄙的人手里,所以我们不断地受到他们无神论的思想和理念的轰炸。我们把政府的管辖权大部份交给非信徒,他们忙着为魔鬼的行事计画表争取立法。我们却退阵下来,不去努力设法完成主的诫命。


俗世的胜利是不可避免的吗?

  俗世主义是不可避免的吗?从哈佛大学到青年会,许多的机构组织都是由基督徒所创建的,以基督教为其宗旨,初建时往往付出相当大的牺牲和代价;未料却渐渐偏离了起先创立的初衷。难道这种趋势是不可避免的吗?

  「宗教信仰带来兴盛丰富,但是孩子却将母亲的资源消耗殆尽。」马瑟科顿的这句评论是他在观察十七世纪末新教徒和清教徒式微的现象之后,有感而发的。只要在新世界待上三代或四代的人,他们就开始让自己把所享有的丰盛富裕的那份原因——基督教信仰——给挤掉、忘掉。这是属神的子民一直得面对之危险;对清教徒而言,就是如此;对今日的我们也是如此。对古老的犹太子民也是如此,神透过摩西警告他们:

  你要谨慎,免得忘记耶和华你的神,不守祂的诫命、典章、律例,就是我今日所吩咐你的。恐怕你吃得饱足,建造美好的房屋居住。你的牛羊加多,你的金银增添,并你所有的全都加增,你就心高气傲,忘记耶和华你的神,就是将你从埃及地为奴之家领出来的。……你们心里说,「这货财是我力量我能力得来的。」你要记念耶和华你的神,因为得货财的力量是祂给你的,为要坚定祂向你列祖起誓所立的约,像今日一样。(申8章 11–14,17–18)

  这些话是预言式的,因为以色列的确在得到丰盛产业之后远离了神,他们也因为背叛神而遭到审判。虽然审判并不是随着丰盛富裕而来的,但是有可能如此;我们既然得到事先的警告,就应小心谨慎。

  自由的代价就是恒久儆醒,同样的,信仰要纯正,其代价也是恒久儆醒。我们开创一个机构组织,并不保证它会一直持守原先的路线。事实上最后可能与原先设立的宗旨全然对立。最显著的例子是哈佛大学,它是由约翰哈佛(John Harvard)牧师所创立的,为的是训练传讲基督福音的传道人;今天这所名校大部份的成员断然反对基督国度的扩张。因此,我们必须在各机构组织中有所检查与制衡,以便预防类似这样的背叛。

  或许眼前这些机构正是可以教导我们的实例,让我们知道应避免的事项。我们希望以这些负面的例证作为借镜,不要再重蹈覆辙。或许可以针对偏离原先宗旨的基督教机构作一些研究,了解它们走偏的原因,并探讨可行的预防措施。

  在精神领域方面有一个因素和物质领域的「熵」定律相似——就是热力学第二定律。这个定律是说每一件事物都是渐渐消耗衰竭的,从井然有序变成杂乱无章。伟大的物质衰竭定律可应用于微生物、人类、星球、星座、银河。在精神的领域中也有败坏的趋势——人会远离神,这是因着魔鬼撒但的工作;魔鬼不断地想把我们拖下来,一直与我们敌对作战。如果我们明白这场战争是免不了的,或许就能有效地防卫,使我们至少可以对抗精神的「熵定律」长久一些。在我们有生之年当然可以采取预防措施来避免背叛基督教的信仰,但是我们无法绝对确保基督教机构不会偏离基督。然而我们还是应尽全力使它们走在「正道」上。

  首先,我们长期地为这些机构的代祷是很重要的;在神凡事都能。我们应该为它们的永续忠诚来祷告,即使在我们离世之后,我们盼望它们仍能持守住。

  对我个人而言,我认为在教会学校、大学或神学院里设终身教职的作法并不好;在终身职的罩衫之下,会有许多伤害基督教信仰的行为产生。一旦教授有了终身职的保障就不能解聘他们,除非有伤天害理的大罪行发生,而那又是很难证明的。因此只要我仍是诺克斯神学院(Knox Theological Seminary)的校长,校内就不得有终身职教授。

  其它的行业一般都没有终身制;只有学术界才有。学术界——包括神学院以及一般大学——正是背叛基督教信仰和美国传统最严重的场所。我不认为终身职有任何站得住脚的自我辩护之理由;若我们不给终身职,相信这一点即可以防止基督教机构的世俗化。


世界上最伟大的是「爱」

  我们不仅要在信仰上纯正;在行为方面也必须纯正。圣经上告诉我们,如果没有爱,我们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林前13章 1节)。我们必须持守信、望、爱,而其中最大的就是爱。

  对许多的非基督徒而言,我们本身可能是他们所能见到的「圣经」。既然如此,我们当中许多人必须「改正」!的确,世界是在观察,看看我们是否有答案,或者我们所信的不过是另一个「人造」的宗教。如果你真知道耶稣,你的生活方式就必须能反映出你对祂的爱。你对祂的爱大部份应反映在你对祂百姓的爱上;你在今生的行为将会对周遭的人有很大的影响——不管是好的或坏的。未来的史学家将如何评价你我呢?人们会如何纪念我们呢?是像西班牙异教裁判所中恶名昭彰的托尔克马达(Tomasde Toquemada),或是像另一个极端的代表人物圣法兰西斯?我们所说的远不如我们所行的来得重要。

  生命最大的奥秘不在于「得」,而是在于「给」。当你走至人生终程回顾过往时,你会发现唯有当你无私的付出,或是谦卑地帮助别人时,你的生命才有真正的意义。和任何事物相比,爱是最伟大的。

  然而在基督教历史中始终有一件令人感到羞愧的事,那就是一些常自称认识耶稣基督的人,却在生活中缺乏爱的表现。耶稣说:「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13章 35节)我们离祂的标准还真远呢!我并不是提倡因此属主的机构要彼此合一,像是另一场教会的世界会议一样。我所呼吁的是弟兄姊妹要彼此相爱,超越宗教派别而联合在一起,乃是「为了神的荣耀和基督信仰的推展」(套用清教徒的五月花号公约),大家共同努力。

  信不信由你,据报导今天世界上有二万三千五百个基督教的宗派。尚有许多基督徒团体还在一心想另起炉灶,却不想将资源整合起来共同努力。感谢神,也有一些好弟兄如葛理翰、布莱特(BiII Bright)和其它许多人,常常和其它福音机构配搭在一起工作。又如基督教的主要国际短波广播者HCJB、跨世界广播电台、远东广播公司亦共同讨论合作方案,免得节目重复浪费力量。在1980年代中期,它们同意共同为每一种语言——只要说这种语言的人数达到百万人之多——即做一个基督教的广播节目,这样的野心只有靠合作才能实现。在基督的身体里我们实在需要更多这样的合作。


历史要朝什么方向走?

  尽管今日我们看见基督的教会好象是退缩的,可是我们确信真理和历史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我们要如何诠释历史呢?诚如我的朋友自立德(学园传道会的创始人)所说的:历史是耶稣的故事记录,我们现在所处的历史时段是基督第一次降临与第二次降临之间。历史要朝往哪里去呢?大卫在基督诞生前的二千年时所写的诗篇一一○篇1节告诉我们:

  耶和华对我主说,
  你坐在我的右边,
  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凳。

  今天神在世上做什么事呢?祂在使基督的仇敌做祂的脚凳!如果你是基督的仇敌,那你就在整个历史上站错边了。你可以选择站在基督的这一边,或是选择做祂的脚凳。耶稣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我们不是鼓吹基督徒拿起剑用武力在世上建立基督的国度——过去的历史已经证明那样做会失败得很惨。神会用祂自己所定的特别时间来成就的,有一天祂必会完成的。

  在这件事上历史可有某种依循的模式?有的,神一直在做工,以使祂的仇敌成为基督的脚凳。尽管他们一时辉煌成功,但是最终全都垮倒,除非他们认罪悔改。今天所有反十字架的仇敌皆会有同样的下场;在今天大众文化里似乎有数百万以上这样的仇敌!如果你是其中之一,请思考你的抉择:是赶快悔改并相信,或者是成为基督的脚凳?如果你是诚心的寻求者,我可以给你介绍很多的资源,只要你写信来。

  人们总是不断地在撰写历史。神给我们很大的特权来服事祂;我们只要全心去做,必可在我们周遭的小范围内发挥影响力,荣耀祂的名。如果愈来愈多的基督徒接受这样的挑战,想想看会对我们的社会和世界造成多大的震撼!愿神兴起更多的基督徒(像本书中所介绍的,或者本书中没有提到的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典范)一起来改变世界,使它变得更好,为了荣耀基督的名!阿们。

  荣耀归于至高真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