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三十年前的一封信

[ 9151 查看 / 0 回复 ]

三十年前的一封信


作者:陈爱华

姜纳森坐在麦当劳靠窗他最爱的位子上,这里可以沐浴着南加的阳光,可以看着来来去去忙碌的车辆。 他们都有目的地可去吧? 他真羡慕所有有「方向」可奔的人,不像他好似无主孤魂,飘飘荡荡的,无所归依。

面前那杯「老年」咖啡(senior coffee)早已失去了温度,他并不打算续杯,凉冷的咖啡正可触动他深埋的记忆:那应该是三十年前的事了,他在密苏里一所名气不大的大学修硕士。 冬天的密苏里,除了雪还是雪,那时麦当劳一杯热腾腾的咖啡及一个阳春汉堡,就是他每日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元素。 他借助快餐店里暖和的室温,驱走那刺骨的寒冷,也借助廉价的食物拯救他的辘辘饥肠。 难忘的是小城的人们特别热情,温暖亲切的笑容,安慰了他的怀乡愁绪。 从那以后,他无论在何处看到大大的M字,心中就不禁升起一股暖意。

他拿起咖啡,端详着几经「变装」的杯子,不禁笑了,这么多年了当然什么都会改变,就像他不也不知不觉喝起了「老年咖啡」。 唉! 时光过得真快。 说实话,以他这光纤专家的地位,早已超越喝麦当劳咖啡的层次,但他一股劲儿就想坚守年轻时那份「固穷」的情怀,应该说他想拦住那一去不复返的青春吧!

刚好是下班时分,他从每位驾车者的脸上,读到「要回家」的喜乐。 家,的确是很多人疗伤止痛的避风港,那也曾经是他梦寐以求的「幸福」代名词。 如今,他虽然也有家,但却已成了「枷」了。 他怕回家,怕面对空洞冰冷的四壁,怕面对「无话可说」的妻子。 这情况已持续很久了,朋友都说是因为他们没孩子的缘故。 姜纳森不以为然,天下没孩子的人多的是,但夫妻依然如胶似漆,情深意浓。

说到雪儿,这妻子其实也无可挑剔,她算是个尽责的主妇;家里收拾得窗明几净,一尘不染。 她自己也拾掇得清爽得体,套句俗话,她是个「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妻子。 只是不知哪个环节出了错,他们彼此的心灵就像被栓子塞住,无法顺畅沟通。 尽管两人都意识到这问题的严重,却谁也懒得打破现状。

冰冻三尺

昨天收到小妹从休斯顿寄来的信,她有几天假期,想来南加看看兄嫂。 姜纳森其实是很怕家里来客人,冰冷的家是他人生的痛,也是他生命的缺失,他已习惯承受这痛,却不愿在任何人面前揭露这生命的缺失,即使是自己的妹妹。 小妹可能也了解哥哥的为难,她在信上写着:「世上没有解不开的结,冰冻三尺虽非一日之寒,但若有心解冻,事情就有转机的可能。 圣经不是这样说吗?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哥,加油! 」

「搞什么嘛! 神神秘秘的。 」姜纳森摇头苦笑,对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妹一点办法也没有。

雪儿对小妹的来访倒没什么评论,却见冰箱多了许多菜,厨房桌上赫然出现了一本食谱,显然她已启动「待客」的按钮了。

小妹更是有备而来,她选在中餐与晚餐的中间时刻到,很明显地,她不要嫂子为她忙晚餐。 她笑吟吟地说:「我已在网络上订了餐厅,这餐我请客喔! 」小妹的笑容宛如德州的阳光,如此的热情开朗,使得兄嫂面面相觑,不知如何答话。

小妹是位执照会计师,做事条理井然,心思又细腻如发。 她安排的餐厅明亮宽敞,爽口的四菜一汤中,置放一座尖顶教堂形式的烛台,一闪一闪跳动的烛光,营造出俏皮活泼的气氛,像极小妹那活跃的个性。 面对稍嫌拘谨的兄嫂,她举起滚动着红色汁液的杯子,笑说:「谢谢你们光临,我以葡萄汁代酒敬你们。 」说完她啜了一口,三人在温馨的气氛烘托下,渐渐有了笑声。

往日的时光

「最近我在整理屋子,发现了这个......」她从手提袋掏出一张泛黄的信纸。 「这是三十年前哥哥写给我的信,你们想知道内容吗? 我来念......」在灿亮的烛光下,小妹念起信:「亲爱的小妹:现在外面下着雪,气温极低,我刚从图书馆回来,想着要给妳写信,赶紧回家,泡了一杯咖啡驱寒。 我要告诉妳的是,最近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她温柔娴雅,常常陪我在图书馆K书。 妳知道,密苏里的下雪天,有这么一位如雪中仙子的女孩相伴,真有无尽的温暖......」她故意顿了顿,且偷偷瞄了瞄眼前的两位,发觉他们眼望远方,似乎沉浸在三十年前的风雪中,尤其嫂子眼眶泛泪,酡红的脸颊写着喜悦和惆怅。

雪儿想起一些年少轻狂的韵事,真有无限的怀念。 那时,她念的是离姜纳森不远的一所大学心理系,由于两人读的都非名校,就有一种莫名的认同感,因此感情很快升温。 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是基督徒,星期天一起去教会崇拜,星期五也去参加团契查经。 姜纳森很活跃,爱笑,话也多,是个人缘颇佳的小子。 靠着他的「掩护」使得不爱说话的她躲过许多露面的机会。 她最喜欢团契结束后,他们相拥着一步一脚地在雪地上漫步,在月光下披露彼此的心声,心里暖烘烘的,一点也不觉得冷。

姜纳森被小妹这封信勾起了许多回忆。 三十年来,他与雪儿各自埋首打理人生,很少去回想那冰雪中的往事,现实的诸多烦忧锁住了回忆的管道。 想着想着,他忽然意识到与妻子间的一个严重问题:多年来,他们很少一起上教会,也几乎不再参加团契,更别提分享读经祷告的心得,可说完全失去属灵生活的滋润了。 他望了望妻子,亏欠之感油然而生,难怪彼此愈来愈陌生了。

「她也是位基督徒......,」小妹继续念着:「但她比我虔诚,对于圣经也十分娴熟。 我想,如果我们结婚,一定可以组织一个基督化的家庭......」看他们惭愧地低下头,她不忍心再念下去,把信塞在她哥的手中,「你自己看吧! 」

褪去冰雪

姜纳森略显激动地握住小妹的手,「谢谢妳,妳真的像个天使,是圣灵差遣妳来为我们铲除感情的冰雪吧! 」

雪儿也为小姑作这「使人和睦」的工而激动不已,她搂着小妹的肩:「小妹,妳唤醒了我当年信主最初的感动,我与妳哥亏缺神的荣耀太多了! 」

「不要谢我,要谢就去谢那一心要找回迷途羊的耶稣吧! 」

「是的,感谢耶稣! 」姜纳森牵起妻子的手,内心不觉一震,雪儿的手何时变得如此干硬、粗糙? 他眼眶剎时红了,他岂仅亏欠神,亏欠妻子的也不少。 她昔日那细致幼嫩的小手,已消失在岁月的洪流中了,可喜的是,粗砺的手彷佛象征着经历过风霜雪雨后坚挺不拔的明证。 姜纳森不自禁地摩娑着妻子的手,他真的感谢神让他们有重新同心牵手的一天。

「这顿饭让我来请吧! 」

「哈! 这是我期待的结果呀! 」小妹高兴地喊。

烛光渐灭,不灭的是褪去冰雪后,灵里的苏醒。 南加州的斜阳暖暖映照着三人离去的背影,彷佛感谢他们在此演绎了一页动人的篇章。


来源:传扬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16-04-25 07:30:0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