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有神论的证据

[ 7463 查看 / 0 回复 ]

有神论的证据

/楼健

在研究现代唯物主义无神论的思想体系时,有一个现象,许多人喜欢以批判基督教的方式来证明无神论正确,许多理论都直接针对基督教信仰的核心体系。造成的后果是,每当有一方对另一方提出批评,自身也必须面对同样的挑战。

所以,当基督徒指出费尔巴哈无法证明有限的人类如何产生无限的本质时,我们也必须同时证明为什么加尔文会在《基督教要义》中说:“我们因为自己的不完全,而想念及上帝的完全。”

无神论者之所以用批判基督教的方式来证明无神论者的正确,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由于中世纪天主教会在神学上出现了很大偏差,许多错误给无神论者提供了否定基督教的机会。二是无神论者实际根本无法以所谓的人类理性和现代科学来证明无神论的正确。我们不可能在有限的宇宙中证明无限不存在。而且,不存在意味着没有,或者叫虚无;我们无法证明一个不存在的事物不存在,也不可能跳出有限的时空去寻找无限,我们无法超越时空的限制。

到了17世纪,欧洲法律界提出一个观念:如果不能证明一个人有罪,就表示他无罪,这给无神论者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方法。从此,他们无需费力证明上帝不存在,只要否定了上帝存在,就表示上帝不存在。所以,我们常听到:既然基督徒相信有上帝,那么请问,上帝在哪里?你能让我看见上帝吗?你能把上帝证明出来吗?

但是,基督教有关上帝存在的传统论证,完全符合无神论者强加给基督教的两个基本条件:理性的证明以及不直接引用圣经。

  宇宙开始于被造

既然有一个宇宙,则必定有一个超越它本身的个体造成它的存在。这乃是根据因果律,即所有有限之物均由它本身以外的另一个体造成。

创造论证认为,既然宇宙有限,所以它必然有一个开始。而宇宙之所以能够开始,必须由超越宇宙本身之外的另一个体所产生。同时,这个超越的个体必然是永恒、无限、独一的。哲学上,把这一个体称为宇宙第一因,而基督教则称之为上帝。

近代社会为了否定这一创造论证,就提出另一个理论,说宇宙是永恒的,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它就是这样一直存在着。

然而,除了大爆炸理论之外,热力学第二定律也强烈支持宇宙有一个开始。

在人类居住的宇宙中,可用的能量一直处于不可逆的消耗减少之中,而且没有证据表明,宇宙可以不依靠外力而自我产生,并填补失去的能量。因此,宇宙没有办法自我维系,它只能是有限的,而不是永恒的。

爱因斯坦提出的相对论,把时间与空间联系在一起,组成一个包含时空的四维空间。跟空间一样,时间是真实的存在。人们消耗掉的每分每秒都是真实的时间,而且已经过去的时间无法重新再来。如果时间是永恒的,那我们既没有昨天,也没有明天,所拥有的就是永远的现在。如果整个宇宙是一个无限连续的存在,我们永远不可能经过“某个”时间段来到今天。

中学时有一道数学题:父亲跟儿子以相差10米的距离同时起跑,父亲的速度是儿子的10倍,答案是父亲永远追不上儿子。因为父亲跑了10米,儿子同时前进了1米,当父亲再追赶1米,儿子又同步跑了0.1米,就这样一直跑下去,父子俩的距离会无限接近,但永远不会碰头。然而,这种数学上抽象的无限连续,在具体、真实的时空中并不存在。

宇宙是一个有限的世界,必定有一个开始;而有开始的事件,必定有一个让它开始的原因。

  存在一位设计

设计的论证简述如下:所有的设计成果都暗示着设计者的存在;宇宙有极其伟大的设计成果;因此,这个宇宙必定有一位伟大的设计者。

从生活经验可以知道,当我们来到云南的石林或杭州的瑶琳,我们会赞叹说,这真是巧夺天工,但我们绝对不会把这种赞誉慷慨地给予米开朗琪罗所雕刻的大卫像。我们可以说雪花或石英的晶体结构是自然而来的,但除非你有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的信心,才敢“相信眼睛这样完善和复杂的器官能够由自然选择形成”。

我们知道,每一块精美的手表、每一栋壮观的建筑、每一幅传世的名画、每一件稀世的珍宝,它们的背后,一定有设计者和制造者精心的设计与加工。

设计成果越伟大,越能表明设计者的伟大;设计方案越复杂,越能表明设计者的智慧之高超。

所以,无论是中国的猴子还是英国的猴子,永远不可能写出《红楼梦》或《哈姆雷特》。

  道德律客观存在

道德律的论证也是基于因果律,所有人都意识到一个客观的道德律。道德律的存在,意味着一位颁布道德律者的存在,因此,必定有一位最高的道德律颁布者。

今天,许多人不同意这个论证,他们觉得,道德律并非客观的,而是伴随社会发展传承而来的主观判断。

但这一观点给我们带来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处在社会不同时期和不同层次的人,对事物的看法是不同的。如果道德律仅仅是主观判断,就像罗素在《为什么我不是基督教徒》中所言:“我觉得有些事物是善的,有些事物是恶的。”那我们区分善恶的理由和标准是什么呢?又或者说,我们将如何看待善恶之间的区别呢?

如果善恶仅仅是个人的喜好,那么,纳粹屠杀犹太人是否有罪就仁者见仁,没有共同标准了。但我们知道,很多事情的判断,全世界都有一致的是非观。没有一个种族或国家会觉得蓄意谋杀是可以容忍的,甚至是善良的。因此,如果没有一个客观的道德律的存在,那么世上就不存在所谓的正确或错误的价值判断了。

可以发现,动物不需要为它们的杀戮或不驯服的行为负道德上的责任,那是它们的本能。而人却必须为道德上的错误承担责任,因为人常常是故意突破道德律的规范。道德律提出了人类的行为准则和价值观,却无法强制我们像遵循自然律那样去遵守道德律。

道德律是外面强加给人类的规矩,而不是出于人类自身的渴慕,这就是人类屡屡突破道德约束的根本原因。

上帝必然地存在

存有的论证是一个让很多人感到困惑的论证,因为它试图证明的是:就上帝的定义而言,上帝必定存在。

我们可以简单描述如下:如果上帝存在,我们相信他是一位必然的存有;按照定义,必然的存有必定存在,不可能不存在;因此,如果上帝存在,则他必定存在,不可能不存在。

这个论证要告诉我们的是:首先,当我们思考上帝是什么的时侯,必须包括他“必然存在”这个观念,但这个论证,无法独立证明上帝是否确实存在。其次,这是一个必然的、最完美的、最根本的存在,是宇宙一切存在的基础。最后,这个论证摒除了世上所有不完美的、有限的、人造的假神。

当这个论证跟创造的论证、设计的论证以及道德的论证连在一起使用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这个宇宙一定有一位创造者。但传统论证最大的问题是无法证明这位创造者到底是什么,原因在于有限的人没有可能凭自己的能力找到无限的存在。

关于无限的存在,笛卡尔在《第一哲学沉思集》中提出一个观点:“我是一个有限的东西,因而我不能有一个无限的实体的观念,假如不是一个什么真正无限的实体把这个观念放在我心里的话。”

笛卡尔的思想给我们一个很重要的启发:如果真的有一个无限实体的存在,而我们也知道他的存在了,说明是这个存在把无限的观念放在我们心里了。

这就是基督教跟世上其他宗教不同的本质。

基督教是启示的宗教,它不是仅仅依靠人类自身对宇宙奥秘的探索,人认识宇宙的基础,是来自宇宙主宰的启示。

犹太民族与圣经

据说,维多利亚女王和腓特烈大帝都曾问过宫廷牧师同样的问题:“你能否用一句话证明上帝的存在?”他们得到的答案很简单:“去读犹太人的历史。”

犹太人是人类历史上一个非常奇特的民族。他们自称是上帝——宇宙的创造者在地上亲自拣选的选民,是真正的“天之骄子”。他们是世上无可争议的最聪明、最会赚钱,也最苦难深重的民族,曾经在人类文明最中心的中东建立过一个强大而统一的国家,而这个以色列国的兴盛败亡也见证了上帝的真实。

上帝透过犹太人的历史,用了约1600年的时间,使用了40位先知,把他的本性、宇宙的来历和人类的命运清楚地启示给全世界。而犹太人以选民的身份,把上帝的启示精心地保存下来,成为世上最伟大的一部书籍。

很多人觉得,圣经不过是一部犹太人的历史文集。但我们若能认真地了解一下,就会发现,圣经绝不那么简单。虽然圣经的写作地点横跨欧亚非,作者彼此之间的年代跨度超过1600年,其身份、职业,写作语言和风格等都各不相同,但整本圣经的主题明确且贯穿始终。而圣经对所有相关历史事件描述的准确、真实与细腻,直到今天,都让那些圣经考古学家们惊叹不已。

尽管如此,2000年来,依然有许多人竭尽全力,妄图推翻圣经。我们在世上找不到第二本书,像圣经那样,饱受不信上帝之人的考察、宰割和诽谤。圣经中几乎每一章、每一节、每一行,甚至每个字,都被人以极其邪恶、刻薄的心态加以研究与批判。然而,直至今天,圣经依然稳如磐石,屹立不倒。

如今,圣经依然是全世界影响力最大、被翻译最多、印刷数量最高的世界第一畅销书。

  道成肉身者降临

在人类历史的某个时空点,曾出现过一个特别的人物。他能行神迹奇事,不仅变水为酒,甚至能叫死人复活。他似乎没跟哪位律法师学过犹太律法,但他的教导却让所有人感到惊讶。他教训犹太人的语气如此绝对和超然,他常用的句型是:“你们听到有话说,……但我告诉你们,……”

他拒绝一切的罪恶,但接纳所有的罪人;他责备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却赦免真心悔改的恶人。他向那些想抓他把柄的犹太教权威发出最高的道德挑战:“你们中间谁能指证我有罪呢?”(《约翰福音》8:46

而最特别之处,是他声称自己就是那位从亘古到永远的自有永有者,也坦然接受门徒和众人像敬拜上帝那样敬拜他;并最终因他的身份问题被当时罗马帝国驻耶路撒冷的巡抚彼拉多钉死在十字架上,第三天复活。

他的名字叫耶稣。

“上帝既在古时藉着众先知多次多方地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藉着他儿子晓谕我们。”(《希伯来书》1:1-2)道成肉身是上帝启示的最高峰。在这个世上绝无仅有的启示中,人可以看得见、摸得着创造宇宙万物的上帝。耶稣基督在世上生活期间,把上帝的圣洁、公义、慈爱和良善完全彰显在世人面前。

使徒约翰为耶稣基督做见证时说:“论到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们所听见,所看见,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这生命已经显现出来,我们也看见过,现在又作见证,将原与父同在,且显现与我们那永远的生命传给你们。)我们将所看见、所听见的传给你们。”(《约翰一书》1:1-3)

  他曾是历史人物

然而,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人们对基督的历史真实性始终抱有很大的怀疑,就像莫理逊在《历史性的大审判》中所说:“当我还年轻的时候,在严肃地学习基督的生平之时,我确实觉得,他的历史建筑在很不可靠的基础之上。”但我们注意到,新约圣经作者在面对怀疑者的质问时,最常用的回答句式是:“我们将所看到的讲出来……而你们也知道这些事……”“以色列人哪,请听我的话……这是你们自己知道的。”(《使徒行传》2:22)当彼得用这样的语气说话时,他必须非常小心,如果他讲的跟事实不符,对方的反击会令他哑口无言。

除了福音书,我们还可以从浩如烟海的历史资料中,读到关于耶稣基督的历史存在真实性的记载。

塔西佗是1世纪一位仇视基督教的罗马历史学家,但他还是在《编年史》(第15卷)中准确地记载了当时发生在耶路撒冷的事件:“他们的创始人基督,在提贝尔乌斯当政时期被皇帝的代理官彭提乌斯·彼拉图斯处死了。”

犹太史学家、反对基督教的法利赛人约瑟夫是耶稣基督同时代的人,他在《犹太古事记》中也记载了很多耶稣基督的事迹。包括能行神迹奇事、被罗马巡抚钉死在十字架上、第三天从死里复活,等等。

而耶稣基督存在的最明显的历史证据,是他对整个世界的改变。他不仅是有史以来人类道德规范的最高典范,也是人类道德实践的最高动力,更是人类道德标准的根源。他在世上的圣洁生活,足以让罪孽深重的人类洗心革面。

美国学者施密特博士在《基督教对文明的影响》中指出,耶稣的受苦、死亡和复活改变了他所拣选的门徒和很多人的生命。那些被他改变的人,随后又改变了几乎整个世界:从道德、伦理、医疗、教育、经济、科学、法律,到艺术和政治领域。

耶稣基督曾问门徒:“你们说我是谁?”(《马太福音》16:15)使徒彼得代表历世历代所有的基督徒回答道:“你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儿子。”(《马太福音》16:16)可以说,整个基督教的信仰,就建立在耶稣基督是上帝的儿子这个根基上。

所以,基督教有神论的观点既不唯心,也不唯物,而是唯实。基督信仰是建立在上帝的启示,以及真实的历史证据的基础上。如果我们愿意以诚实的态度面对有神、无神的问题,那么,大自然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头上闪耀着星光的天空,以及每个人里面会说话的良心,都会告诉我们——上帝是真实存在的!

作者现居瑞士。
本文首发于《海外校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