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医疗之殇,谁之罪?——从电影《判我有罪》谈起

[ 3844 查看 / 0 回复 ]

医疗之殇,谁之罪?——从电影《判我有罪》谈起

作者:橡溪

《判我有罪》于5月6日在国内院线上映,该片首次突破以往国产片的题材限制,将镜头聚焦于医药黑幕。影片充满现实性的隐喻,这在近年银幕上并不多见。该片也因此被称为直面黑暗人性的勇气和良心之作。去年10月,影片入围第20届釜山电影节“亚洲电影之窗”单元并获奖。


首映前的病人和医生之死
             

恰恰就在《判我有罪》公映之前,国内医疗领域接连发生了两起严重的医患事件。先是患者魏则西,后是医生陈仲伟,两人先后非正常离世,构成了中国医疗领域矛盾纠葛的真实写照,为人们对电影产生强烈共鸣提供了最新的注解。


患有晚期滑膜肉瘤的大学生魏则西,在采取各种化疗、放疗方法后,家人通过百度推荐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肿瘤生物中心尝试所谓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在付出大量医药费和时间后,魏则西2016年4月12日因病身亡。随后媒体发现该武警医院早已被莆田系控股。


5月9日,国家网信办联合调查组公布了调查结果,认为百度搜索相关关键词竞价排名结果对魏则西选择就医产生了影响,要求百度全面整顿医疗广告,以信誉度而不是给钱多少,作为竞价排名标准。


2016年5月5日,广东省人民医院口腔科主任医师陈仲伟被病人砍30多刀,抢救无效两天后不治身亡。病人行凶后转身从18楼跳下身亡,之前曾数次来医院找麻烦,称陈仲伟在20多年前给他做的烤瓷牙的牙齿变色,要求赔偿,否则同归于尽。


据媒体报道,多年来,中国医疗改革成效甚微,医疗资源供需极不平衡,同时国家监管缺失,不少普通病人被医疗广告、莆田系医院蒙蔽,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将怨气直接转嫁到医生的头上,医生有时成了可怜的“替罪羔羊”。许多人也为医生的悲惨遭遇鸣不平。


影片《判我有罪》的导演孙亮也曾是一名记者,关注现实题材。“做记者的时候我总感到有话要说,但文字并不能表达我所有的情感,所以去学电影。前期做了大量的准备,用电影来表达所有我想说的话。”孙亮希望通过更多跟社会现实发生关联的电影,有诚意地去言说我们这个时代,这是非常有意义的尝试。


“一边是钱,一边是良心,选哪个?”
                             
《判我有罪》由发生在医院的一起坠楼命案开始,讲述了一群医生在金钱和欲望的驱使下,非法使用特殊药物用于临床,造成大量死亡的黑幕。影片以女医生冯雪辉复杂的内心矛盾展开,丈夫因女儿甜甜的离奇死亡,常以冷暴力对待她。


谁料,制造医疗事件的罪魁祸首副院长康富荣,设下圈套让冯雪辉成为替罪羊。掌握核心证据的年轻医生蒋力航,却与冯雪辉保持着暧昧的关系。同时,怀才不遇的刑警张越视坠楼命案为其翻身的机会……


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影片中,当刘姓医生因吃回扣开了一种可致人丧命的药物,感到担忧,向指使他的主谋康副院长诉说时,康副院长语出惊人:“人等于病,病等于效益,一边是钱,一边是良心,你总不可能两边都要吧?”


《圣经》说:“良心既然丧尽,就放纵私欲,贪行种种的污秽。”人会染上一种道德麻木的病,这会使他们的良心默不作声,使他们的心刚硬无比。良心一旦被泯灭,它的后果是致命的。良心原本是好的,但遭受罪的玷污,因此不同的良心对于同一行为,可能产生不同的判断。


“良心医生”叶义言勇揭“终身提成”内幕
                             
同样,是轰动医药界的一件事,却因着不同的良心表现,而生发出温暖人心的事迹。2014年感动中国候选人“良心医生”叶义言,是一位有着40年儿科经验的退休教授,也是我国儿童生长学权威。当他发现他所在的圈子存在严重的滥用激素的内幕后,他的良心感到非常不安。2014年5月,他顶着巨大的压力,向社会公布了医药界以“终身提成”为诱饵,操控医生滥开儿童生长激素的内幕,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密切关注。


据叶义言称,一些医药代表试图通过营销培训控制某市主要医院的儿科医生,甚至许诺医生享有“终身提成制”,即第一个给孩子开出生长激素的医生,享受这个孩子终生使用生长激素药费的提成。许多医生经受不住诱惑,继而使滥用儿童生长激素成为业内潜规则。


在他看来,这一做法不仅残害儿童,也对医风医德造成毁灭性的伤害。医药代表利用家长为孩子增高心切乱投医的心理,与无良医生达成“利益同盟”,把生长激素吹捧成“万能增高神药”。面对这些唯利是图的黑心医生,他痛斥道:“为了赚钱,竟然把黑手伸向孩子,这不仅违背医者崇高的精神,甚至可以说,这些人的良心都快坏掉了。”


给医生忏悔用的房间

叶义言说:“医学面对的是生命,生命是脆弱的,尤其是儿童,我们要凭良心去善待生命和儿童。医学永远是不完整的,更须凭良心合理应用。只图钱、违背良心,利用医学的不完整去伤害生命,是不应该的。”“治病救人,不图钱”,成为他一生坚守的底线。从医多年,他不愿给病人多开一分钱的药,没把握的病绝不拍胸脯打保票。


叶义言说他1980年代在香港著名的玛丽医院学习的时候,发现玛丽医院的最底层有一间奇怪的房子,起初以为是太平间,后来发现竟然是专门给医生忏悔用的。由于对香港医院管理制度不了解,他一直很好奇。香港同行告诉他,“香港的医生对自己的道德感通常有‘洁癖’,看病时如果有任何可能对不起病人的地方,往往没办法原谅自己,就会去忏悔室祷告,祈求得到原谅。”


事实上,上个世纪60年代,玛丽医院就已经有热心的基督徒组织团契,并且在医院中推动福音工作,让圣灵随时引导基督徒医务人员的良心,帮助他们保守自己的心不被物欲所干扰迷惑。


影片中,医生冯雪辉和刑警张越站在医院楼顶时,冯雪辉指着楼下的人群说:“从这个角度看他们都那么小,像些小黑点,像蝼蚁,你真的关心有哪个小黑点被抹去吗?”


当医院和金钱直接挂钩,当利益成为一些医生的首要选择时,病人就成了某些医生眼中不起眼的蝼蚁,除了被用来增加效益,毫无其他价值。“这是侮辱!”影片中的这句台词提醒我们人的尊严和价值。


基督教伦理学泰斗史密斯认为:“一个有形有体的人,不论是美或丑、是聪明或愚蠢、是勤快或懒散,都是神所造、所爱的;他的生命在神手中,而神的儿子也为他死在十字架上。他带着造他之造物者的形象,卑微地在地上行走。我们不需质问他在哪几方面的确能印证出神的形象,总之,不论他身上有多少恩赐或多么深的罪孽,他仍旧是一切有生存价值的受造物中唯一神圣的。”


虽然我们在神眼中就像蝼蚁一样渺小,但是神却不轻看每一个他所造的生命。人无权夺走一个处在疾病患难中的生命。


当以色列的国王大卫被众人羞辱,被百姓藐视时,大卫称自己为“虫”,而当他看到神的奇妙和伟大时,不仅感叹道:“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便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点,并赐他荣耀尊贵为冠冕。”


虽然我们身陷罪中,但慈爱公义的神并没有放弃他的计划,他仍爱着我们,并且差遣他的独生儿子道成肉身,成为我们的救赎主,使我们靠着他的恩典再次回到他爱的臂膀中。


“不止我有罪,你们都有罪”

“罪”成了影片中的关键词,身为医生的冯雪辉发现病人在接受治疗的过程中连续非自然死亡,这成为冯雪辉心中的痛。影片最后,被抓进牢中的康副院长在发疯的状态下道出了女儿甜甜死亡的真相。冯雪辉当初为了减轻绝症女儿的痛苦,加大了用药量,让女儿在一种类似安乐死的环境下离世。


真相大白,似乎让人看到一位母亲对孩子的爱,她周旋在丈夫、副院长、心仪的追求者和刑警之间,试图通过自我救赎而换得良心上的慰藉,让负罪感在自我救赎中得以释缓。


所谓救赎,一定需要一位救赎者。自我救赎无异于拉着自己的头发想要离地,也许它会抚慰你的良心,但无法除去根深蒂固的罪。康副院长被绳之以法关进监牢的时候,大声喊道:“不止我有罪,你们都有罪!”


本文开篇提及的魏则西事件,病人魏则西在得知自己被百度和医院联手欺骗后,他在知乎网站上回答了那个著名的问题:“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


“是人性中无节制的贪婪”,他说,“希望他的回答能让受骗的人少一些。”然而,人心坏到极处,面对数百家莆田系医院在全国各地的分布,谁能保证自己不会成为下一个魏则西呢?


医治人心贪婪之病的药方只有福音,因为贪婪的病根来自人内心深不可测的罪。事实上,人性最大的恶就是人想扮演神,抢夺神的地位,这才是最大的恶,其他的恶都是附带生发的。这种恶也会因着人的刚硬之心而持续到生命的尽头,但是神愿意靠着他的恩典,医治每个人。


巴刻说:“世上每个人都有他独特无限的价值,都是神为了他的荣耀与崇高目的而创造的,但是每一个人也都在道德上受到扭曲,也只有神才能医治。以标准的基督徒用语来说,每个人在本质上都披戴了神的形像,但同时却又是堕落的,活在罪的权势下,亟需恩典。


罪乃是敌对神的灵魂过敏症,这是一种灵魂的病,是生命的悲剧意识、内在的张力与矛盾,加上我们积习成癖的不切实际、自我中心、提不起劲爱神和爱邻舍,这些都是我们内在脱序的症状。从道德来看人性(亦即以神的眼光来看),一切事物都已失真到无以复加。虽然我们拥有最新科技可以使马路笔直,可以整合信息,却无法使人的品格变得正直与统整。人需要神才能做到这一切。”


因着悔改重生,我们的世界观发生了变化,这决定着我们如何看待身边那些人。保罗就是一个很好的见证,他先前视为至宝的,如今却视为草芥,“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他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


对于医生来说,不同的世界观决定了一个医生对患者持有一种什么样的态度。近日,笔者有幸听到来自美国的钟爱华的孙子,分享他的爷爷钟爱华在淮安25年医疗宣教的见证。


他说到,他的爷爷曾经医治了许许多多没有钱看病的中国人,甚至,当那些患者急需用血的时候,拥有O型血的钟爱华会毫不犹豫地抽取自己的血来挽回患者的生命。作为医生的钟爱华,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医者的仁爱之心,而这种爱源自基督里不求益处和回报的爱,他同时是一名宣教士。


有人说,基督徒之道,也就是一条成为“真正的人”的道路。靠我们自己,无法找到也无法走通这条道路,但靠着耶稣基督的帮助,你将洗去罪的污垢,发现人性真正崇高的一面。

来源:境界 微信号newjingjie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16-05-22 06:37:5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