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生命的导航系统

[ 5356 查看 / 0 回复 ]

生命的导航系统

大雁哀鸣 穹苍万里
凉风习习 秋色深深
啊,啊 你去我亦去……
——节选自朴木月的《离别之歌》

      一到深秋,大雁便从北方飞到温暖的南方。到了春天,又会从江南飞回。像这样,动物们因季节的变化、为了生殖、产卵而迁移的习性,称为动物的迁徙性。爬虫类、鸟类、鱼类、哺乳类中的许多动物都具有迁徒性。下面举几个具有代表性的例子。

北极燕鸥( Artic tern )
      北极燕鸥生活在加拿大北部和北极地区。它身长 30-38 厘米,体重 300 克,寿命约 20 年。北极燕鸥因迁移距离最长而闻名。它来往于南极和北极之间,每年迁移的路程相当于绕地球一圈(约 35,000 公里)。出生在北极的雏鸥从母鸥那里学会飞翔后,一到寒冷的冬天,就跟着母鸥一起飞往南方。它们在飞往南极的途中,以小鱼、鳞虾、水蚤为食。

大部分雏鸥停留在南极直到两岁为止 , 便重新迁回出生地——北极,没有母鸟或其他鸟的保护,就能准确无误地到达。在没有任何帮助的情况下,雏鸟们是如何历经数万里而准确回到故乡的?到目前为止,仍然是鸟类学家们的未解之谜。

      通过无数科学家们的研究,得出几种假设:第一,根据地形学的特征,就是凭借记忆重要地形或气流的方向而迁移。第二,白天通过太阳辨别方向,夜晚以星星为向导。第三,利用地球经纬线形成的磁场( Earths magnetic field ),通过大脑中的生物指南针来确定位置和方向。第四,闻到各地区独特的味道,记忆后并顺着味道迁移。

      优秀的科学家们为了解开这个谜团,大量地研究,却仍然没有得到相对有说服力的理论。科学家们对于凭借记忆重要地形的理论有所怀疑,就给鸟戴上帖眼透镜后放飞。那些鸟在看不见的情况下依旧能准确地飞回目的地。白天以太阳,晚上以星星为向导的学说没有说服力的理由是,太阳和星星的体积比地球大得多,同样的时间内,在地球任何地方看它们都在同样的位置上。即使因地球自转,也只能提示东西南北方向。为了证明受地球磁场影响的学说,就让鸟在不受磁场影响的情况下飞行,它们依然可以飞到目的地。按照气味迁移的理论,大雁可以闻着大酱汤的味道飞回韩国,简直是荒诞无稽的想法。

      最近,基因工程十分发达, DNA 的研究也飞速发展。从遗传学的角度寻找迁徒原因的研究正在进行,往东飞的鸟和往南飞的鸟交配所生下的雏鸟是往东南方向飞。鸟类的特殊迁移能力并不是后天形成的,出生时已从母鸟那里继承了具有 导航系统( Navigation ststem )的 DNA 遗传基因。这样的结果,使很多科学家们都认定了神的存在和创造 。就像人们在汽车或飞机上安装的电脑操作的导航系统 ,神创造各种鸟类时,所必要的导航系统都安装好了。

绿海龟( green sea turtle )
      还有一种有名的动物,那就是濒临灭绝的绿海龟。它们身长 1-1.2 米,体重 130-180 公斤,主要生活在巴西的沿岸地区。每隔两到三年,为了产卵它们离开巴西海岸,以大约每小时一海里的速度横渡大西洋,到达位于南大西洋的 Ascension 岛屿,总距离大约 1500 海里。

      海龟到达 Ascension 后,便在沙滩上挖一个 40 厘米深的坑。经过几个星期,产出数百个卵后,重新返回。过了两三个月,小龟破壳而出。他们拨开厚厚的沙土,一接触到外界,就争先恐后地跳进海里。他们从未受到母龟或其他龟的帮助,却能正确地回到母龟的故乡——巴西海岸。这不是从外界学来的,也不是经过反复练习得来的能力,而是与生俱来的。

      另外,我们所熟悉的大马哈鱼,在阿拉斯加的河中孵化。幼鱼时期游到海里。生活在宽阔海洋中的大马哈鱼,为了产卵,就回到自己所出生的故乡。在美国出生的大马哈鱼回到美国;在阿拉斯加出生的大马哈鱼准确地回到阿拉斯加。研究鱼类返回故乡特性( Homing mechanism )的学者们,有的说这些鱼闻到故乡特有的气味迁徒,有的说脑中的生物指南针记忆受到地球磁场的影响,从而沿着经纬度回来。可是,在异乡孵化出的小海龟,能准确无误地寻找到从未去过的故乡,这是用任何理论都无法说明的。

      起初,神创造天地时,就把寻找故乡的能力放在鱼类和鸟类中。在他们的遗传基因里安装了导航系统( Navigation systems ),所以不用学也可以本能地找到故乡。

      最近,染色体工程、遗传学的发展日新月异。不久的将来,这导航系统到底在第几对染色体中的哪一个碱性排列里?总有一天会明确这一部分的。

      人们都说《圣经》不科学,无法信赖,那只是因为人类所掌握的科学知识有限,无法诠释《圣经》。但现代科技不断地证明了《圣经》是符合事实的。随着科技的发展,还会进一步证明《圣经》是最科学的,是事实。

      因为这超越了科学,依靠人类的智慧和意识是无法想像的。就像神赐予了鸟和龟回故乡的能力,神也赐给了我们渴慕“永远”的心。那就是说,神没有把我们的人生限制在有限的 70 、 80 年里,而是为我们预备了能与神永远生活在一起的道路。于是,灵魂有了回归本乡的思念与向往。

“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然而神从始至终的作为,人不能参透。”(传 3 : 11 )

“你且问走兽,走兽必指教你,又问空中的飞鸟,飞鸟必告诉你;或与地说话,地必指教你,海中的鱼也必向你说明。看这一切,谁不知道是耶和华的手作成的呢?”(伯 12 : 7-9 )。

来源:网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