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我在监狱里学到的功课

[ 3490 查看 / 0 回复 ]

我在监狱里学到的功课

作者:夏建国


我出生在浙江省温州市的一个小岛屿—七都,祖母生前与父母都信仰佛教。我小时候很顽皮,脾气特坏,一不开心就没大没小地乱骂人。每当闪电打雷的时候,母亲就用她教养的方法吓唬我,说是“老天爷”生气了,要我认罪不可乱骂人。奇怪的是,六、七岁的我一下子被吓唬住了,含泪发呆,然后哭出声来。于是母亲就劝导我,做人要有礼貌,又领我到门口,在雨天里合手朝天向“老天爷”虔诚叩拜认错,请他息怒。当时心中也奇怪,这位“老天爷”到底是谁!?

1985年左右,我们岛上善男信女的宗教心苗开始复苏。文革时被封,改为学校或仓库的旧庙开始重建翻新。离我家不远处,曾被改为碾米厂与诊所的基督教堂,也以西式的新貌翻新。那时我约13岁,常会对教堂尖顶上的红色十字架感到好奇,晚上亮起的萤光令我遐想这陌生的信仰。小时候曾听一位基督徒亲人说:“上帝深爱世上每个人,主耶稣来到世上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流出圣洁的宝血,救赎人类的罪恶。凡信耶稣的,都​​能白白得到永生,将来要去天堂,与上帝同住。”所以我对这十字架的信仰也很崇敬。那年的圣诞节,我跟一些少年朋友到教堂的窗外观看他们庆祝圣诞的节目,看到小朋友唱歌跳舞、成年人赞美敬拜。有几个基督徒出来请我们进去,但是我表示我父母是信佛教的,所以宁可站在窗外挨着冷风,也不敢进教堂去。

一天,一个基督徒同学的母亲对我说:“我们家人敬拜的是真神,你们家人所拜的是假神。真可惜!”可是,我那时年少,生活平顺,物质上不用操心,不觉得灵里饥渴,所以根本不明白她的话。毕竟基督教信仰对我太陌生了,她的上帝我看不到也感觉不到。再说,课本上不是说宗教是精神毒药吗?我们不是由北京猿人进化而来的吗?年少的我并不懂得去探究信仰的真假。直到信耶稣以后,我才了解我家所拜的是一些木雕泥塑的偶像,根本不是真神。

1991年初,19岁的我偷渡去了法国,寄居在待我如亲弟的表姊家中。在巴黎认识了几位温州同乡,他们是基督徒,但我跟他们约法三章:我喜欢结交诚实又有爱心的基督徒朋友,可是不会花时间研究或接受他们的上帝。现在想起来,实在是追悔信耶稣太晚了!如果我早信耶稣,遵守上帝的道,我的生命历程就不一样了,可免去很多因自己愚蒙而造成的恶果。

1995年,我在纽约因谋杀罪被捕,判了20年至终身监禁。在那段困难的日子,基督徒朋友对我不离不弃,使我明白之前能认识他们绝非偶然,实在是上帝的恩典,是出于上帝的怜悯,为我准备的。借着基督徒们的爱心,我受了感动,开始了意想不到的信仰旅程。

那是1996年10月一个天气晴朗的下午,我在纽约上州一个监狱的草坪上散步,一边自问:“谁可信赖呢?”突然迎面走来一位西裔受刑人,满脸笑容跟我打招呼,用英文问:“你是基督徒吗?”我当时以为他必是逃避现实的宗教狂,随便回答:“不是。”可是他又很亲切地再问:“那么你相信上帝吗?”我抬头望天,沉思自问:“管他是上帝还是老天爷,如果相信又怎么样?你以为他在意我这个囚犯吗?”然后,我无奈地答:“天知道!”他微笑着给我几张福音单张,并邀请我星期天下午去教堂。之后我们都各自回到自己的单位与牢房去了。

当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想了好多。想到基督徒朋友对我的关心、安慰和祷告,想到方才这个基督徒受刑人自然的微笑。于是我拿起福音单张〈如何去天堂?〉来看,然后我想,耶稣是谁?基督徒的信仰与我有关吗?人是进化来的抑或是这位上帝创造的?如果耶稣是我的救赎主与生命的创赐者,我一定要认识祂才行。反正现在有的是时间,我在监狱里好像死人一样,如果耶稣不是我生命的主,搞清楚了不信也不损失什么;若祂是生命的主,就必值得我信赖祂。想着想着,我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刷牙时,隔房的福州狱友突然大声问我:“要不要圣经?”当时我感到又惊喜又震撼,真的“有神”啊!这个福州狱友与我隔邻多月,从来没跟我谈过宗教,他也不是基督徒,可正当我想认识耶稣时,他就问我要不要圣经!我满口牙膏泡沫,仍忙不迭地回答:“甚……什么?圣经?要,要,要!”他递过来一本现代版中英对照的崭新硬面圣经。这经历使我对基督徒所信的上帝产生了敬畏,关闭的心一下子开启了。

后来我把这经历告诉同单位的一个巴拿马受刑人,他是真诚的基督徒,听后非常开心,表示这是出于上帝慈爱的旨意和恩典,然后他指导我先读新约的约翰福音。因为我从没有读过圣经,心中极盼望认识耶稣,所以几天都如饥如渴地追读圣经。约翰福音所记载耶稣的生平言行,令我震惊不已。我好像被耶稣开了眼睛的瞎子一样,心里自忖:“这人若不是从上帝来的,什么也不能做。”于是我就信靠耶稣,承认祂是上帝的儿子,是我生命的救主与主宰。唯有祂是值得我全心信赖和敬拜的,祂与天父原为一,祂在天父里面,天父也在祂里面,祂的所行所言,一切都从天父而来;若不借着祂,没有人能到天父那里去!

因主耶稣的同在,我在监狱里不再感到沉闷痛苦,开始享受到从天上来的平安与喜乐。如果不认识耶稣,我很难想像余下的18年监狱生涯是怎么度过的!但自从认识耶稣,人生不再一样。只要我们真诚地在上帝面前谦卑,不需要像我一样犯了刑事罪行,也能看到自己的罪。我们都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们说自己没有错,其实只是内心昏暗,看不到自己的罪而已!我们都是罪的奴仆,受罪束缚,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做。若我去做所不愿意做的,就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做的。”(罗马书7:18-20)在上帝圣洁的光中,我看见了自己罪大恶极,只能靠主耶稣的宝血洗净除去我的罪,将我从罪恶的枷锁中释放出来,得到真正的自由。因为只有“凡属基督耶稣的人,是已经把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同钉在十字架上了。”(加拉太书5:24)在基督里,我们被救赎作义的奴仆,从罪里得了释放。圣灵因着我们的信住在我们心里,使我们成为基督里新造的人。

感谢上帝,从2000年到2008年,贵会不断给我寄来《中信》月刊、《传》与Challenger。因为中信的刊物,我在信仰上扎了根。后来虽然没有直接收到,也常从另一个囚友手中接到刊物,可以照常阅读。偶尔也有外面的基督徒朋友给我寄赠《中信》或《传》,使我经历了诗人的话:“倚靠耶和华的人好像锡安山,永不动摇。”(诗篇125:1)十多年过去了,我给中信写过很多信,表示我愿意将余生奉献给上帝,愿上帝在我身上显大(其中一封刊于《传》第73期)。此后15年(2000-2014)我不但没有吃过罚单,还与受刑的弟兄们一同在主里沟通合作,跟不同的人分享主恩主爱。

感谢赞美上帝!经过20年的牢狱生涯,我终于在2014年8月14日下午获准假释。对于一个杀人犯来说,第一次见假释官便获通过,得到假释,我知道这是出于上帝的慈爱、怜悯与恩典。虽然我的案情严重,出狱后要被遣返回国,但我相信,上帝会使万事互相效力叫我得益处。

假释之前,狱中辅导给我做了一份优良报告。2014年8月13日中午,我去见假释官,对他说:“尊贵的先生,今天我为自己以往的过犯深感罪疚、惭愧与歉意。我需要的是宽恕。我深信自由与宽恕一样,都不是根据我的好行为赚到的,必须由您们赋予和批准。假如您赐我自由,我将终生感激,决定回馈社会,并过荣耀上帝造福人群的生活,使自己与邻人都因认识基督而有丰盛的生命。”

那次假释面谈,仅用了15分钟左右。第二天下午,监狱辅导就高高兴兴地给我通知书,说:“成功了!你可以回家了!”我内心无比感谢上帝,也感谢所有上帝所用的人,包括控方污点证人,使我受上帝眷顾,蒙主大恩。因为我很明白,若不是上帝的恩典与拣选,我根本不可能信主耶稣。以往我对宗教(尤其是基督教)有一种自以为是的误解和反感,可是奇妙的上帝却让我经历祂是又真又活的信实主。原来信耶稣并不是幼稚无知,也不是玄妙高深;耶稣确是真神的儿子,是世人的救主。因此我需要耶稣,你也需要耶稣,人人都需要信耶稣,离弃假神和罪恶。

假释回国后,我立志传扬福音。我是1995年1月4日被捕的,1996年8月15日被判刑20年至终身监禁,当时才24岁,以为一切都完了,青春没有了,一生也没有了……。可万万想不到1996年10月接触到福音,1998年8月相信主耶稣,生命便不再一样了,监禁生涯也不一样了。这些年来,我靠着主耶稣用心学习,灵命长进了,英文也进步了。我在2005年4月获得GED高中等级文凭毕业证书后,狱中几位辅导都鼓励我上大学课程;但我知道大学教的是人文主义,于是选择了圣经函授课,并于2010年12月24日毕业,拿到了证书(Associate of Biblical Studies),继而选修纽约True Vine Christian Academy学士班的圣经课程。现在我已经回到中国。我立志靠上帝的恩典,用余生尽心尽力爱上帝,并爱人如己,领人归向基督。求上帝的灵与我同在同工,阿们!

来源:中信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16-06-19 20:02:4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