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我为甚麽这样多虑呢?

[ 7148 查看 / 0 回复 ]

我为甚麽这样多虑呢李虎

晚上午十一时二十分,拖着疲累的双脚从餐馆出来,才发觉外面下雨。由於骑脚踏车来时夕阳似火,怎也不会想到带上雨衣。想到回家要准备明天早上的数学课,我便毫不犹豫骑上车,顶着雨,踏上归途。

雨并不太大,宽阔的街道两旁灯火辉煌。AlohaBuilding五颜六色的灯柱像夏威夷天空中常见的彩虹。震耳欲聋的歌舞声不时从红绿相间的酒吧里传来。街道上车辆如梭,奔驰而过的车尾灯煞是明亮。尽管已竭力工作了五个多小时,我也加劲骑车,争取早点回家。没走多远,背後感觉越来越湿,我回头看看,才明白,原来这花三十美元从旧货店买来的美国自行车没有雨刷。骑得越快,雨水溅得越高,打湿了後身。我试着慢点速度.但是雨水不停从眼架上淌下,使本已模糊的眼睛更觉模糊。还是加快速度吧!

雨是大自然的尤物,最能勾起人们的心思。几个月前,在国内做梦也不会想到来美国读 MBA(工商管理硕士)会是这般滋味。我边骑车边想:从小学念到大学,然後毕业,为政府工作。记得那时每天坚持骑脚踏车兜圈锻炼身体,因为担心办公室的凳子坐久了得痔疮,终日悠哉乐哉。虽然在国内我也算中产阶级,几万人民币的存款值不了多少美元,交学费,买保险,付房租,囊中已近告罄。要生存就得工作。但工作也不好找,经热心同学介绍,终於找到一家日本餐馆做刷碗工。上班第一天,必须忍着难闻的秽气,拼上全身气力去刷碗子。但是速度不够快,不一会碗碟己堆积如山。要知道,我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这麽多的碗碟。在家里只是偶尔帮忙太太收拾我们三口之家的碗筷。餐馆是流水作业,盘子洗不出来,就影响整个程序。工友催了又催,老板急得骂娘。虽然心底也想快些,但手生,快不了。经反覆央求,也不能取悦老板。第二天就被炒鱿鱼。之後,填了几分工作申请表,音讯渺无,还是同学知己再帮忙找到一家中国餐馆,就是我现在工作的地方。这回工作是做busboy (服务员助手)。刚过三十岁的我,听到 boy(男孩)的称呼很不舒服。工作时我竭尽全力,没有片刻喘息,老板唯一的话“快,快,快……”还是不绝於耳。还好今天是上班的第三天,总算挺过来了。但是从老板板着的脸孔上,隐约感觉到炒鱿鱼的危机。

这几天最令我不安的,还是太太上周打来的电话,她和女儿已去北京申请签证,如果顺利,下个月就可以到美国团聚。团聚是我离家後第一天就无时不有的意愿,眼看就要实现,却喜乐不起来。她们来美後的住屋丶吃饭丶学习丶交通……都令我头痛。太太在国内办公室做职员,她会喜欢这里的生活吗?还有那时从幼儿园下课,就要到我的办公室来玩耍的宝贝女儿,能适应可能的孤独吗?我现在连买飞机票的钱也在发愁。唉!

红灯,好险呀!我意识到路口的红灯时,已冲过了停车线。我迅速跳下车,向後退几步。“可要小心!”我暗自言语。这时雨渐小,细雨纷飞。转过一大弯时,忽然感觉身後似有个黑影追来。转身看又不见甚麽,心里徒增几分恐惧。忽然冒出一个念头:唱首歌壮壮胆。随之脱口而出:“耶和华的喜乐,是我们的力量。祂给我活水喝,我永远不再渴,因主的喜乐是我的力量!”

“主的喜乐是我的力量。”我越唱声音越大,脚下一阵轻松,心里豁然开朗。力量是生活的支柱,我的力量在哪里呢?上星期天在教会诗班学会的,也是我最爱的这首诗给了我答案。我们每个人都可能碰到暂时的困难,但只要我们相信神,依靠神,敬拜神,我们就会得平安,得永生。牧师谆谆的教诲和慈祥的笑容浮现在眼前,我为甚麽要这麽多虑呢?为甚麽这麽没有力量呢?教会的弟兄姐妹不都在虔诚为我祈祷丶热情地关心我吗?年长的徐先生前天还打电话帮我找工作,鼓励我一切依靠神,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边骑车边唱,不知不觉已到了教堂。猛地抬头,看到Jesus is coming soon(耶稣快回来),硕大的灯牌在闪烁着,格外明亮,特别亲切,今天对我意义更大。过了教堂,就是我的家,Jesus is coming soon的灯牌照耀着。我低头看了看手表:十一时五十五分。


摘自《中信》
最后编辑齐鲁 最后编辑于 2016-07-03 17:09:1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