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基督徒艺人:香港演员乔宏

[ 3628 查看 / 0 回复 ]

基督徒艺人:香港演员乔宏
本篇综合整理自
木林:《乔宏生命传奇》、真理报采访组:《 双料影帝戏如人生话 乔宏》 演尽险象横生恩典满途的一生、关佘娴仪电话访问:乔宏最后的一 个晚上---乔婶亲 述经历与她的体会

乔宏,香港演员。

生于1917年,原籍山西临汾,出生于上海,于抗战时期在重庆读书,抗战胜利后回上海在一家美国学校读书,毕业后参加全国拳击比赛,获全国甲级冠军。1949年在台湾参加张彻导演的《阿里山风云》,韩战时曾为美军当翻译。1955年白光自组国光公司拍摄《鲜牡丹》,邀其任男主角,正式开始演艺生涯。1957年加盟电懋公司,拍摄了《空中小姐》《长腿姐姐》《深宫怨》《金手指》等片,1959年参与英国片《港澳轮渡》演出,他最为人乐道的为《董夫人》中的儒将杨尉官等。1992年在《笼民》中的演出令人刮目相看,到《女人四十》更是连连获奖。2000年4月16日下午因心脏病突发于美国西雅图病逝。
 
乔宏是一个令人尊敬的演员,有趣闻相传,就是连女性也跳上桌子看艳舞,就只有他背着舞台坐;他一生敢作敢为,正直不阿,在复杂的娱乐圈打滚四十多年,表现卓绝,令人称慕。翻船、撞车、撞飞机、三度心脏病发,皆死里逃生,一生绝顶坚强;却为妻子的病,哭得死去活来。拍片无数,凭《女人四十》获“双料影帝”;舞台前他一生风光,舞台后他关心艺人空虚心灵,成立《艺人之家》。虽然已经仙逝,但一生传奇,一生精彩依然值得我们回想。
 
乔宏的一生总是意外频生,他生长在基督教家庭,是家中第五代的基督徒。精通多种方言,英语能力很强,韩战时曾当美军翻译,目睹战争的残酷和生灵涂炭,使他更懂得去爱人,救人的灵魂。

1955年在东京得到女影星白光赏识,引荐进入影圈,拍摄第一部电影《鲜牡丹》,一出道就当男主角,被喻为“闪电小生”。

1958年认识著名日籍播音员小金子,更结为夫妇,育有两子一女。成立艺人之家,带领影艺圈人信主。
 
1973年参与拍摄李小龙电影,龙争虎斗,是《龙争虎斗》中方丈的扮演者

1978年乔宏与一位飞行学生,驾驶一架小型飞机,在香港石岗机场附近山腰失事,神拯救了他,只是大腿皮肤被灼伤而已,同行的学生郑伟昌被救后决志信主,后来更被神使用,被按立为牧师,到处为主作见证,述说神的大能。
 
1980年拍摄李小龙遗作《死亡塔》,扮演高僧

1984年出演《魔域奇兵》,《威龙猛探》
 
1985年第一次心脏病发。

1994年移居美国西雅图,并拍摄完电影《女人四十》,在美第二次心脏病发。

1995年驾车时第三次心脏病发,接受生死一隔的心脏手术,再一次走过死荫的幽谷,很快就康复。

1996年先后凭《女人四十》电影,获得香港“金紫荆奖”及“金像奖”的最佳男主角,成为双料影帝,颁奖台上将荣耀归与上帝。

1996年,昔日在飞机失事中同获救的郑伟昌牧师,成立国际福音飞行事工,与乔宏作史无前例的华人巡回飞行布道,驾驶小型飞机到美国东部、中部、中西部多个城镇举行布道会。乔宏担任“影音使团”董事,并将两项影帝殊荣之奖品变卖,以所得金钱支持“影音使团”拍摄讲述其一生故事的《生命因你传奇》,为主作见证。

1999年3月22日完成其最后参演的福音电影《天使之城》,饰演天使奇侠一角。

1999年4月15日晚上10:30分,乔宏在美国西雅图驾车回家途中,再次心脏病发,被送入医院之后,证实不治。他离世时没有痛苦,面容安详。而《天使之城》的所有拍摄工作,亦刚好在他逝世的前一天完成。

乔宏是一个令人尊敬的演员,有“趣闻”相传,就是连女性也跳上桌子看艳舞,就只有他背着舞台坐;他一生敢作敢为,正直不阿,在复杂的娱乐圈打滚四十多年,表现卓绝,令人称慕。翻船、撞车、撞飞机、三度心脏病发,皆死里逃生,一生绝顶坚强;却为妻子的病,哭得死去活来。拍片无数,凭《女人四十》获“双料影帝”;舞台前他一生风光,舞台后他关心艺人空虚心灵,成立《艺人之家》。虽然已经离开世界,但一生传奇,一生精彩依然值得我们回想。

生命传奇
「为什么汽车一定要灌汽油?我喜欢入鼓油!可以吗?当然可以,只是不能开动而已。」信耶稣得永生,也是同样道理。

乔宏,一生总是意外频生。

2000年三月廿一日来澳前,又因「意外」导致半边脸烧黑,一只眼红肿──原来他在拍摄《天使之城》时,竟在片场的大光灯下睡了几小时,醒来时黑了脸,肿了眼。幸好,来澳当日上午另一场戏借用医院取景,拍戏之余,医院里的护士为他免费治疗,令乔宏在澳当晚重现影星风采。

与乔宏相比,他的日藉夫人小金子一点星味也没有,一副纯朴、欢乐的慈容。当晚乔太首先上台,坦言即使与深爱的人相处也来之不易,由于她年幼丧母。继母又对她不好,但自认识乔宏后,她的生命不断改变,因为她深信:「生命不仅是短短的数十年」,最后,她以「生命中除了感恩,还是感恩」作为总结。

乔太的开场白后,乔宏亮相了。一开腔就指着台上的大字说:「生命因祂传奇,请注意这个『祂』字,只有神才能使平凡的生命传奇!」众所皆知,乔宏一生四次大难不死,几乎全都发生在驾驶的途中。虽然如此,他并不觉得侥幸,「身体始终会死亡,要去就去,岁数不能增加,最重要的是永生!」于是,「永生」就成了乔宏当晚演讲的中心信息。

乔宏举起曾被车门夹断的右手中指,比喻当有限的生命与无限的上帝重新「缝合」,就必产生永恒的生命。怎样缝合呢?不是靠行为──因人心毫无良善;即使有良心,亦无力行善!也不是靠宗教──因宗教只是组织而已,没有上帝的宗教好比没有医生的医院,救人的是医生,不是医院;同样,赐人永生的是上帝,不是宗教。

「永」生人人想要,但怎样得到才是关键。一般人对「信耶稣得永生」这句话甚反感。

觉得太霸道,难道真的非信耶稣不可?一向以幽默见称的乔宏举例说:「为什么汽车一定要灌汽油?我喜欢入鼓油!可以吗?当然可以,只是不能开动而已。」信耶稣得永生,也是同样道理。

当晚,逾千位听众中有四十多位涌到台前,表示愿意凭信心接受上帝所赐的永恒生命,乔宏领他们祷告,为他们祝祷。然后乘夜船返回香港,赶拍第一出与乔太合演的电影《天使之城》。料不到,一个月后,电影拍竣之际,却是乔宏在美国西雅图走完人生旅途之时。

戏如人生
有人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但一位资深演员﹐一位去年获得双料影帝的乔宏,却有不同的见解。他演戏演了20多年,演尽多少角色,演技精湛的确不容置疑;同样,他的一生中也饱历不知多少险阻,生命几番走到尽头的边缘,所以由他来道出对戏剧和人生的看法,实在最合适不过。

乔宏同意「戏如人生」这句话,因为电影就是反映人生,但人生却并不如戏,乔宏举了一个很好的例子:「一个交通警察,每天在街上指挥交通,这边车子可以过,那边车子要停下来;但他下班后,回到家裡却不能把妻子儿女当作车子一般指挥,因为他下班后他担当的角色也暂时完结。演员也一样,演完一个角色就要退下来,回到他自己,因为人生才是真实的。」

苦难中也会感恩
其实,乔宏在真实人生中,的确担当了不少角色,也「演」出很多幕惊险的场面,他亲身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危难。多年前在严重车祸中,大腿骨折断;1978年在香港驾驶小型飞机失事,飞机坠毁,身体却仅受轻伤;1995年心脏病发,做了心脏搭桥手术,又是一线生机的经历。这麽多的险象都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是不是比一部灾难片还要紧张刺激?「的确,在我身上要数算的伤口委实不少,经历的可能也比一般人多,但我还是要感谢神!」

感谢?谁会经历这许多的灾难,仍要说声多谢?乔宏认为:「伤口和危难其实都有神的美意,虽然我遭遇的比人多,但也多一份见证神的机会,荣耀神的机会,所以这是神的恩典。其实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经历,都可以彰显神的大爱,只因我是个公众人物,大家比较注意罢了!」

断指的经历 
今年七月间,乔宏在圣荷西传福音,给车门夹断了中指,接受访问时,右手还是裹着纱布,他轻鬆自若的说:「当时右手只是痲痺了一会,到医院还告诉医生手指给车门夹扁了,友人这时才取出在车厢拾回的一块断指,把太太吓坏。」

「医生把断指缝合,两星期后给家庭医生拆线,断指似乎坏死了,医生检验过,认为迟早要把断指切去;但奇蹟地,手指却慢慢恢复生机,至今已好得七七八八了,连医生也摸不着头脑,只是啧啧称奇。」

奇妙的神蹟在乔宏身上发生,这自然不是第一次,最奇妙的是﹐他手指夹断由始至今未尝痛楚。朋友说﹕「人家『十指痛归心』,手指神经最多,你不感到疼痛,只有两个可能,要不是神的恩典,那就是你根本没有心﹗」

乔宏对神的作为只会称谢,所以去年他因《女人四十》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和「金紫荆」双料影帝,在颁奖礼上,第一句感谢的话,就是感谢神。「有人说我拿这些奖项是否迟了点,我却认为这是神的美意,要是年轻时就拿得这些大奖,也许我就会骄傲,甚至把一切的名利放在最前面、离弃神了。」

人生名利算什麽?对于名与利,乔宏有这样的看法:「名利本来并非坏事,名利是中性的,如果把名利视为一切当然不妥,相反如果能清楚认识名利乃神所赐,把名利摆上给神,以既得的名利荣耀神,也是彰显神的一个好机会。」

他说﹕「神时常给我提醒,记得获奖后回到西雅图,恰逢地震,家中杯盆碗碟丝毫无损,而金像奖的奖座却从柜中掉在地上。神的确很幽默,祂提醒我,这些世人视作殊荣的奖座,在神的国度算得上什麽呢?这些名与利又算得上什麽呢?」

对于拍戏,乔宏一向有他的宗旨,他也记不得推掉过多少部电影,但还是有人请他拍,一样受人尊重,遇到经济拮据也不改他爱主的原则,照样推却有损基督徒的角色。相反,神在其他方面却会给他补足,甚至有馀。乔宏说﹕「我们的神是信实的,祂不会要我们行祂的路,却不管我们的死活。圣经中说:『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林前10﹕13)。问题是我们有没有信心踏出这一步,正如以色列人过约旦河一样。」

十月中旬气温骤降,乔宏还是穿一件恤衫就够了。

人生并非如戏 
「戏如人生」因为戏剧就是反映人生。主演过人生中多少曲折奇境、艰难险阻的『角色』﹐这位铁汉乔宏却深信:「人生并非如戏,因为一齣戏可以没有导演,可以没有编剧,但决不可没有演员;人可以在无导演、无编剧下演出自己,如果人生是自编、自导、自演的话,很容易就会迷失自己的方向,唯有『演员』愿意接受人生的主宰──掌管一切的神,将自己交给祂,生命才会活得轻鬆,在人生的舞台上『演』得出色。正如开车一样,在茫茫前路上,若有又真又活的神带领着你,你不但不用惧怕,而且还能轻鬆自若,享受神的丰富预备。」

每个人都在演出一部『戏』,可能并不像乔宏的一样;然而,无论是平淡的、温馨的、惊险的、或是苦痛的,你会选择孤单的自编、自导、自演吗?

下面我们听听乔宏太太说说乔宏离世那天的经历
乔宏离世当天,我们从一朋友家吃完晚饭回家,开车走了一段弯弯曲曲的路。到了一条平路时,他吸了一口气,我问他发生了甚麽事,他没有回答我,继续开车。后来又吸了一口气,我就跟他说,如果你不舒服,我们把车停在路边吧。他便把车推到 Neutral 档(即空档)。因路有一点斜,那部车仍然在滑行。车后来停下,我问他是不是不舒服,而我见他呼吸有点不同,但他的面色仍然正常。跟着我便问他要不要打911,因为以前他也曾经出过事。
 
没有翅膀光环的天使
他没有回答我,于是我赶快打开车门,后面有一青年人跟着,因为这青年正要跟我们回家取一盒乔宏送给他的录音带。回想起来,他正是神所差派来的天使。这天使并不是那些有翅膀,头上有光环的,乃是天上的神在我们需要时差派来的。为甚麽我这样说?因为这青年人学过一点医,他的家人也是医生。他立刻打911,那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我自己又是老花,警察问我在甚麽地方,如果要我弄清我们在那裡,然后再回到乔宏身边,恐怕他已经返天家了。但那青年反应很快,走去看看路牌及告诉警方,警方也指示要进行急救。我协助乔宏呼吸,对他进行急救。不到一百次,救护车已到,救护员便继续急救。
 
女救护员也一同祷告
那时我的心很平静,我在一边祷告,那青年也来祷告。我们一起祷告时,救护车上有一位女救护员,她也来与我们一起祷告,因为她也是基督徒。那时我很感动,因为我不认识她,我们在主内好像一家人。当我们的车停下来时,也有第三驾车停下来,有一位女士下车。原来这是我们教会的一位姊妹,她问我需不需要帮手,我说需要,她立刻找来住在附近的弟兄,我们便组成了一祈祷小组。这些都是神派来的天使。
 
神的美意恩典数不尽
过了约半个小时,救护员说要送乔宏去医院。因为,他们已经用尽了方法,且给我们心理准备,因乔宏的心跳仍有问题。我们还是祈祷,求神施行神蹟。没有想到这次是神要接他回天家的时候。到了医院,医护人员告诉我乔宏已离世。

然而,我不明白为甚麽神差派那些天使来相助?想下去,才明白神差派天使来,并不是要救乔宏,乃是要帮助我。为甚麽我这样说呢?第一,我是一个很容易紧张慌乱的人,神差派人来是要帮助我去面对乔宏的离世。如果不是那青年人的帮助,我会不知怎样样帮乔宏而眼巴巴地看着他离世。这样,我会一生埋怨自己没有用。故此,我非常的感谢神,祂真的很爱我。我的心也很平静,更可以数算神一件一件的恩典。

不一样结局的布道会
记得乔宏去世前曾在教会讲过一篇道,题目是“如果还有明天”。他说一定有,但要把握在世时接受救恩。想不到第二天,他便离开世界。乔宏离世前本已答应第二天要前往温哥华负责主领一个布道会,我立刻安排黄凯欣姊妹代替。原来的题目是“不一样的结局”。他的结局真的是与那些不信的人不一样。人原本要行上死亡的路,但已信主的,所行的路是一条永生的路,天家那裡再没有痛苦,是最好的。乔宏离世前确实一点痛苦也没有,记得前一些日子。我们也曾恳求神施恩,希望在离世前没有太多的痛苦,我们祈祷了两晚便不好意思再这样求。谁知神真的有恩典,让他没有太多的痛苦就离世。

还有,大约在一年前,曾经有一个记者访问我们,说我们两夫妇感情那麽好,如果一定要去,他问我们宁愿那一位先去。我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便叫乔宏先讲。他很坦白说,宁愿他先去,因为他一点家务也不会做,如果没有太太,他会不行。我回答说,我虽然非常之舍不得,但我也说宁愿他先去。如今他真的先去了,故我也感谢神。

另外,试想如果那部车在他去世前失控,可能我们两个都要丧命。而且也会连累别人的生命,况且我们那时距离高速公路的出口不太远,如果在高速公路上出事,那就更加危险。
 
神赐丰丰富富的几年
还有一件事,记得四年前乔宏同样在车上出事(就是指他心脏病突发)。那时我们刚到美国,甚麽也不适应。我在神面前祈祷说,如果神那一刻接了他去,我是不行的。我便求神施恩把丈夫还给我,神真的听我祈祷把他救活了。之后我们到处讲及这事的见证。那次,我的祈祷是求神多给乔宏几年,乔宏讲笑说:只求几年吗?其实人生有多少个几年,这几年真的是丰丰富富的几年。

乔宏非常注重他的健康,他也以他的健康为荣。这次神把他接了去,是健健康康、安安详详的去世。虽然有人觉得乔宏离世十分突然,但这正是神的恩典。因为,他这样去,总比长期在病床上受痛苦之后去世好得多了。


山西临汾人,1917年4月16日生于上海。上海美童公学肄业。1955年在香港从影,次年起先后主演《四千金》、《长腿姐姐》、《董夫人》、《侠女》、《忠烈图》等影片。1980年后主演《第三类房客》、《人在江湖》等电视剧集。1995年主演《女人,四十》,次年连获第15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与第1届香港电影金紫荆奖两项最佳男主角奖。


乔宏隽语录(摘自乔宏生前的谈话)
  • 「曾经有人说过生命像流水,淙淙的流了过去。但我们有维能清楚它流去的方向?水流的尽处是否就    只是死神的居所?」
  • 究竟生命是否如此无奈怅惘?人生是否仅如叶上朝露,在瞬间幻灭消逝于无有?」
  • 「可以同流,但不需要合污,娱乐圈好复杂,但复杂是很复杂,自己不需要跟从。」
  • 「太后生得奖的话,我会很骄傲,不一定是好事。」
  • 「人迟早都要死,这次死不了,不要紧,还有机会,哈哈。」

小记:

约十八年前,木林在乔宏的布道会上,听述他意外频死Near death experience (NDE) 时灵魂经历天堂美妙的见证,那里他听到从来没有如此悦耳的歌声…...

愿各位未信主耶稣的朋友赶快信,回归天父的怀抱得享永远生命的丰足泉源。


摘自《全球见证》
最后编辑齐鲁 最后编辑于 2016-08-01 00:45:24
TOP